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華麗玩味哲學: 松山智一 的Pop Art浮世繪


日裔藝術家 松山智一 擅長Mix & Match東方、西方藝術元素,作品色彩繽紛奪目。繼3年前於尖沙咀展出大形雕塑, 現居美國的 松山智一 早前在港舉辦首個個展,並帶來50件藝術品,而他對香港更有特別連繫:「香港曾是殖民地,中西匯聚,你們對文化、身份認同具獨有思考和演繹,所以,我感到,你們會看得懂我的東西」。

全場最大的"We Met Thru Match.com"有2.5米闊,建議遠看之後,再近距離看細節,可看到東方畫擅於幼細「群邊」之技巧。

東方種子 西方土壤

「最大的cultural shock並非初到美國時發生,而是當我在那邊待了3年,再回國讀書,我本來的文化才令我震驚。」
松山智一 於1976年 日本 岐阜縣 出生,正是港人熟悉「飛驒和牛」出產地,為環山鄉村環境。8歲搬到南加州讀書,其後回日本讀商業學士,卻發現難以接受出生國的保守氛圍,於是改到紐約進修設計及留居,汲取西方藝術養分。即使如此,日本傳統「 狩野派 」畫風仍對他影響深遠。畫作常見大量 浮世繪 元素,如千鳥、蝴蝶、明月等等。
以巨形畫作"We Met Thru Match.com"為例, 松山智一 用電腦掃描多幅狩野派大作,包括江戶時代的「四季花鳥圖」,跟據自己脈絡再次拼湊,實踐 hip hop 文化中的混合手法(pastiche)。一顆東方種子撒在西方土養,長出難以定調的新品種。

松山智一 的作品"Still Growin' Up, 2015"意念來自江戶時代名畫家「狩野山楽」的獵犬追逐圖,換上潑墨及星空色彩。

小偷的藝術

m: metro Pop
T : 松山智一
m:你為何形容自己在「偷」東西? T :因為我是小偷!這裡(展覽)沒有東西是原創。我偷畢加索、Jackson Pollock、 Frederic Remington 的東西,一直偷一直偷,拼拼湊湊各風格及元素,直至融會成為我獨有的作品。
m:你對東西方藝術交流的看法是甚麼? T :藝術界有一說法"East Meets West",我認為,那些作品多數有主次文化規範,簡單來說,你可看得出是向某大師名作致敬;最常見的如《蒙羅麗莎》,或刻意營造文化衝撞及交流。所以,我創了另一句"East Weets Mest",後兩個字無得解,意思是融合文化,直至根本分不清出自東、西方之手。
m:為何經常用到日本武士、西方騎士等男性主義人物?
T :用上武士、騎士是因為當初我想起用東西文化最具標誌的藝術品或人物,如 拿破崙 ,反正那古時都是男人啊!其實我作品都很unisex,用色鮮艷,有不少花卉圖案,沒刻意分男女或東、西方。
因此,我想帶出的是,現在不少藝術家只顧giving answers,但答案只是一個觀點,那便變得單一又沉悶,我希望能帶給大家問題!

松山智一 作品"Wherever I am"模仿美國19世紀著名藝術家Frederic Remington的雕塑作品"The Bronco Buster",描繪牛仔騎馬的英姿。

馬後方放置了一個細小的糞便雕塑,取材意大利藝術家Piero Manzoni的「藝術家之糞」,為後現代經典之作。

無框人生

「我媽媽曾有句名句『一切皆將消逝,尤其這個金錢堆砌的社會;那在摧毀前,請你好好當自己,走自己的路』,看!現在不是靈驗了嗎?所以我才走上當藝術家的路。」
原來20多歲時, 松山智一 竟是一名職業滑雪選手!當時他從加州回國,並完成商業管理學士,卻不屑朝九晚五生活,便去當運動員,可惜因一次意外斷腳,須10個月才痊癒,只好放棄當運動員,並毅然到紐約攻讀心宜已久的設計。
此「百厭星君」在學業及仕途上轉轉折折,幸得家人放手及支持。回想香港,即是備受國際文化影響,價值觀卻愈見狹隘,年輕人若要追夢,大概不像唯美花園般綺麗。 松山智一 寄語勿忘香港獨有氣質,在世界舞台上,希望更多香港人一起為東、西方藝術交流增添註解。

松山智一 喜歡製作不同形狀的畫,他指藝術館或畫廊對擺放畫作有既定習慣及規則,例如要置中,或留白位置要很對稱,十分沉悶,因而想加入不同線條及邊框。

"Playboy"雜誌閒閒擱在武士腳下,十分有趣。

大量畫作背景有細緻的西式暗花,原來松山利用了於Getty Images可免費下載的花紋圖片,像充滿維多利亞色彩的牆紙。

松山智一 早前進行首次展覽。

metro Pop #549
Text: 劉彤茵
Photo: Nick、香港當代藝術基金會、 松山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