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與存在
小人物的自我價值

2020-03-15     藝文集

香港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城市之一,香港人營營役役,每天有做不完的工作,你有沒有試過停下來,思考自己的「存在」?而活著是否就等於「存在」?香港話劇團即將上演的劇目《順風.送水》,是關於兩個在社會低下階層的工人,經歷韞𨋢的故事。需要被救,但不被發現的二人,究竟是否存在於這個社會上?

被韞𨋢 思考「存在」與「價值」
這個故事,源於編劇陳小東與送貨工人一起韞𨋢的經歷,「當時二人在爭論由誰按警鐘,卻沒有人想過由我按,我就像隱形似的,與他們身處同一個空間卻不被發現。 」順風佬與送水佬被困𨋢內,他們討論自己的存在價值,似乎存在,卻被遺忘, 在甚麼時候,他們才會被人記起?

「存在」,常與「價值」連在一起,一個人的存在價值到底是建基於甚麼?導演陳永泉認為, 在香港作為藝術工作者的存在價值很低,「前陣子各界呼籲罷工,劇場界也有響應,但我卻反思,我的支持有作用嗎?若然一些人的罷工對社會無實際影響,這樣的罷工就毫無意思。」

飾演送水佬的鄧宇廷也認同,存在與影響力有關:「最近我聽到新聞報導有關政府設施關閉的消息,游泳池、體育館⋯⋯就是沒提及表演場地,那一刻心裡一沉,深覺一眾表演者被迫停工、影響生計,對市民卻是無關痛癢,這些時候都會質疑自己的價值。」

作為表演者,鄧宇廷有感香港的藝術工作者影響力低,讓他質疑自己的價值。

在狹小空間拼命生存
香港人,每天都要在狹小的空間尋找生存方式,尋找自己的存在價值,飾演順風佬的歐陽駿亦然,「作為演員,對我來說能夠演戲就有意義,然而面對社會的狀況,我有時候會覺得情況也不算太差吧,但有時候一覺醒來,發現世界怎麼好像沒有一點改變,仿佛在社會沒有立足之地,我們的存在感就變得『若隱若現』。」

即使無力,他卻認為,無論用任何方法,只要不停做,不停尋找,那怕是反抗,或是尋求出路,這過程,已經是存在的證明。

歐陽駿認為不斷尋求的過程,就是一個人存在的證明。

在絕路中帶來希望
《順》的首演是在2016年,而劇本則早在7、8年前就開始創作,多年後有機會再度演出,陳小東一方面感到高興,另一方面卻概嘆,此題材套用於今天的香港仍然適用。

來到今天,故事與社會狀況更貼近,觀眾更容易產生共鳴;而相比上一次演出,陳小東與陳永泉均想透過演出,為觀眾帶來希望,他們說:「上一次是比較悲觀,但來到今時今日,香港人也像被困在一部升降機內,縱然看似是絕路,我們仍想帶給觀眾一點希望,加多點關懷,與大家探討存在問題的同時,能夠處理好心情,繼續好好生活。」

陳永泉及陳小東盼《順》能為香港人帶來希望。

《順風.送水》
查詢:https://www.hkrep.com/
受疫情影響,演出將順延至2020年底舉行。

TEXT:JOYCE

相關文章

ISSUE 667
ISSUE 666
ISSUE 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