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插畫師梁家碧
畫出自在人生

夢想與現實,是人生必答的選擇題。在香港,藝術創作被視為「難搵食」,現實的局限讓不少人在夢想前卻步。本地插畫師梁家碧(Momo)與畫筆作伴已十多年,原本從事穩定的金融業,一度只把插畫視作興趣,但她卻在本月毅然辭職,決心成為全職插畫師。我們的人生都在追求不同的事物,此時此刻,Momo選擇忠於自己,向夢想進發。

打破常規 尋找自由

色彩繽紛的插畫,背後是突破自我的過程。從中學時期獨愛黑白色,到後來參加繪畫課程接觸水彩,近日又嘗試用木顏色創作,一路以來Momo不斷尋求進步。她的畫作風格充滿幻想:植物會長出魚缸、魚兒在窗邊游走、火箭在手心發射……不同的元素放在同一張畫紙上,奇幻卻不奇怪。她解釋,之所以獨愛奇幻而非寫實的畫風,全因這樣的畫作能讓人停留駐足,細味品嘗,打破常規的細節更讓人無法忘懷。

細心留意Momo在社交平台所分享的作品,不難發現自然或動物的元素都是她的創作靈感。被問及最能代表自己的畫作元素是甚麼,她說是小鳥。因為展翅飛翔的小鳥代表「自由」,正如她選擇成為全職插畫師的原因:走出舒適圈,自由地追隨自己喜愛的事物。

跳出社會框架 尋找人生意義

對於辭職,家人算不上支持,又叫她找回一份全職工作。會否因此有所掙扎,她堅定地說:「有時候我們只是無法跳出社會的框架。」從中學開始繪畫、修讀視覺藝術,至2016年在網上分享作品,Momo曾與不少知名品牌合作,但要靠插畫過活並不容易,由於收入不穩定,故找了一份金融業的工作,過上了朝九晚六的文職生活,再利用業餘時間畫畫。一切轉變要從去年說起。去年年底Momo租用了工作室,比過往更投入插畫創作,才發現時間根本不夠用,心中想畫畫的念頭日漸強烈,加上作為香港插畫師協會專業會員及行政秘書,見到身邊不少會員成為全職插畫師後,均有不錯的發展,便萌生了辭職的念頭。

金錢至上的工作環境亦觸動她思考一個問題:人生是為了甚麼?日常工作與插畫扯不上半點關係,公司的同事對她的畫作漠不關心,一句「唔識欣賞」,見盡人情冷暖。這幅被同事冷眼相待的作品,在一次市集中卻得到青睞,更成就了Momo在剛過去的中秋節與日本蜻蜓牌的合作。Momo漸漸發現,比起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插畫為她帶來的快樂與緣份,似乎更實在。

「證明我可以做到。」

不知何時,以藝術維生被貼上負面標籤,在別人的冷言冷語下,彷彿這是不可能的任務。然而,在這個事情再荒誕都會發生的年代,為何這群創作人就不能打破常規,走出屬於自己的路?「(關於畫畫)很多人說『死咗先會出名』。」Momo質問為何要這樣說。她認為很多人不了解畫家背後所付出的努力就急著否定,即使畫家是死後出名,也不能抺殺他們生前的努力。辭職成為全職插畫師,一來是忠於自己的想法,二來亦是一個機會,用行動證明自己有能力以插畫維生,「不可以在自己未做到這件事前,就不斷去自尋煩惱」。

Momo決定利用一年時間,豐富自身經驗,達成出繪本的目標。成為插畫師的路或許會遇上挫折、會質疑自己、會與人比較,但Momo認為面對困難的最佳方法,就是繼續畫下去。每筆留在紙上的觸感,每秒放空的感覺,不但治癒了自己,也治癒了別人。

更多本地藝術家文章:

香港畫家淋漓淋浪合作Artvocatebr畫作打入英國歐洲市場兼開展覽

《明月光》劉智聰插畫展 趣談北角歷史

《記憶博物館》油畫展 本地藝術家回憶錄

本地插畫家Padpadmobr 用溫柔筆觸找到城市的心安之所

Maysum X Rocky Cheung JUST LISTEN exhibition疫下細聽個人心聲

插畫師John Ho 富利來畫展《東區物語》發掘香港文創界新勢力

Chocolate Rain進軍NFT交易平台

文地貓作品成NFT加密藝術 首位香港插畫師進軍NFT交易平台


梁家碧 Momo Leung
本地插畫師Momo Leung為香港插畫師協會專業會員及行政秘書,擅長以水彩、鉛筆和木顏色等媒介繪畫出奇幻細膩的畫風,喜愛自然元素。她曾獲多個奬項,並與不同的單位合作,包括知名首飾品牌PANDORA、荃灣及元朗千色匯商場、護膚品牌Fresh及Philosophy、運動品牌lululemon athletica等。
TEXT:Gillian
PHOTO:由受訪者提供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