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法國街頭詩人 四處留字留情


「把憎厭交給我,我把之作為愛。」詩人背後的字句解釋了他的一切。這是Jack Le Black其中一句名句,平時通常都是黑色的,且在法國街頭四處可見。

不知道大家在香港路邊有否見到「安島松」這個名字,不曾露面的他在街邊寫下風流詩句。筆者想起法國街頭詩人Jack Le Black(下簡稱JLB),同樣愛在街邊寫字,字體風格雖不獨特,但多見幾次也總能辨別。與塗鴉豐富色彩不同,JLB通常以黑為主,沒有圖像,或海報上有他的字,他不時寫下Mourir d'amour(為愛而死)等塗鴉字句。JLB本人不算隱世創作者,作為右岸藝術家,手筆遍佈法國,帶一抹90年代的感覺。他的作品橫跨多個媒界,也只是單純地表達情感,把愛宣之於口。

近年舉辦的畫展中,他的作品通常為二次創作,他自言大眾可自行解釋,沒多意思,有時亦帶有黑色幽默,又如過去的展覽中,他故意把蒙羅麗莎塗黑,符合他的藝名Black。

「愛死於一個二月十四的下午」,愛與死字從不缺,都是他的關鍵字。


上圖截取自短片La pomme et le serpent,YouTube上有他的短片。作品難以歸納,短片戲情奇怪割裂,音樂不能唱頌,有時帶辯論語氣去朗讀。其實他曾自言未能做rapper,亦拍不出好電影,最後以詩人概括自己的瑣碎創作,大抵「詩意」最能解釋一切行徑。由街頭貼大照片海報、短片,到現在於網上賣作品,他仍然喜歡在照片寫下句子。創作對象包括明星如里安納度、甘絲柏,甚或畫家芙烈達•卡蘿。他到處留字又到處留情,所有東西亦未能歸納為偉大創作,亦算不上是流行文化,但他沒想太多,只把這種傻氣散佈法國。JLB能告訴世人,活著只是做自己,如此純粹,便即留下痕跡。

Jack Le Black
網站:http://atelierjackleblack.fr/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jackleblack1986/

TEXT : 紫凝
PHOTO : 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