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0月06日
《Sip3 時間》
09月22日
「藏木於林」群展
10月12日
「一脈」台灣美學設計展
10月04日
「糖衣包裝」劉瑋珊及葉皓賢聯展
10月10日
「彼岸」貝瑞.麥吉個展
11月04日
柏林藝術節 2019
10月29日
第16屆香港亞洲電影節2019
09月12日
我們的荔園
09月25日
《現像•集納》

敬業綠葉 鄭家生


大台的御用乜乜乜一籮筐,癡綫佬、殺人犯、老差骨,是忠是奸,猶如京劇面譜,一望即知。鄭家生就是御用惡霸,或是龍虎武師出身,身材健碩中氣十足,演流氓特別入型入格,以致當惡霸至今三十年,從嘍囉擢升黑社會大佬也算經典。

鄭家生數十年來兼任替身、演員及武術指導,演過近二百部電視劇,多飾演惡人。

武指威水作

做替身,吊威也是家常便飯,不家常時就是死神鐮刀懸在頭上。「昔日有場戲吊著威也從四層樓跳到地面貨櫃車上,二三樓都是冷氣機、花架等雜物,貨櫃車的紙皮才鋪了一半,途中威也斷掉,鋼線散開,我拍向旁邊欄杆借力往外翻,直掉下去,剛好跌到紙皮上,只差一點點就出界玩完。」
自幼在戲班訓練出來的武功底子,在那電光火石間救了他一命:「外國特技人都分門別類,或水裡,或火裡,或高空,甚少撈過界,香港替身卻要十項全能,心口掛個勇字就上。」他擔任武指的《鎗火》獲提名金像獎最佳動作指導,結果雖敗猶榮:「獲獎的《紫雨風暴》是大製作,我們低成本卻高質素,法國也有隊記者專程來拍攝我們的製作,有這樣的肯定已經滿足。」說來掩不住那份自豪。

定型總比隱形好


一般認為,被定型是壞事,沒有發揮,沒有新意,鄭家生卻看得開:「多少人入行十餘年卻無監製記得,起碼監製心目中有我這個人物。年輕時樣貌較兇惡,也不及藝員訓練班出身的『企理』,人人都想做小生,惟有我去演奸角。後來每逢有惡霸角色,監製都說『搵家生囉』!」
大概在觀眾心目中,鄭家生不是被定型,而是成了壞人專家:「黑社會也分許多種,有惡形惡相的,有笑臉虎的,也有窩囊的。做閒散奸角做到觀眾認得我,都是大家的認同欣賞,不然誰耐煩認得你?」

我不混飯吃

採訪當日,進行濕版攝影超時不少,鄭家生卻爽快地說:「唏,出得來就預留一整晚給你們,最重要相片拍得好看,訪問做得順利。」執著成品質素,無怪乎會與合作三十年的大台分道揚鑣,轉投港視懷抱:「在無綫,對白說得不夠好想來多take導演也不准,流水式作業,一日拍幾十場戲,眾人都處於混口飯吃的狀態。港視的認真程度卻媲美廿年前的無綫。日曬雨淋地拍劇,無非希望齣劇好,多人收看。」
說了這麼多年「你當我流㗎?」,鄭家生練出一點也不「流」的演員觸覺,拍短片時不過給他兩句大綱、角色形象,他卻「三扒兩撥」,自編自演,對白、動作、走位全自動波,只NG數次,對白次次不同卻次次精彩。交戲如此,已道出為何這片綠葉長青。
https://youtu.be/l8I1nrNGh6g
#512 metro Pop
Text: Chelsea
Photo: Pazu Chan@萬象鏡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