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9月20日
《達文西:藝術與科學.過去與現在》展覽
08月24日
「No Big Deal I Want More」Andy Dixon 個展
08月09日
Pinkoi "This is HONG KONG" 特展
08月02日
「自宅字築」文學 x 視藝展覽
07月10日
「阿叔的自由意志」展覽
08月07日
iBakery台南巧美味主題限定店
08月07日
【盛食派對】市集
08月10日
與王迪詩一起分享小確幸
08月03日
「我嘅中秋節」畫展

按下快門的瞬間


隨著菲林相繼停產,我們就知道,菲林攝影正慢慢步向末日。菲林將人們帶入影像的世界,記錄人生百態、歷史時刻,卻終將從攝影界消失,這是一件可悲又令人惋惜的事實。
目前的攝影市場,數碼是絕對主流。科技發展為我們帶來便利的同時,也改變了很多生活的本質。從前拍攝的每張照片都會沖曬出來,小心翼翼放入相冊保存,視如珍寶。如今在影像的世界,真假都難辨,更有誰會珍惜按下快門的瞬間?拍得不好,重拍便可,刪除的那刻連猶豫都顯得多餘。數碼賦予我們選擇的權利,但菲林卻教會我們懂得珍惜。因此至今仍有一小撮人依然流連在菲林世界中,是甚麼令她們如此沈迷?

Topaz 商業世界的菲林情懷 梁詠珊(Topaz),坊間不少人稱她為「余文樂專屬攝影師」,皆因由余文樂主理的「MADNESS」服裝品牌所有lookbook幾乎都是由她操刀以菲林機拍攝。雖然作為一個商業攝影師,藝術和商業兩方她都不想捨棄。所以在客戶可接受的情況下,都會大膽提議以菲林拍攝。雖然有點冒險,但一切源於太愛菲林的質感。久而久之很多客戶逐漸開始接受菲林,讓商業攝影也可有更多嘗試。



Topaz以黑白菲林拍攝的《志明與春嬌》電影劇照,相片充滿獨特的質感。
漏光是一種反叛 以菲林作商業攝影,Topaz並非第一人,也非唯一,但她的風格卻令人印象深刻。初看MADNESS lookbook,幾乎每張照片都漏光,還以為是後製,Topaz親自解畫:「漏光代表一種反叛的情緒,也是一種失誤、缺陷。當商業攝影要play safe,兩者相遇下,營造出特別的衝突感,這就是我所追求的。」Topaz更指,喜歡在回卷菲林時快速開合相機背蓋,刻意營造漏光效果。「雖然現在很多apps也可仿造菲林漏光,但那些效果都很假。如果真的喜歡,何不直接用菲林拍攝呢?」她表示自己最喜歡夏永康和 Ryan McGinley那種隨意、自由的拍攝風格,所以在創作時也是感覺先決,隨性按下快門。


愛用平價菲林 現在市面上流通的菲林已「買少見少」,Topaz表示非常珍惜,「我擔心以後無菲林影,所以每次見到都會買50卷左右。很多人以為攝影師一定買最貴最好的菲林,其實不然。拍廣告或時裝,我愛用平價的彩色菲林,我很喜歡平價菲林那種粗粒感,例如AGFA。而拍攝電影劇照,我則愛用黑白菲林,電影感較重,反而極少用昂貴的專業菲林。」
菲林攝影本就是個充滿驚喜、無法預測的過程,不同人拍有不同效果,這正是菲林吸引之處,也是其無可取代的特色。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還好我們生存在這個菲林與數碼並存的時期,才有機會接觸菲林這唯美的世界。何不好好珍惜,很多東西不知還能維持多久。

Topaz的第一部菲林機,是爸爸留給她的Nikon FM。後來她也購入FM2及FM3A,工作時則多數以FM及FM3A拍攝。

Profile
梁詠珊
Topaz
畢業於浸會大學傳理系,先後加入"Cream"、《東TOUCH》及《號外》雜誌,擔任文字及圖像工作。曾旅居倫敦及柏林,亦擔任過《志明與春嬌》、《東風破》等電影劇照拍攝。現活躍於香港,從事商業廣告、時裝及雜誌拍攝工作。
metro Pop #559 Coverstory
Text-竺
Photo-竺、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