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捲煙》——從夾縫中憧憬美好香港

近月有多部港產片上映,於今日正式上映,並由新晉導演陳健朗執導的《手捲煙》正是其一。電影為「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第四屆大專組的得獎作品,由林家棟和尼泊爾裔新演員Bipin Karma 主演,講述一段退役華籍英軍和南亞「古惑仔」之間的江湖情誼。這部黑幫電影的可貴之處在於,能讓觀眾在仇殺中見浪漫,在亂世中見道義,在夾縫中仍能想像美好。

「唔講一,唔講三,講義!」



一根手捲煙,燃起了二人之間的情誼。電影中的金句,「唔講一,唔講三,講義!」亦點出全片的宗旨——義氣。電影講述退役華籍英兵關超(林家棟飾)因軍階低下而得不到居英權,人到中年且生活潦倒。在機緣巧合下,遇上因為偷走價值不菲的毒品,而被黑道追殺的年輕南亞「古惑仔」文尼(Bipin Karma飾)。誤闖進關超家中的文尼為求活命,答應給予手頭拮据的關超一百萬,作為讓他匿藏於此的交換條件。原本獨善其身的關超,漸與文尼相知相交,惺惺相惜。當關超負上巨債之時,文尼願意為他作毒品交易;當文尼被黑道中人捉走,關超亦決意捨命相救。二人都是被社會遺忘的人,生活在夾縫中的人談錢,本是理所當然,但導演為角色賦予了有情有義的一面,可以說是浪漫,也可以說是「離地」,但這種對道義和善良的堅持,恰好為當下的社會帶來希望。

手捲煙的隱喻貫穿整部電影,寄人籬下的文尼原本只能在關超外出時偷煙,及至後來二人一同抽煙,更為對方捲煙。煙絲燒盡,但情義不散。


《手捲煙》為演員陳健朗首部導演作品。



江湖老大大口泰(袁富華飾)在生死關頭供出小弟辣雞(白只飾),導致「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局面出現。

真‧種族共融:一視同仁


社會高舉種族共融的旗號多年,「成果」有目共睹,《手捲煙》告訴大家,真正的種族共融,應該是一視同仁。電影在處理這個議題時,並沒有過分強調角色在膚色、背境上的差別,而是著眼於他們的相同之處。雖然電影中的角色都稱呼文尼為「南亞仔」,但各人其實都不過是社會的邊緣人,在同一汪濁水中浮沈。劇本中有一句對白寫得非常精警,「行起衰運都無分你哋我哋啦,Fair?」無分你我,互相扶持,正正是導演在電影中寄托的美好願景。

林家棟以零片酬接拍本片。



電影尾段有一場長達7分鐘的打鬥戲,團隊以一鏡到底的手法拍攝。導演陳健朗表示,該段重頭戲是參考韓國導演朴贊郁經典暴力美學電影《原罪犯》。

香港人的身分認同


「何謂香港人?」關於身分認同的命題,歷年來在不同的電影中遭到反覆叩問,導演陳健朗亦通過《手捲煙》回應時代。在九七回歸之際失去身分的關超、南亞裔青年文尼、從內地來港的按摩女郎,他們全都竭力在夾縫中掙扎求存。至於片中的重要場景——重慶大廈,則有「世界中心的貧民窟」之稱,同樣是位於鬧市的夾縫中。而香港人則是一直置身於歷史的夾縫中,無論在殖民地時期,抑或九七回歸後,都擁有曖昧不明的身分認同。電影的責任在於呈現,而非給予大家明確的答案,不過在片尾字幕中,團隊將電影致予「一眾為香港電影默默耕耘的人」,寓意不言而喻,其實只要為我城付出,就是香港人。


關超家的擺設雜亂紛陳,櫃門上仍掛著殖民地時期的徽章,客廳內卻又突兀地放著幾部時下流行的夾公仔機,將這個混亂的場景視作香港的縮影,亦未嘗不可。


電影開首,關超與幾位兄弟服役期間的片段,在位於邊境禁區旁邊的沙頭角紅花嶺拍攝,工作人員和演員步行接近1小時山路,才能到達該處進行拍攝。


TEXT:ZINNY
PHOTO:由安樂影片提供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