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師John Ho 富利來畫展《東區物語》
發掘香港文創界新勢力

佇立北角近70年的皇都戲院、人稱「怪獸大廈」的海山樓、緩緩駛進春秧街街市的電車 ,港島東獨有的風景,都被在本地插畫師John Ho(何達鴻) 定格在畫展《東區物語》之中。畫展在富利來商場的手作飾物及選物店「八八九九」舉行,聽他細訴關於展覽和東區的種種後,才發現畫展雖名為《東區物語》,實際上其實是一則有關「死場」活化的《富利來物語》。

富利來小店 X 本地插畫師


素來喜愛發掘香港風景的John Ho早於2017年出版繪本《香港散步日常 》,當時以畫筆記錄了全港18區的風景,可惜因版位有限,只能為每區繪畫2幅作品,是次展覽則以港島東為主題,讓他盡情地把區內的美食、特色建築、大街小巷展現在大家眼前。畫展選址近期正在活化的富利來商場,但原來在不久前,John Ho也不認識這個藏身在巷弄的古舊商場,曾聽聞這裡是「死場」,豈料到訪後卻發現並不如是,更發掘了這裡獨有的魅力。「我發現這裡人情味很濃,不同的人在進行各種各樣的創作,好像一個Studio,令我也想加入這個大家庭。」而「八八九九」的店主NY亦一直希望能將本地藝術家融入社區,「大場地的氣氛可能會很“Odd”,人們也未必敢走進去欣賞藝術品,這裡感覺則很輕鬆,大家有傾有講,十分『貼地』。」於是在NY主動邀請之下,二人一拍即合,決定在此舉辦展覽《東區物語》。

近年,John Ho專注以iPad創作,但從未在展覽中展出電繪作品。

在東區土生土長的NY(右)一直很喜歡John Ho的作品,更笑言展覽是一個「自肥計劃」。


NY坦言,如果沒有活化富利來的計劃,在香港很難有空間到自己想做的事。

突破自己 拒變「老餅」


不經不覺,John Ho已創作逾20年,故此,他期望能為自己和讀者帶來新衝擊,見證他一路走來的各位,相信不難發現《東區物語》是他創作歷程上的一大突破。「如果不斷做『舊嘢』,就會愈做愈『老餅』。」於是他首度在展覽中展出電繪作品,並初次嘗試以拼貼形式創作。但在突破自己之餘,他仍舊保有他一貫的堅持——手感,「我的電繪其實也結合了手繪的方式創作,怎樣也有一份手感和人情味在其中。」由於過去的作品多為平面畫作,因此他希望能在是次展覽中賦予作品立體感,於是他閉關多時,創作了場內最矚目的拼貼作品——《皇都戲院》。「展覽無論如何都要有真跡。」他道出自己的堅持,手繪的筆觸是電繪無法取代的,他期望這些細節能讓人駐足細味當中的一筆一劃。


置於落地玻璃前的紙糊肉肉熊,由 NY 和 John Ho 合作製成, 前者負責塑形,再交由 John Ho 逐層上色。二人摒棄了大型商場展覽常用的玻璃纖維,以更環保的方式創作,同時亦體現了 John Ho 對手感的堅持。


細心一看,大家便會發現「八八九九」的吉祥物也藏身在《皇都戲院》的街道中。

為「死場」染上色彩


畫展在富利來商場舉行,因此這裡理所當然地成為了他筆下的其中一個主題,商場灰灰沉沉的外牆,和John Ho色彩繽紛的畫作構成極大對比。他和NY都期望終有一天,畫中的願景能成真。NY是最早加入活化富利來計劃的一批商戶,憶起初來甫到,商場只有零星小店的光景,形容情況好比「打喪屍」,因此當她看到John Ho筆下的富利來商場充滿活力,大為感動,「經歷了大半年,小店陸續進駐,就像是圖畫般有有盼望,我很希望這個地方會被油上顏色,也正朝著這個目標進發。」而這裡的鄰里關係,亦令John Ho感到窩心。在籌備展覽之時,場內的店主都不分你我,紛紛幫忙布置場地,附近的小店更願意在店內當眼處貼上展覽的海報為他宣傳,John Ho 由衷地說:「我覺得這裡遲早會是香港文創界的新勢力。」


以海山樓為題的畫作,寄託了香港人盼望。身處香港,每個人都恍若住在細小的氣泡中,渴望擁有私人空間的各位只想飛出蝸居。John Ho 表示,即使畫中主角的經歷不甚愉快,也想通過散發著夢幻氛圍的畫作予人治癒的感覺。


《隱世的小商場》是John Ho送給富利來的作品。


本地插畫師John Ho(何達鴻)
IG:johnhohoo
Text:Zinny
Photo:Jason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