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填詞人Oscar
冀以情歌帶來共鳴

一段愛情,不論是萌芽、綻放或枯萎的階段,都一定有憑歌寄意的時候。而過去有一段時間的廣東歌以情歌尤其受歡迎,不少膾炙人口的歌曲均道出了愛情的真諦。當廣東歌遇上情人節,又會擦出怎樣的火花?葵芳新都會廣場近日聯乘新一代填詞人Oscar,以情歌歌詞為主題,帶來「甜蜜兩茶詞」佈置供打卡拍照,並在現場播放Oscar精選的一系列情歌,讓情侶在音樂縈繞之下享受濃情蜜意的時光。Oscar分享指,現今的情歌已經超越了愛情的層面,無論詞人或聽眾追求的都是更深層次的反思和共鳴。

立體呈現廣東歌

為了貼近時下年輕人表達愛意的方法,佈置更選用了一些愛情手勢去呈現。參與策劃的Oscar認為,現代人總難以將「愛」説出口,因此以文字或歌詞去表達愛意或許會更容易,韻味亦更悠長。「情歌歌詞很少以立體的形式展示,我覺得歌詞作為媒介不單可以用音樂呈現,以裝置的形式或會為聽眾帶來另一種共鳴。」Oscar表示,佈置想盡量符合情人節甜蜜的主題,因此從甜蜜的情歌中選擇一些歌詞,希望是讓人容易得到共鳴之餘,又能夠留下深刻印象、具代表性的歌詞,包括《BMG》的「愛你上了癮 愛我快答允」、《此刻無價》的「多得這 與我進退的你」和《孤獨的對岸》的「我的心任你安躺」。




以廣東歌刻劃愛情

本地樂壇於近年愈見多元化,但前幾年有一段時間曾被詬病為情歌泛濫。Oscar認為,對比起以前的情歌,現代的情歌歌詞的角度較為深入。「不知道是否教育的緣故,大家都有獨立思考,擁有不同的價值觀,當中細緻到只有少許的差異。以暗戀這件事為例,告白與否、以至期望得到的回應,已經能夠引申出各個獨立的角度。」反之以前的情歌角度比較宏觀,對愛情的描寫較為細緻。

曖昧時在情信和日記寫下歌詞,失戀時聽歌慰藉自己,相信是不少人沉溺於愛情時的寫照。Oscar指,情歌在一段關係裡能夠引起共鳴,失去時讓人得到疏導,遇到問題可以從中得到解答。他以《關於愛的碎念》為例,「歌詞旨在令價值觀不同的情人思考在一段關係裡,愛還是價值觀更重要,以及在放棄和珍惜之間的抉擇,我期望聽眾可以從歌詞中找到答案。」

在Oscar的填詞作品中,情歌與非情歌的比例約各佔一半。對他而言,寫情歌歌詞難度更高,因為情歌的角度相對上較為單一,主題不外乎是明戀、暗戀、失戀、曖昧,要在這幾個範疇中寫出成千上萬的情歌,找到合適而又不重複的角度絕非易事。不過香港樂壇向來不乏優秀的填詞人,Oscar自言在他們身上獲益良多。「我在Wyman的詞學習到聯想力的重要性;從林夕的詞學到如何從微細的愛情觀延伸到世界觀,以至宗教和哲學;從周耀輝的詞學到如何將普通的歌詞包裝成優美的詩詞,而我也一直在學習如何令歌詞變得更生動。」

共鳴vs思考

一個巴掌拍不響,無論曲詞編監唱何其出色,音樂始終需要以打動聽眾為本。Oscar認為現代的聽眾仍然追求共鳴感,而共鳴是來自一矢中的、最明確的價值觀。「寫歌詞的時候,我希望可以引起聽眾思考價值觀的對錯,以至思考上的碰撞。」時而有所啟發,時而在矛盾中思考,關鍵在於為聽眾帶來情緒上的疏導。「至少要帶到希望給聽眾,就算我寫失戀歌也不希望是呼天搶地、要生要死的地步。即使寫憎恨,我也希望將憎恨化為move on的動力,在歌曲裡提供一個出口、一束光源。」



以前廣東歌主要以情歌為主,但時移勢易,現今的樂壇已不再是情歌主導。Oscar指出,其實很多唱片高層仍然希望推出情歌為主,「但只要進一步了解年輕人,就知道他們並非追求單純的情歌,他們希望在情歌以外得到一些東西,例如在Gareth T. 的《勁浪漫超溫馨》找到廣東話的價值,在《boyfriend material》找到幽默,在林家謙的《一人之境》找到孤獨感。」這一代人寫的歌詞,以及聽眾所追求的,都已經遠超於情歌的層面,歌詞蘊含的不再是字面上的意思,更多的是背後更深層次的反思。

詞大於曲?

以往關於香港樂壇的其中一個評價,是「詞大於曲」的現象,幕後班底的鎂光燈似乎往往都落在詞人身上。Oscar卻不以為然,他認為歌詞會特別受到關注,全因詞人一直以來都會避免在填詞時重複同一種套路,反之曲到了某個階段就不斷重複同一句格局,變相令聽眾不會格外留意作曲和編曲。「所以嚴格來說只能說是『詞的質素大於曲』,但現在這種情況已經不復在了。只要聽眾細心發掘寂寂無聞的幕後班底,很多人的唱、曲、編都會好到令你忽視了歌詞。」

Oscar筆下的歌詞,不乏大獲好評的名曲,包括最近炙手可熱的女團COLLAR的出道歌《Call My Name!》、陳奕迅的《致明日的舞》、林家謙的《特倫斯夢遊仙境》等。談及自己寫過最深刻的歌詞,Oscar選擇了姜濤和Anson Lo的《BMG》。歌詞雖然是關於「撩女仔」,但簡單直白之餘又不能變得低俗,略有挑戰性,他笑言「不能令人覺得是一首『落老蘭』的背景音樂。」另一首深刻的是《面對後悔的各種方法》,歌詞寫如何面對錯失一段關係,「很多人會在失戀時覺得自己是悲劇主角,但每個人都有責任,在後悔之際要令自己跌入漩渦,還是找到能夠繼續前進的動力,是我想帶出的反思。」




Text : Jenny
Photo : Nick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