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插畫師 X NFT】數碼藝術成熱潮
何達鴻(John Ho)望憑手繪NFT 殺出新血路

加密藝術(Crypto Art)的世界浩瀚無邊,單單在全球最大的NFT買賣平台OpenSea上,就有逾2,000萬個NFT,到底哪一種風格的藝術品才能在這片汪洋中脫穎而出?點開OpenSea上的銷售榜,或可窺見一點端倪,長期位列榜首之位的CryptoPunks,其像素頭像可謂「有價有市」。縱觀各大NFT交易平台,不難發現各款像素藝術(Pixel Art)都雄霸銷售榜,然而,隨波逐流非本地插畫家何達鴻(John Ho)所願,剛在九月尾進軍NFT市場的他,冀能藉自己的標誌作品「肉肉熊」,以手繪作品在加密藝術世界上另闢蹊徑,闖出新血路。

視NFT為售賣藝術品的新媒介


「其實我也一知半解。」——談起NFT和加密藝術,這是John的第一個反應,幸得NFT中介公司METAMO邀請,為他處理將畫作鑄造成NFT的手續,目前,他有40幅作品已在OpenSea上架,John不諱言,認為NFT「好複雜」,縱使已加入了OpenSea月餘,仍未開設加密貨幣戶口。而自言傳統的他表示,還是喜歡更具手感的實體畫作,因此暫時未有收藏NFT藝術品的打算。話雖如此,但仍無礙他踏足NFT世界,他欣喜地形容,「NFT是售賣藝術的新媒介。」售賣藝術品的本地平台不足,不少藝術家都把自己的社交媒體當作展示平台,然而,即使作品獲得成千上萬的“Like”,藝術家也無法從中獲得一分一毫,而把作品放到上OpenSea,正是一個令心血結晶得以進入國際市場,以及增加收入的方法,「若人們欣賞你,就會付錢買你的作品,簡單快捷。」他期望收益會為同業帶來機遇,並且讓新晉藝術家踏足世界舞台。


John的作品上架不足一個月,已賣出了11幅,令他大感鼓舞。


談到未來的計劃,John Ho除了打算把更多作品放上OpenSea以外,也希望製作動畫NFT。

手繪的堅持


CryptoPunks、Bored Ape Yacht Club(BAYC),這些長踞在OpenSea銷售榜上的名字,交投動輒幾十萬美金,而在巨額成交價背後,是一幅又一幅的頭像,前者由美國開發團隊Larva Labs創作,每個頭像都是24 X 24 像素的 8 bit作品,並由不同髮型、膚色、配飾組成獨一無二的造型;後者則為一系列擁有不同特徵的猿猴頭像,兩者都是藉由電腦演算法生成,並且限量1萬個。自從踏足加密藝術市場後,John Ho亦留意到當中趨勢,也有意循此方向進發,涉足頭像創作。然而,擅長手繪,素來堅持作品要有「手感」的他,決意在電腦繪圖以外另覓新路向,「我想用一些傳統媒介,如塑膠彩去做NFT,手繪與其他典型的NFT相比,相信是較獨特。」訪問期間,他忽爾發現多賣出了一幅作品,素來溫文的他,語氣中有掩飾不住的興奮,語帶雀躍地形容自己是「殺出新血路」。當加密藝術品的數目與日俱增,要在瞬息萬變的NFT市場之中突圍而出,也許就是要憑著一份堅持,以不變應萬變。

John Ho將以「換衫公仔」為靈感,設計有不同造型和表情的肉肉熊頭像。


在1萬個CryptoPunks角色中,有3,840位是女性,6,039是男性,此外還有外星人、猿人、殭屍。
Bored Ape Yacht Club(BAYC)系列於今年四月推出後,多次錄得天價成交額,罕見的「金毛」Bored Ape更在上月以破記錄的340萬美金售出。

更多資訊:

本地攝影師袁斯樂(Kelvin Yuen)作品集 X 攝影展《KELVINISM》 向世界宣告:香港都有頂尖風景

「天線得得B」藝術作品展覽

召集貓奴! Nyangsongi個人展覽《All About Catsssss》

【廣東歌繁體字】林若寧與威洪的執着 用字體設計加深文字意義

K11 MUSEA大型藝術展覽 MUSE ROOMS 踏上奇幻之旅


TEXT:Zinny
PHOTO:John Ho、Larva Labs、Sotheby’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