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0月06日
《Sip3 時間》
09月22日
「藏木於林」群展
10月12日
「一脈」台灣美學設計展
10月04日
「糖衣包裝」劉瑋珊及葉皓賢聯展
10月10日
「彼岸」貝瑞.麥吉個展
11月04日
柏林藝術節 2019
10月29日
第16屆香港亞洲電影節2019
09月12日
我們的荔園
09月25日
《現像•集納》

插畫師系列:Furze Chan 人如有情 物也有情


放在案頭的一杯一碟,對我們來說只是死物一件;不過,對插畫師Furze Chan來說,它們全都富有生命力,透過她的筆觸能如實反映。Furze作品線條分明,風格質樸自然,畫的都是日常物件,感覺分外親切,看她的畫,總有「被治癒」的感覺。她所畫的東西看似簡單,但其實一筆一劃,盛載著她的思考,每幅畫都似是她和自己的一場對話。

惜物之人
Furze自3年前開始接觸插畫,最初多畫動植物,現在以畫物件為主,算是插畫界的一個異數。訪問中,她說得最多的詞語是「爽朗」,講的是自己的個性,也是她筆下物件的「性格」。她畫過食物、家具、文具,全部都有著爽朗的「性格」,感覺主觀卻十分直接。「譬如我很喜歡畫箱子,他們的線條都是很俐落的,對我來說它們是不作狀、爽朗的物件。愈有感情的物件,我就愈能感覺到它們的特性。」

Furze愛畫的都是一些在日常生活出現的東西,看似簡單,卻蘊含著她很多想法。「我覺得一幅畫的構成有很多思考在裡面,例如線條的粗幼、顏色的光暗、填滿抑或留白⋯這些都要經過思考。」由構思到落筆,腦筋轉上千百回,目的就是要精益求精,演繹less is more的真諦。

平易近人的木顏色
縱然近年多了人投身繪畫插畫之列,但多數畫水彩畫,用木顏色的屈指可數。小時候上美術課,老師總是由木顏色和油粉彩開始教起,慢慢才轉用廣告彩和水彩,不知是否因為這個原因,木顏色感覺上就似是小朋友用的顏料。畫了兩三年木顏色畫,Furze不認為木顏色孩子氣,甚至覺得它難以駕馭。「木顏色的質地鬆散,一開始用時有點難控制,但後來又發現到它的好處。它的質地比其他顏料溫柔和平易近人,也較貼近我自己的性格。」

除了木顏色,Furze亦試過用紅藍兩色的原子筆繪畫她的"Red Blue"系列。「起初是被原子筆的顏色吸引,那兩種顏色就是兒時老師改簿會用的顏色,讓我憶起童年。」Furze表示,用單色原子筆畫畫,概念像做版畫,亦因為原子筆不能擦拭,畫的時候更需專注。「原子筆畫不容許畫錯,準確性要更高,淺色的木顏色還可以擦掉,但原子筆畫一錯了就要重頭畫過。」

言談間,感覺到Furze為人絲不苟,對畫畫的要求亦很高。「曾為自己定下一個目標,想用最少的東西表達畫面,希望線條更明快,減去不必要小節,以空白表現立體的本身。」畫畫技巧尚可培養,但反省自覺的能力,卻不是人皆有之,推動著她進步的,正是精益求精的態度。

m=metro Pop    F=Furze Chan
m:畫畫必備的是甚麼?
F:要聽輕鬆的音樂,例如是爵士樂和純音樂,還有要喝杯茶。

m:最喜歡畫的東西是甚麼?
F:生活裡的東西,箱子是畫得最多;還有工具箱、午餐盒、紙箱都畫過,喜歡它們笨拙的感覺。

m:最害怕畫的東西是甚麼?
F:畫我沒有感覺的東西,或者沒見過、不喜歡、沒有概念的東西等,都會畫得很辛苦。

m:甚麼時候發現自己對繪畫的興趣?
F:大約在四歲。小時候最喜歡美術和音樂課,對我來說上美術課是一種享受。但同時接觸了視覺藝術,多了認識,反而畫畫的壓力大了。

m:最難畫的一張作品是甚麼?
F:用原子筆畫動物,一來時間緊迫,兩日內要畫三至四幅畫,平均每幅要花數小時,以致要通宵趕工。二來我覺得原子筆畫風比較適合物件而不是動物,和我本身的想法有出入。


Furze Chan
為全職插畫師。喜歡以木顏色繪畫日常物件,亦常以動植物作繪畫題材。她曾在2016年舉辦《Red Blue》個人展覽,展示她一系列以紅色和藍色原子筆創作的作品。

相關文章

#577
TEXT:NATALIE
PHOTO:FRANKY、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