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8月24日
「No Big Deal I Want More」Andy Dixon 個展
08月09日
Pinkoi "This is HONG KONG" 特展
08月02日
「自宅字築」文學 x 視藝展覽
07月10日
「阿叔的自由意志」展覽
08月07日
iBakery台南巧美味主題限定店
08月07日
【盛食派對】市集
08月10日
與王迪詩一起分享小確幸
08月03日
「我嘅中秋節」畫展
08月02日
慢條斯理狗 王十七平 X 王和平 | 必然的手口部勞動

文具控必看!《菊與龍》展覽 從文具細賞日本文化


甚麼是矢立?以前的人不捲煙草通通用煙管?古代文具小物的匠心獨運,隨時嚇你一跳。

兩依藏博物館現正舉行《菊與龍:十七至十九世紀中日東方藝術》展覽,展出中國明清兩代時期中國和日本兩地超過180件工藝品。展覽以兩大古代便攜器具「矢立」和「煙管」為主題,展出過180件工藝品,勾勒出十七到十九世紀兩地異曲同工的工藝進程。

由《菊與刀》到《菊與龍》 東方工藝美學

提到「文具控」三個字,大家可能第一時間會想到日本,作為文具大國,日本每年都會舉辦文具設計大賞,將細節的琢磨放眼至每一件小物之上。但原來早在幾百年前的日本,經已相當流行精緻的文具、煙具和家具設計,「文具控」原來不是現代人專屬的文化。兩依藏博物館現正舉行的《菊與龍》展覽,名字借用日本文化研究名著《菊與刀》,刀字轉換成龍,與代表日本的菊相對應,象徵中日文化的交互影響,從以產生出我們現在在展場看到的一件件東方工藝品。

拎得上手的古文具

展覽的一大特色,是以工藝切入而非高端藝術。前者來自工匠的精緻手工打造而成,一千零一件,但終究還是生活用品,不像藝術品般每每要入箱,將觀眾拒於兩米外遠望。今次很多展品如矢立和煙管,都是以日常使用的姿態置放在文房之內。訪問當日,筆者在導賞員的指引下,就放膽拿上手感受重量和質感,甚至觸動機關,打開墨壺,從頭到尾逐片細賞,感覺如同親身使用了一遍,實在感無法取代。

矢立(Yatate) 

古代文人的筆袋?

「矢立」是日本古代文人的便攜文儀器具,用來承載毛筆和墨壺,可謂文人雅士的「筆袋」。矢立形態五花八門,除了經典的「一支長杆加個壺」之外,後來亦因為明治政府強推「廢刀令」,而發展出刀劍槍械等武器 Fusion 形象,充滿著二次創作的玩味感。當時的文人墨客會透過這些隨身小物,彰顯個人品味和藝術修養。

工藝品之趣,是兼具美學價值與實用性,這麼多古代文具、煙具時至今日都仍然能完好保留下來,多少都反映出古代工匠手藝的精度。而前人對隨身小物的講究程度,亦非生於甚麼都大量生產的年代的人可以想像得到。

這個長近一米的巨型矢立,是一所日本老牌矢立工房大門口上生招牌,概念形同道頓崛的「蟹道樂」巨蟹招牌!

展覽現場 隱藏8疊塌塌米和室

今次展覽除了慣常地將展品一字排開展示外,還巧妙地利用空間說故事。甫入正門,會看到一個迷你茶室場景,策展人之一的Stephaine解釋,以往日本人抽煙都是與賞茶同步進行。點茶後,茶尚未準備好時,茶客就習慣抽一口煙培養情緒,一邊吞雲吐霧,一邊迎接茶香,是古人擁抱的午後生活態度。這場儀式一般的習俗,就成了這次展覽的開端。

走到最深層,又是一個塌塌米和室場景,不過今次樓底更高、面積更大更氣派。「這個和室是開始前臨時加的!設計模擬中日兩國以前的文房,兩國書寫文化的分野,一目了然。」Stephaine解釋,中國文人習慣要在高枱上寫書法,遠離「地氣」;而日本文人則習慣跪坐在塌塌米上用矮枱寫字,反而視之為優雅禮儀。這個小習慣,令兩國的家具、文具設計都有所不同,你又喜歡那一種書寫方式呢?

書桌見人生,中日兩地的書寫文化「高下立見」。

展場內藏兩個塌塌米和室,營造出日系和風意境。

《菊與龍:十七至十九世紀中日東方藝術》以兩大古代便攜文具「矢立」和「煙管」為主題,展出過180件工藝品,勾勒出十七到十九世紀異曲同工的工藝進程。

細賞日本文化1

煙管見茶道

煙草隨外國船隊自十六世紀起由葡萄牙傳入日本,並落地生根形成獨特的吸煙文化,包括用日本煙管吸食精細切割的煙絲,衍生出的各類吸煙用具。

展出的一件明治時期煙草盆裝飾精美,圖案紋理雅致,充分演繹日本吸煙文化對器物的精雕細琢。外觀優美的煙草盆,在日本茶道中被廣泛使用。

百多年前起,煙草文化滲透日本全國每個角落,男男女女都會人手一支煙管,不說不知的是,煙管都有分男女裝!

女生用煙管像上圖般比較幼細,大多會配備煙管套,十分講究質感;男用煙管通常比較粗和長,展覽中更有一支暗藏刀刃,難道是日本黑道的藏刀機關?

細賞日本文化2

落難武器工匠 轉行做文具

一路細賞,筆者心中不禁有個疑問:為何這麼多佯裝是武器的造型設計呢?牆上掛了一把短刀,刀鞘頂部暗藏墨壺,而刀身則是木製的假刀;另有一把火槍,槍身也是假的,內藏的是毛筆,沒有一絲攻擊性。

這不是《整蠱專家》的劇情,而是明治時代日本政府頒布「廢刀令」,武士從此不得帶刀出街,亦致令一眾武器工匠丟了飯碗。為了維持生計,工匠們就只好轉行製作矢立和煙具等小物為生,自此出現的一批文具用品,亦因而出現了刀、槍武器的影子,到底是工匠技癢加入武器元素?還是當時的人對武器仍然留戀?或許現在已經無從稽查了。

這隻金屬龍蝦就是工匠運用武器製作技巧組裝而成,不帶一枚螺絲,機關精巧且配備可動性關節,卻不過是家中的一個家具配飾。

古代日常器具,反映出昔日使用者的美學品味、文學修養,從中亦可以生動地呈現出一些鮮為人知的歷史事件。例如若從文房用具上看到百寶鑲嵌等誇飾,便可對中國傳統工藝的黃金時代得知一二。

與此同時,現在看來相當罕見的日本工藝品,其實是當時的武士統治階級和町人所要求製作。町人,是江戶時期產生的新社會階級,多為以貸款及售賣工藝品於其他社會人士而獲利的商人及工匠,常以漆藝及大量鑲嵌裝飾矢立及煙管等日常器具,可說是這批文物的「設計之父」。

細賞日本文化3

政府廢刀 民間將文具做成「武器」

「廢刀令」的出現,令矢立的外觀設計混雜武器元素,假裝是刀刀槍槍;但反過來,原來當時亦有人真的將文具當成武器使用?

明治政府禁止帶刀,但治安問題持續,民間為求自保,就流行將矢立、煙管等小物做成巨型武器傍身,威力好比大鎚、棒球棍,合法之餘,又可以保障個人安全。當時的工匠會使用金屬等結實沉重的物料製作這些假裝是矢立的防身武器,用途跟摺凳一樣,都是保合家平安!

細賞日本文化4

中日美學大比拼 共通點竟是松、竹、梅?

談到中日的美學共通點,策展人之一的Stephanine特別提到「歲寒三友」。「這是中日共用的一個主題。松、竹、梅在中國象徵高尚可敬的人格;而傳到日本後,用以象徵吉祥。其中松樹的象徵意義,在中國和日本也代表長壽和美德。」

細心一想,當代設計對原生、天然形態的追求,會形容是 Naturalism,而這份取自天地的共同設計方針其實早就滲透在古代的中日工藝之中。

如日本「大正」款紫檀小提盒(上圖),傳統造型的小提盒採用珍貴紫檀物料,面板裝飾有藍漆書法,包括唐代詩人李白(701-762 年)的詩作《峨眉山月歌》及日本文人寫於1921 年的段落,彰顯中國傳統手工藝及中日文化交流。

而在傳統日本書院中,常見於文台上的硯箱就習慣以蒔繪(在濕漆表面上佈以銀或金粉的漆藝)綴飾,以體現出江戶時代漆藝錯綜複雜的技藝及美學鑒賞功能。上圖這款工具箱上金碧輝煌的畫作實取材自《源氏物語》章節中的意象,氣派不凡。

《菊與龍:十七至十九世紀中日東方藝術》

日期:2019 年3月18日 – 8月15日
時間:星期二至六 上午10 時至下午6 時(需預約)
地點:兩依藏博物館(上環荷李活道181 至199 號)
票價:$200(包括導賞)

TEXT: 一樹
PHOTO: Billy
Installation Shot Copyright: Liang Yi Museum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