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06月14日
《舊課本:那些美好的風景》展覽
05月23日
西爾維奧·珀爾斯坦藏品展 - 奮鬥不息
06月03日
福井洋傘展覽
05月27日
方由美術 彭劍《柳成蔭》
06月07日
《K11 Art Matsuri 芸術祭》浮世絵調原画展
06月05日
《西班牙超現實大師的狂想曲 – 達利》作品展

時裝界的挪用:是抄襲還是致敬?


每當談論到「設計原創性」這個概念,大抵會是個討論三天三夜,都未必能有定案的題目。說到創作,從舊事舊物中獲取靈感,是無可厚非的做法。可是稍有不慎,或是態度及方法不正確,便會被指控為抄襲。抄襲可恥,致敬無罪,時裝界向來充斥著大量徘徊於「參考」與「抄考」界線間的設計品,當中孰是孰非,或許又是一個沒有定論的千古難題了。

難為「抄襲」定分界

縱觀每季天橋上的華衣美服,能設計出前來古人,後無來者的驚人作品,為數並不多。當然,參考前人的作品,或是從藝術、歷史、電影或音樂等擷取靈感,再投放自己的概念設計出新的作品,聽上去並無不可。但是將挪用創意合理化,肆無忌憚地將一些現有的設計重新複製再推出,是否又合理呢?每次非議四起時,總不能以一句「如有雷同,實屬巧合」便能解決問題吧。

Calvin Klein2018年春夏系列的一款設計(圖右)涉嫌抄襲Bonnie Cashin於1978年推出的橙色斗篷裝(圖左)。

時裝界的設計講求創新,重視美感,卻也會不時上演一齣齣抄襲羅生門。單單是近一兩年,便有不少例子借鑒,如Calvin Klein涉嫌抄襲Bonnie Cashin的舊作;Gucci涉嫌擅自挪用藝術家Stuart Smythe和Milan Chagoury的圖案;Balenciaga被控抄襲紀念品公司City Merchandise的購物袋等等。對於這些抄襲疑雲,要不是被搬上法庭對簿公堂,就是在網上瘋傳供網民及是時裝愛好者公審,眾人各執一詞,又何以定奪對與錯呢?

澳洲藝術家Milan Chagoury設計的logo(圖左)及Gucci 2018年春夏Cruise Collection手挽袋圖案(圖右)。

紐西蘭的藝術家Stuart Smythe設計的logo(圖左)及Gucci 2018年春夏Cruise Collection的一款上衣(圖右)。

將「挪用」合理化

近年時裝界挪用設計的風氣越演越烈,箇中原因並非無跡可尋,有人認為某些品牌的設計理念及營商模式是始作俑者。當中被討論得最多,又最具爭議性的名字之一,必數Demna Gvasalia。自他被品牌Balenciaga聘任為創意總監後,每季推出的時裝系列,評論均毁誉参半。喜歡他的人會說其作品是敢於顛覆傳統時尚美學的實驗,對他恨得牙癢癢的人卻認為這些設計失去原創性,毫無美感可言。

入主Balenciaga後,Demna將「挪用」推至極點,品牌的一款手提包(圖右)更被指與Ikea的購物袋極為相似。

Demna又挪用當年美國民主黨總統參選人Bernard Sanders的宣傳logo,並大量應用在Balenciaga不同的設計當中。

事實上,Demna的創作理念與大多數設計師大相逕庭,曾經坦言自己做時裝時講求同實用的他,自言並非革命家,更不是藝術家,認為「時裝是用來穿著多於創出變化」。此觀念讓不少時裝界人士嗤之以鼻,畢竟在不少設計師及時裝迷眼中,時裝設計的美好在於不斷創新,在物料及剪裁上尋求突破,這才是從經典中革新。但在Demna的角度卻認為,「世上所有事物都是挪用」,以最符合經濟效益地製造服裝,才是他的取態。雖說世上充斥著「參考」,但是這般在設計上把「挪用」合理化,難免會有反對聲音。這算不算是另類的「創新」,同樣值得深思。

Demna早在其自家品牌Vetements 的2016春夏系列中,將速遞公司DHL的logo及紅黃色的配搭搬上天橋,驟眼看與DHL速遞員的工作服無異。

誰是Demna Gvasalia?
畢業於比利時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的Demna Gvasalia,曾於Maison Martin Margiela的麾下學藝。在2009年,他跟7名不開名的設計師成立品牌Vetements,並在短短幾年後於巴黎時裝周發表了首個秋冬系列。擅於將街頭風、次文化等元素融入服裝設計的他,其設計被指是顛覆了傳統時裝美學,產品卻在商業市場取得空前的成功,銷售率極高。在2016年,Demna被品牌Balenciaga任命為創作總監,把這個創立將近百年的品牌改頭換面,成為時尚界熱話。

銷售率才是王道

除了Demna,同是受聘於Kering集團的旗下品牌Gucci的Alessandro Michele,也是近年被指將循規蹈矩的時裝界搞得翻天覆地的人。Alessandro雖然屢次被指控抄襲,但是依然無阻品牌對他的信任,皆因他成功讓Gucci走出新的風格,大幅提升了整體的銷售量。這讓我們不禁思考,在市場效益和盈利方面來看,抄襲與否似乎不太重要,這些被指「挪用創意」的產品炒出話題,讓消費者購買的意慾大增,才是營商之道。雖說時裝產業裡不開商業掛勾,但是只著重利潤而失去對設計原創性的堅持,就有些本末倒置了。

Gucci現任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

要追溯時裝界的挪用之風,還數Moschino 2014春夏季系列將麥當勞的元素滲入不不同的設計中,連手袋都是可以是「汽水杯」。

時尚界的道德判官——Diet Prada

時尚界的抄襲風氣一直為人所詬病,不過似乎能夠賺錢,能夠保持人氣,影響力夠強便可隻手遮天。可是在這個資訊發達的社會,民間卻有人在社交平台開設帳戶,點名批評涉嫌抄襲的設計。這個名為Diet Prada的Instagram帳戶,取名自「創意造物主」Miuccia Prada 與「模仿及抄襲的先驅」Diet Coke,至今已經累積近70萬的粉絲數目。他們以風趣幽默的文字論盡時裝界疑似抄襲的事件,上至高端品牌,下至快餐時裝,都是他們評論的對象。這種為追求真理,以半嘲諷式的評論對品牌窮追猛打,在這個年代實屬難得。

無論是天橋上的設計或是我們平常隨處可見的產品,都是Diet Prada評擊的對象,手法更是十分幽默。

原創的必要性

其實,時尚界對於「借鑒」、「抄襲」、「參考」、「致敬」等等的這些概念,界線越趨模糊。或許你會說時裝界是個巨輪,即使是百年老牌終須有改頭換面的一天。挪用創意或許是一種出路,但是回歸時裝設計的起點,原創性依舊是不可磨滅的一環。某天若時裝只淪為消費,失去美學價值,這個工業還是原來它的模樣嗎?

TEXT: SAMMY
PHOTO: Diet Prada、網絡圖片
#623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