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機舖事,機舖了


對戰遊戲可挑戰不同打法的高手,在機舖格外受歡迎,在煙霧之中和吶喊助威的聲勢下,機迷選好了蘇聯佬、軍佬或春麗,左手握著joystick,右手在六個鋋上靈活拍動,和對手在螢幕內(有時在螢幕外)拳來腳往。只要一直贏下去,高手能用兩元打上好幾個小時,沒苦練過的不敢落場獻醜。打機不只是求開心,還得到成功感和認同感。畢竟這年紀的男生,面子大過天。
機舖確實「好雜」,特別在八九十年代。偶有古惑仔踩場,不過更多的是打機後便回家做功課的學生,跟街場打波一樣,是頗為普及的課餘活動,機舖更是學懂街頭智慧的地方:依足江湖規矩便可保平安。專欄作家月巴氏這樣寫過:「我曾多次目擊有人不讓round又或太囂張,而被拉去 機舖 暗角乜乜……但其實只要安分守己地玩,根本冇人得閒理你,入得 機舖 ,真正關心的只是螢幕裡的生死榮辱。」

規矩與文化


  • Round
《街霸2》共打三回合,無論第一回合誰勝誰負,為了雙方可打足三回合,第二回合都要讓round,即第一回勝方需故意落敗。否則,被欺負者輕則索性按下開關制,熄機抗議(也有些賴皮人純粹不忿打輸而熄機走人),重則釀成毆鬥。

  • 跟機
人稱「香港例」,本地獨有的潛規則。把一蚊排列在遊戲機控制板上,即代表他將花光這些一蚊才離開。其他玩家會放下硬幣以示正在等候,不知為何總能認得哪個一蚊屬誰。

  • 江湖流傳
八九十年代 機舖 多如7-Eleven,各區各場都有傳說:「某舖有某人用某角色好勁」。街機有好多種,但大家都知《街霸》打得出色才是真正強者。據說深水埗長江有個不敗高手用軍佬很厲害,有百多人跟機;或旺角新之城有一跳舞機舞王,駐足圍觀者多得誇張。

  • 等人聖地
以往沒手提電話,遲到或遇意外不能通知,男生聚會大多相約機鋪等候,先到者可能想你遲多少少到。

  • 警察查牌
查牌不可怕,查牌要熄機而不獲賠償才最可怕。昔日學生會脫掉校章或穿上毛衣才進入機舖,很多「唔夠秤」,若被警察發現,輕則逐出 機舖 ,重則帶回警局或通知父母(學生哥酷刑)。

  • 打霸王機
免費打機的「出術」方法好多。例如在一蚊中鑽洞,穿過繩子,入錢後再拉回來。或用工具打開機身的入銀位,按掣便可玩遊戲。有些惡霸更會屈人錢。
#527 metro Pop
text: LORRAINE
photo: BILLY、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