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港式日語解說


日本人喜歡廣東話,香港人對日語也有種情意結,在我們的生活周遭,也不難察覺到日語漢字。現時任職於香港教育大學的片岡新教授,自從1995年正式來港生活後,亦對廣東話情有獨鍾,更因此展開他在這方面的研究。片岡新覺得這種「港式日語」,雖然未必能讓地道日本人完全明白,但卻喜見如此的中日夾雜,感覺有份親切,並列舉「港式日語」的例子作講解。


「這是日本常用漢字,我阿爺的時代還寫『驛』,意思是『站』。中文讀音應該同『亦』,但我聽過有人讀『尺』,也有人讀『站』。香港的私人樓名用「駅」,但它不是火車站,所以日本人覺得很有趣。」

出前一丁
「『出前』是外賣的意思,『一丁』指一份/一客,不過『一丁』是廚師專用(尤其是拉麵師傅/壽司師傅),說起來有點粗魯,一般的日本人只說『一つ(ひとつ)』。我們沒有餐館供應公仔麵,所以看到『炒一丁』會覺得很好笑。」

一人前
「日語有兩個意思,一個意思跟 『一丁』相似,等於『一份/一客』,如『一人前用鍋セット』;還有一個意思是夠資格,稱得上專業人士,如『一人前の医者』。」

人氣
「這個詞好像已經得到市民權,經常看到『人氣急升』,但是漢語本來的用法不是表示『受歡迎』,『很流行』。日語常用的用法是『人気がある』(有人氣)或者『人気急上昇』(昇字日語不能寫成『升』)。」


大募集
「『大XX』是日語的說法,如:大流行、大滿足、大募集。看來這個造詞法,已經進入港式中文,我經常看到大滿足、大募集(即叫人踴躍報名參加/招募)等等。」

wasabi (わさび)
「我想香港人吃壽司的時候,已經想不到用中文『芥末』來表達。可能因為芥末(mustard)是黃色,但wasabi是綠色,mustard跟wasabi的原料也不同。發音方面,香港人到日本的時候要注意,日本人不說『wa(中)-sa(高)-bi(低)』 (中-高-低表示聲調),而說『wa(高)-sa(低)-bi(低)」。』

放題
「很多日式餐廳會見到『放題』這個字,解作任食,但日語不會用『大放題』或『點心放題』,而是在『放題』前設有動詞,如『食べ放題』、『飲み放題』。」

拖羅(トロ)
「刺身和壽司這些詞語,香港人好像早已不將它們當是日文,而吞拿魚的魚腩部分『トロ』,也被香港人用相同的發音『拖羅』當成漢字。」

奸巴爹(がんばって)
「曾經有個電視節目,以這個日語作節目名稱。『奸巴爹』有加油的意思,但『て』有命令請求的意思,只能用於為他人打氣,為自己打氣就不適用。」

發賣中(発売中)
「我見過有商店使用『火熱發賣中』,但日語沒有將『火熱』拼合『發賣中』的組合,而且日語的『発売』跟中文的寫法有別,『売』很容易寫成『殼』的簡體字『壳』。」

但原來有些港式用語,都是由日文轉化過來的,例如以下:

OL
「大家以為OL來自英語office lady,但英文沒有這樣的說法。其實這是日式英語(日語叫『和製英語』),在寫字樓做事的女士們叫OL(オーエル),日本人以為可以說office lady。」

羅生門
「對日本人來說,羅生門只不過是黑澤明的電影,或者芥川龍之介的小說,但來到香港,這個詞用於幾個當事人,所落的口供完全不一樣,應該是黑澤明電影的『功勞』。」

優の良品
「在日文語法上,『の』的前後都是名詞,但『優』卻是形容詞,日文在形容詞後面是沒有『の』,香港也有不少這類讓日本人似明非明的文字。」

Text:C Long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