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06月14日
《舊課本:那些美好的風景》展覽
05月23日
西爾維奧·珀爾斯坦藏品展 - 奮鬥不息
06月03日
福井洋傘展覽
05月27日
方由美術 彭劍《柳成蔭》
06月07日
《K11 Art Matsuri 芸術祭》浮世絵調原画展
06月05日
《西班牙超現實大師的狂想曲 – 達利》作品展

本地獨立樂隊的光與影


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對一些香港人來說,本地歌手或樂隊的新作,成為「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一句「未聽過」,或者「仲有人聽廣東歌咩」,就把認識本地音樂的大門關上,好像對它不聽不了解,就有種比人優越的感覺。猶幸尚有熱衷本地音樂的有心人,將本地獨立音樂拍成微電影,將音樂融合在光影流情,讓更多人認識香港的獨立音樂。

變調.休止符

在講求經濟效益的香港,喜歡音樂的人縱然很多,但能以此維持生計的少之又少。五名HKDI超媒體高級文憑課程的應屆畢業生,卻以本地獨立樂隊為主題,創作了《變調.休止符》微電影。說到最初的意念,導演陳子銘(Charlie)說,來自去年年尾跟香港電台「金曲40」的合作。「那次活動的主題,是回顧40年來香港樂壇的變遷,我們當時有份拍攝影片和撰寫帖文,而我和幾位成員都喜歡音樂,後來就想認真地做點製作,於是夾份自資3、4萬元,籌備拍攝這部微電影,希望能令香港人留意本地獨立音樂。」


導演Charlie說人生就如樂章,「休止符」過後又是新一章節,可以譜寫「變調」樂章的人生,而這也是微電影戲名的來由。

香港獨立音樂空間

常說「香港樂壇已死」,Charlie編導的微電影,結局也以sad ending告終。Charlie坦言覺得香港獨立樂隊,比起鄰近的台灣更難生存。「台灣的樂隊不會分是否獨立,每隊都有機會登上金曲獎,當地也有不少活化區,定期舉辦音樂節,反之香港卻很需要有相當人氣或唱片公司支持,才能爭取更多曝光率,然而我覺得音樂本身,其實是無分獨立或主流的。」


Marco(左)和Charlie(右)合力製作這部微電影。

誠然,本地獨立樂隊的作品,對不少人來說也會有點陌生,但少人聽是否代表質素不夠好呢?負責微電影剪接工作的羅國豪(Marco),對此就有切身的見解。「我本身不常聽本地音樂,因為微電影而接觸香港的獨立樂隊,聽罷卻沒有一般人所講的嘈吵感覺,反而當用心咀嚼歌詞的話,會感受得到歌曲的韻味,偶爾還會不自覺地哼唱起來。也許基於社會因素,令這些獨立樂隊難以浮面,但他們的音樂其實很不錯,只是香港人沒有太多耐性,很快就放棄去尋找當中的韻味。」


透過舉辦音樂會和在網上平台宣傳,團隊成員學以致用,音樂會當日更吸引不少「街外客」,甚至中年大叔欣賞,讓他們有種成功感。

港、台樂迷的分別

為了呈現獨立樂隊的神韻,Charlie在微電影裡挑選的演員,都是來自本地獨立樂隊,包括逆流、小紅帽、Seesaw、剎那樂團。對於港、台聽眾如何看待獨立樂隊,在戲裡擔演女主角的小紅帽主音Ashley,以她個人在兩地的演出經驗作比較。「我感覺台灣的文化很接受band sound,觀眾也較能接受indie音樂,他們會細心分析你的音樂,也會用頗專業的角度去思考;香港的聽眾則較著重現場氣氛。當然這不能一概而論,香港人也喜歡自己發掘音樂,而Supper Moment近年的成功,對本地樂隊發展確實是個轉捩點。」


在香港夾band要兼顧生計和興趣,像Ashley(左上)有平面設計的工作,而小紅帽的其他成員也有教學生幫補收入。

為「奇怪音樂」出力

在網絡發達的年代,獨立與主流的界線愈來愈模糊,「獨立歌手」身分,有時更會成為包裝橋段。對於Ashley來說,比起包裝歌手或樂隊的形象,她更希望能將真實的自己呈現。「身為獨立樂隊,心態上會有點『包抝頸』,會在音樂加入奇怪的元素,例如將chord progression弄得有點『撞』,或者像《五乙工六》般以粵曲作為題材。」


Ashley指,香港還有玩這類音樂的獨立樂隊,如Phoon、意色樓、觸執毛、雞蛋蒸肉餅等。

問到Ashley在音樂路上的目標,會否希望將來能於不少歌手視為「聖地」的紅館獻唱,Ashley對此卻沒有特別幻想,只堅持做好自己喜歡的音樂風格。「我覺得無須因為主流而同化自己,反而更希望將來的小紅帽,能繼續玩我們的另類音樂,為香港的『奇怪音樂』出一分力,讓樂迷發現音樂原來可以這麼玩。」

本地獨立樂隊好聲音

假如閣下對本地獨立音樂有興趣,卻又有種不知從何入手的感覺,不妨在欣賞《變調.休止符》的微電影後,再循著兩位製作團隊成員的推介,了解更多屬於本地獨立樂隊的好聲音。

小紅帽

Charlie:「《靜悄悄的一角(袖珍版)》是微電影其中一首主題曲,有種傷感的調子;另一首我喜歡小紅帽的歌叫《失魂魚》,MV讓我印象深刻。」
Marco:「對我來說,聲音和畫面都有各自的吸引力,《知道》的MV畫面,讓我覺得很吸引,然後拿來反覆細聽。」

對於Charlie和Marco的兩首推介,小紅帽主音Ashley親自解構背後的創作意念。「我們經常也會說『知道』,但其實真正的想法是怎樣呢?《知道》就是講這樣的內容,情感上比較沉重,音樂比較貼近日系風格。至於《靜》是我們比較少有的情歌。大學時期的我不太多朋友,所以就有了將男朋友變成袖珍版的幻想。」

逆流

Charlie:「逆流的主音Kit Lo,是微電影的男主角。我很喜歡他們的《六呎之下》,歌詞講人性和人生的經歷,相當有世界觀。」
Marco:「我聽歌喜歡連上MV一拼欣賞,逆流的《飛砂》,是另一首我覺得聲畫很配合的歌曲。」

剎那樂團、SEESAW

Charlie:「其餘兩隊有份在微電影裡演出的,是剎那樂團和SEESAW,我會推介前者的《返工太攰嗎》,以及後者的《圈》,其中《圈》MV的360度拍攝手法,很值得樂迷一看。」

#618
TEXT:C LONG
PHOTO:CANDY、受訪者提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