What's Up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演不累的超人 戴耀明


在「動L明」這個外號出現之前,有多少人認識戴耀明的名字?他因被網民發現在劇集《EU超時任務》中疑似有生理反應,因而廣為人知;其實他已加入了電視界二十四年。「中學有玩話劇,想做演員,其實主要因為成績不好。我媽看到亞視有招聘廣告,叫我先考入去。」

抱著一腔熱誠入行,他很快便發覺,現實與想像的差距大得很。他笑說:「原先覺得好快就會變發哥或劉德華。不了解自己,沒照清楚自己樣子。入行時一定有夢想,以誰誰誰借鏡,後來發現成功不易。」

戴耀明說自己不善交際,性格不太「正常」。「初入行時會口快快得罪人,到現在仍在學習。有時不知道為何會有這想法或反應,很多人都說我奇奇怪怪,常常『跳掣』。」或許這種性格,又或加上樣子天生滑稽;偶像派之路行不通,卻意外建立了飾演好色、膽小鬼或傻人的另類定位。曾否怨恨自己的外貌?「沒有。要接受自己,選一條屬於自己的路。這世界一定是這樣,有人做到去荷里活,有人留在九龍城,做好自己崗位就好。盡了力,到將來快死的時候,不要後悔就可以了。」

飾演同類角色多年,偶爾也會感到沉悶。「好聽點就有個形象,但有時會問:可否有些變化?不過公司是要穩陣,除非遇到好熟的製作人,例如添哥(李添勝)找我在《巾幗梟雄之義海豪情》演日本仔,還有《鐵馬尋橋》的排長,這些角色比較正氣。因為未做過,感覺很新鮮、過癮。」這兩個角色也成為他最深入民心的演出。何不乘機爭取更多機會?「曾經試過。很坦白說,除非電視台刻意捧你,綠葉的話很多時做完某個角色,很快又過去了。」

他不是不想更上一層樓,但認為要天時地利人和配合,「或自己不生性,其實做一輩子也沒壞。」戴耀明沒想過要轉行,是興趣一直支持著他。「很多東西在現實生活做不到,例如強姦犯或消防員等。人生匆匆數十載,這些美麗的回憶很有趣。」在TVB度過了廿二個年頭,沒有特別深刻的事件,他記得的都是工作日常。「每次翻看playback都好開心。認識多年的演員都是朋友,有傾有講,和鵬哥合作最開心,他是最不守規距的演員,又不會擺架子,好玩得。」
TEXT.LORRAINE
PHOTO. PAZU CHAN@萬象鏡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