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0月06日
《Sip3 時間》
09月22日
「藏木於林」群展
10月12日
「一脈」台灣美學設計展
10月04日
「糖衣包裝」劉瑋珊及葉皓賢聯展
10月10日
「彼岸」貝瑞.麥吉個展
11月04日
柏林藝術節 2019
10月29日
第16屆香港亞洲電影節2019
09月12日
我們的荔園
09月25日
《現像•集納》

毛舜筠、凌文龍專訪︰演員遇上好角色


在即將上畫的電影《黃金花》中,毛舜筠(毛姐)和凌文龍(小龍)首次合作已經擦出火花,更雙雙獲得今屆金像獎獎項提名。
毛姐和小龍,一個從影40多年,一個初登電影銀幕,同時因為《黃金花》遇上一個好角色…對他們來說,絕對是可遇不可求的禮物。
戲內,小龍演一個患自閉和中度智障的青年,依靠肢體語言去表達角色,和演其母親的毛姐有許多互動。兩人的演出真摰動人,全因為背後下了不少苦功…

一拍即合

《黃金花》由《狂舞派》及《葉問》編劇陳大利初次自編自導,講述由毛姐飾演的黃金花與丈夫合力照顧患自閉症的兒子20年,但因為丈夫的婚外情,導致家庭破碎,大受打擊的黃金花更萌生起殺死第三者的復仇計劃。
電影最讓人深刻的,是見到黃金花和光仔母子情深。兩人形影不離,雖然光仔不措辭令,但憑著兩人的眼神和動作,感情盡在不言中。
毛姐表示,她和小龍一拍即合,很快已經建立了關係,代入了母子的角色,亦因此令陳大利改動了劇本。「最初的劇本側重於那個復仇計劃,對黃金花和光仔的母子情著墨不多,後來團隊感覺到我和小龍很有化學作用,認為我們的母子情更觸動人心,才變成大家見到的版本。」
筆者最深刻的一場是他們母子在河邊跑步,黃金花倚著欄杆眺望林村河,光仔在旁發出咕咕聲,黃金花微笑一問,這些聲音表示甚麼? 光仔當然沒有回答,但彷彿答案不言自明…黃金花和光仔的相處從不靠言語。

相關文章

第一身感受

為了讓電影感覺更寫實,毛姐和小龍在開拍前和團隊曾多次到自閉症兒童的家庭做家訪,參考自閉症兒童和家長的經驗。小龍說︰「其中一個有自閉症兒子的家長余大俠在拍攝現場給予我很多指導。譬如他會告訴我他兒子在同樣情況下會有怎樣的反應,這次都很能幫助我揣摩角色。」
縱使毛姐演出經驗豐富,黃金花一角都讓她花了更多精力去準備。「通過家訪和各家庭相處,我覺得自己是代入了一個真實人物去演,這樣的演出來的感情才會真摰。」作為兩女之母,拍攝時亦勾起了她自己作為母親的感受。「做父母已經不容易,做自閉症的父母更不容易,當中的辛酸和掙扎,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

演技雖好,終須有好角色加持

《黃金花》將於4月中上畫,同一星期亦是金像獎舉行的大日子,問到兩位對於獎項的看法,小龍的看法大有不同。首次拍電影已獲提名,對小龍來說已經是一種肯定﹔但對從影42年的毛姐來說,她就坦言有所追求。「作為一個演員,我覺得自己是很有心的。所以都想大家給予我一個肯定和認同。」毛姐曾憑《大丈夫2》及《老港正傳》獲提名最佳最女主角,但兩次都和獎項擦身而過。
不過,她演出經驗豐富,演技在行內被受肯定,很多人都誤會她已經是影后級人馬。毛姐故作氣憤道︰「連我『至八會』的朋友也以為我已經拿了女主角,對於我今年入圍都沒表示特別高興。我想澄清『我未攞過㗎』。」毛姐表示,之前兩部戲的戲份不多,她也深知問鼎影后寶座的機會渺望。因此,遇上黃金花這個角色,可謂如獲至寶。「收到劇本後,我丈夫說『呢個劇本得呀!』他說裡面的戲分夠我發揮。我也希望這個角色讓觀眾知道,我也是一個正劇演員,搞笑我得,正劇我也可以。」

《黃金花》
導演:陳大利
演員:毛舜筠、凌文龍、呂良偉、冼色麗、劉美君、余安安、江欣燕、林兆霞
上映日期: 4月12日
片長:91分鐘

TEXT: NATALIE
PHOTO: BILLY、電影劇照
#601 FIL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