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祥
二十年進化論

2020-06-07     藝文集

「哦,曾志偉個仔呀嘛!」一直想擺脫「父蔭」這個標籤的曾國祥,入行至今二十多年,從不怕吃苦,默默耕耘證明自己的實力,為的只是少年時的一個夢想— 當一位導演。由「打雜」到演員、剪接、副導、導演、監製,整個演變過程可說是歷盡艱辛。直至數年前,終於有機會執導首齣長片《七月與安生》,即大獲好評,今年第二部作品《少年的你》,更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最佳電影等共8項殊榮,實力備受肯定,終於令大家認識真正的「曾國祥」。

追夢小子 由低做起

自小就很抗拒活在「曾志偉」影子下的曾國祥,卻因為父親的關係而加入陳可辛的公司,首次踏足演藝界。可是曾國祥並沒有特別待遇,由低做起,從斟茶遞水的打雜,慢慢一步步攀升,無論是場記,甚至二打六演員,只要有機會走近夢想,他都會做:「2001年我當幕後期間,獲邀參演《幽靈情書》,這正是我登上大銀幕的處女作。做演員其實非我的志願,但因緣際會,讓我可以以演員身分跟不同導演學習。如果一直只做幕後,很多時只能跟從一個導演和其班底,但做演員則有較多機會和不同導演及製作人員合作,可見識到各人的優點,這亦成為我往後擔任導演及其他崗位時的寶貴經驗。」曾國祥表示陳可辛對他影響最深:「他臨場指導演員時,在任何細節上都表達得很清晰、細緻,是一個很好的領導者。」


周冬雨飾演的陳念,在剪掉頭髮前後的性格、想法差異極大, 對她來說是一次難度極高的演出。

四年過後 苦盡甘來

得到陳可辛的啟發,加上導與演皆累積了相當經驗的曾國祥,在選角、指導演員演出等方面,都足見其獨具慧眼和功架。繼《七月與安生》為他的電影生涯帶來肯定後,今次《少年的你》更榮獲金像獎8項大獎,成績斐然,這對台前幕後無疑是一大鼓勵。他憶述整個拍攝過程歷時四年,當中充滿挑戰:「記得四年前我首次接觸這個故事,一晚便看完且十分喜歡,然後花了兩年時間去編寫、修改劇本、尋找演員,過程十分漫長。到2018年在重慶開拍,正值酷熱之時,自然不好受。今次影片題材沈重,還要在拍攝期間遇上攝影師的一位老拍檔離世,大家都十分難過。後來電影不能參加柏林影展,還要延期公映,真的是諸事不順!」但四年後,他與團隊一起觀看金像獎賽果,看著影片贏得一個又一個的獎項,那一刻大家都尖叫歡呼,此情此景,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中。


易烊千璽曾兩度參與試鏡,第一次因外型太孩子氣而落選;約大半年後曾國祥從相片中看到他外型及眼神均成熟不少,神態貼近戲中角色,最終給他演出機會。

建互信助演員入戲

在8個獎項當中,最佳女主角及最佳新演員2個獎項讓曾國祥感受最深:「選角的過程中,我經過很多次的甄選及掙扎,最後才選定周冬雨及易烊千璽。在戲中,個性自由奔放的周冬雨必須完全代入戲中角色——一個受盡欺凌不反抗的中學生。要她長時間壓抑自我去演出,實在不好受,但這樣卻能引發她在戲中結尾的爆炸力。而易烊千璽以TFBOYS組合成員出道期間,曾被人指他未夠資格上位,可說是飽受欺凌,及後他靠個人努力獲大眾認同,今次飾演受欺凌的小混混絕對能將角色發揮到極致。」要令演員投入,他自有一套方法:「演員要在工作人員面前坦蕩蕩展現情感,可說是一份沒安全感的工作,所以我會盡量安排舒適的環境、氣氛,讓大家建立互信,讓演員能盡情發揮。」

戲中一幕周冬雨需要「剷青」,為了照顧她的感受,曾國祥與一眾工作人員陪她一起「剷青」,足見他們的團結與深厚的感情。

以電影紀錄社會

《少年的你》與《七月與安生》都是以內地為背景,有人或覺得,難道曾國祥日後只會專注內地市場?他說:「當然不是。其實我在香港亦有幾個項目進行中,現正在商討和資料搜集。其中一齣電影會探討在港逗留的南亞裔人的生活,有人或者會覺得他們多數進行黑社會活動,對之厭惡,但其實一切也是制度問題。我曾接觸過這群拿著『行街紙』的南亞裔難民,他們因其身分問題只能獲分配很少津貼,但又不能在港工作,根本的食、住也成問題,結果唯有當黑工、參予黑社會活動,才能保得住最基本的生活。我希望能以多角度展現這些香港實況。」

中港兩地之啟發

電影生涯由香港開始,再延伸到內地,曾國祥覺得其影藝工作受惠於兩地文化。「我慶幸能夠在香港學習拍電影,這裡是一個優秀的訓練營,因為市場較細,資源亦有限,香港的電影工作者大多都

要身兼多個崗位,所以工作也較有效率,所學的亦更多。至於內地的環境因素,對拍電影也有一定的幫助。內地既不乏人才,而且地大脈博,人口又多,會有更多不同的社會議題、有趣的人和事發生,從而帶來豐富題材。此外,內地也有很多實景可供選擇,冰天雪地或熱帶森林等都可以找得到。正因這裡的可能性較大,每當構思故事時,也可同時啟發思維。」從其思想,視野,我看到的曾國祥是一個成熟的領導者,而非昔日幕前那個羞怯或懦弱的小伙子!

後記

徘徊七月與安生之間

與曾國祥談及其靈感來源,可以用一個「宅」字來形容!他說:「在家睇戲煲劇,閱讀不同書本、雜誌、文學等,這也是我生活的一大部分。」如此安安定定,令人聯想到《七月與安生》中七月當初追求的生活。「我也覺得自己一向像七月那樣只求安穩,但我希望自己是一個在外闖蕩過而安定下來的安生,因有這樣的經歷才算是不枉此生。但這些對我來說只可以想像而已。」可以將想像化為影像,生活其實同樣精彩!

《七月與安生》

相關文章

TEXT:HARRISON

PHOTO:部分為網絡圖片

ISSUE 671
ISSUE 670
ISSUE 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