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紋身師Clara
尊重皮膚 以紋身體現時間變化

「一切變幻原是永恆,紋身能夠體現時間的變化。」本地紋身師Clara認為紋身是有時間性的,就如期間限定的零食一樣,只會出現在特定的時間。紋身刺進皮膚,看似洗不掉,擦不走,實際上紋身會褪色,人對紋身的情感亦會出現變化,最後歸於塵土,一切隨風而去。無論是好是壞,紋身是個審視自己的過程。在這段旅程中,Clara又遇上了甚麼?

由插畫走到紋身

從小喜歡藝術的Clara,畢業後成為自由工作者,以畫插畫為生。尚未成為紋身師前,她在左手前臂刺上第一個紋身,交錯的線條中有個蘋果,蘋果代表誘惑(temptation)和好奇心(curiosity)。她認為人生需具備這兩項特質:「夏娃吃了蘋果,除了受蛇的誘惑,同時她亦有好奇心,我認為這兩樣特質是相向的。」對世界保持好奇,同時要吸引人注意自己。

2020年受疫情影響,多了在家工作,Clara開始審視生活:「這些年工作十分忙,我感到很累,想通過轉行做到work-life-balance。」她笑言,選擇轉行出發點很簡單,因為碰巧想紋身,自己又懂畫畫,有養貓的她覺得把自己畫的貓咪放在人體上會很可愛,便忽發其想成為紋身師。


Clara在左手前臂刺上第一個紋身,蘋果代表誘惑(temptation)和好奇心(curiosity),她認為人生需具備這兩項特質。


上個月,Clara開設了個人展「Time To Go Home等你回家」,把場地佈置成一個有貓等你回來的家,並以多幅畫作和立體小貓,帶你了解她的創作。

拜師學藝 用豬皮練習

要成為紋身師,先要拜師學藝。Clara只認識一間紋身店,就是自己第一次紋身的那間,不過該店的風格卻令她卻步:「我有點怕,很大壓力,因為覺得那些人好有型。」後來經朋友介紹,轉折下認識了一位女紋身師,帶著自己的插畫和想法,經過面試後互相了解,正式成為紋身學徒。

行直線、打霧、上色,由最基本的技巧學起。師父要求Clara練習時用接近人體皮膚組織的豬皮,雖然前期處理不討好,又不能長期保存,但豬皮有助紋身師習慣皮膚的彈性和韌性。8個月後學滿師,第一個紋身落在朋友身上,圖案很簡單,反覆練習才敢下手,又很擔心技巧欠佳,會傷及皮膚又或使紋身褪色。想起當時的情境,她說:「很緊張,一邊紋一邊縮起膊頭。」


Clara認為自己拜師學藝的過程很順利,最終只用了8個月就能獨當一面。上圖為第一次幫朋友紋身,當時十分緊張。


Clara形容自己性格隨性,愛好自由,未成為紋身師前,Clara是自由工作者,以畫插畫為生。

鉛筆與貓 最安心的媒介

在尋找風格方面,Clara亦下了不少功夫。她指出,一開始感到很迷惘,做插畫時受限於客人需求,風格很飄忽。轉為紋身師後,她告訴自己不要重蹈覆轍,要找出個人特色。曾想過做精密線條、細節多的紋身,後來認為作品要發自內心,更加要「夠自己」,便想起小時候畫畫的經歷:「從小習慣使用鉛筆,所以覺得很安心。」比起水彩或其他媒介,使用鉛筆時更純熟自然,得心應手。因此,她的作品以簡單見稱,幼細的線條帶有素描的效果,給人舒適治癒的感覺。

Clara作品的另一主要原素就是貓。作為貓奴,家中有三隻貓,很熟悉牠們的個性和動態。自己和貓也有共通點:「我是個很隨性的人,不喜歡聽指令,也不喜歡別人講道理,有點反叛,也熱愛自由。」結合兩者,就這樣定下了風格。



Clara的紋身以貓為主題,鉛筆風格簡單治癒,反映了她嚮往的生活模式。

一切變幻原是永恆

Clara認為紋身彰顯了身體自主權,讓我們把想法放於身上,但更重要的是體現了時間的轉變。「紋身是我們死後唯一可以帶走的東西。」與其他藝術品不同,紋身是有時間性的,畫作可以小心保存、修復,但紋身會隨著生命逝去而消失。

她說,一切變幻原是永恆,生命的本質正是面對無休止的改變,難以掌握。紋身並非永遠不變的烙印,但它會隨着時間化開、褪色;我們對紋身的想法亦可能會變,由喜歡變成不喜歡,又或喜歡的原因變了,甚至想抹去紋身,在歲月裏帶我們審視自己:「很多人擔心紋身後會後悔,但其實後悔也是其中一個過程,我們要承認,然後面對自己。」



過去幾年社會經歷重大變故,Clara分享作品時,有時會提到「自愛」的概念,她認為當我們控制不到外在環境時,唯有調整自己心態,學會照顧和欣賞自己。

尊重皮膚 與客人交心

放下畫筆,執起紋身針,成為紋身師一年多,讓Clara意想不到的是客人的信任。有些紋身有故事,有些則沒有,前者是借紋身為自己帶來力量,以克服創傷和往事。這類客人偶然會和Clara分享自己的故事,她沒料到大家交情淺薄,卻會得知對方內心深處的創傷。這一切讓她反思紋身師與客人之間的關係,有時候僅僅見一面又或通一個電話,討論草稿後,就會為對方紋身,而紋身是一輩子的事:「對我而言,紋身時要尊重對方的皮膚,多於視為一項工作。」

突然轉換人生方向,有人會覺得不切實際,也有人會猶豫不決,而Clara卻沒有後悔。在成為紋身師之前,創作時她經常拿不定主意,工作太忙忽略了自己;成為紋身師後,仍然在學習如何在忙碌中尋找喘息空間,但創作時少了考慮,心中豁然開朗:「好像是我找到紋身,但其實紋身也找到我。」



能夠把自己畫的貓咪放於皮膚上,Clara很感謝客人的信任。


TEXT:Gillian
PHOTO:由受訪者提供、Gillian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