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2月06日
Garden of the Artisans 藝術節2019
12月06日
香港舞蹈團 大型舞劇《倩女.幽魂》- 載譽在港第三度公演
11月28日
《K11 X’MAS REFLECTION》聖誕藝術展
11月18日
「Breathe in Breathe out II 自圓其說」 視覺藝術展
11月27日
「但願 - 光芒再現 」升級再造藝術展
12月10日
《MEET YU NAGABA GALLERY - I’M YOUR VENUS》
12月20日
「日安時刻」展覽 中環食晏話當年
11月30日
JCCAC 藝術節 2019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港式詞彙入牛津,何方新詞入辭典?


數年前日本電影《字裡人間》,說一部劃時代辭典的誕生,一眾編輯盡收各式新詞潮語。辭典都有生命,話說《牛津英語詞典》每年亦更新四次,而今年三月那修訂便一次過加入12個港式詞彙:char siu(叉燒)dai pai dong(大排檔)kaifong(街坊)wet market(濕貨街市)等。話說回來,怎樣的詞語才有資格入典?編纂詞典又是怎麼回事?

《牛津英語詞典》每季新增的詞語都可在網上查閱,近幾次,似乎關於飲食及網絡用語特別得編輯青睞。Franky:「飲食自有優勢,是生活文化重要一環,另外有關環保,例如zero carbon,以及科技應用的詞都相對熱門,我想五年前,聽到cloud computing,會令很多人摸不著頭腦吧。」

字詞生命力

為此請教牛津大學出版社(中國)詞典總編輯劉浩賢(Franky),他說明了三個準則:使用頻率、國際流動性、時間性,意即一個詞常被使用,且在英語世界流行,又歷久不衰,顯示一定生命力。Char siumilk tea固不是近十年八載才出現,英國的牛津編輯亦終發覺不論本地或海外媒體,都有一直以之表達相關概念,這次便把它們收入詞典。
當然也有例外。「有些詞,或只是一時衍生的熱話,但假如日後很大可能再被引述,它們都會被加。」比如說風土病。「記得有次我們為修訂版詞典定稿,當時禽流感剛好鬧得熱哄哄,雖然無法預知日後有否翻發的可能,但bird flu一詞還是加定了。」

音譯?意譯?

再看那12個港式詞彙,不難發現部分乃音譯,部分乃意譯,如何決定?Franky:「視乎這概念進入英語世界之初,是如何被引介。基本上,要是想體現它來自另一個文化就會音譯,這也關實質操作的事,事關文化背景很重的字詞,別的語言很難有完全對應的說法;有些也會採原文方式,如sushi。另一邊廂,若那詞只表示一種現象,好像這次也有被加的援交,compensated dating,意譯就可。」
文字也會演化,有些詞,意譯都變音譯。轉個頭說外語引入中文的詞彙,Franky有個好例子:「想當年,人們既不知也沒有democracy的概念,所以音譯做『德先生』。時移勢易,大家都明白這個概念的內涵,便會嘗試用自身語言的文字組織一個說法,變成『民主』。

編纂譯事之難

《字裡人間》用寫一個「右」字的定義,凸顯編纂辭書之難,而今時今日做字典編輯,也不能閉門造句,要從日常生活取材。「英國的編輯為一字寫定義時,都要從詞料庫(text corpus)中收集內容,這data bank裡盡是活生生的文字運用記錄,取自文學作品、報章雜誌、電影電視,以至電台錄音等,從中分析人們如何用一個字詞,如句子結構,場合地區,意思大概何解……」一門不折不扣的專業。牛津大學出版社英國那邊,便大概有五六十個全職編輯。
至於Franky和他的同事,編英漢字典主要處理翻譯工作,同樣殊不簡單,好像前述一個概念兩種語言,未必有準繩對應之說,特別花工夫。另外校對時,亦要留意英文原文所寫的解釋是否恰當,再把關。
「朋友問我對新增的港式詞彙滿不滿意,其實不全然。比如compensated dating,解釋寫這現象主要來自日本和香港,為何只強調香港?難道本港這方面真的特別出色?試著Google一下,不難發現援交在中港台的檢索數目相若,但有可能是香港比內地和台灣的英文媒體,這回事提得較多,令英國的編輯有如斯印象。」

metro Pop #513
Text‧ NICKYPhoto‧ MICHAEL、BI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