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作玻璃 透視浩瀚宇宙

2018-01-30     藝文集

宇宙與星空的主題神秘迷人,Klass Glass品牌的設計者Klas就將星雲摘下,永恆收藏在這顆小而剔透的玻璃墜飾內。上期介紹的曉至手作人自學陶瓷,無獨有偶,Klas的玻璃燒製也是自學而來的工藝。每每轉動,玻璃球內的世界都起著萬千變化,軌跡與星塵隨著光暗浮動,你會不期然感嘆玻璃工藝的鬼斧神工。

Klas的玻璃星球設計相當細緻,在不同的光源和角度之下,可以看見不一樣的景象。

手作宇宙星球

做一門屬於自己的純手作工藝,是Klas一直以來的想法。機緣巧合下,Klas接觸到玻璃這個媒介後便已著迷,自行研究Lampwork(燈工藝術),練習期間不斷上討論區、到YouTube看教學影片,沒有接觸過玻璃工藝的Klas便是如此由零開始。即使懂得製作原理,也未必懂得燒製玻璃的技巧,Klas在過程中摸索,後來成立品牌Klass Glass,一做便是四年。

Klas的玻璃作品多圍繞宇宙這個命題,背後竟有一種浪漫:「大多物料都無法承受燒製玻璃的高溫,蛋白石卻與別不同,與玻璃相得益彰。將蛋白石放於玻璃球內恍如星球,自然而成一個宇宙世界。」除了宇宙之外,Klas的作品也多見大自然,如海葵、河流等設計元素,Klas解釋:「在玻璃球裡以大自然說故事,好像可以抽離一點看這個世界。生活上一些煩惱事,也能因此看淡。」

燒製玻璃的原材料均是由Klas遠從美國進口。

燈工(Lampwork)
玻璃工藝種類繁多,不同大小的製作有相應的工藝和技巧。燈工是以火槍加熱並軟化不同顏色的玻璃棒,再利用工具塑形的一門手工藝,常用於首飾及小擺設等的製作上。

Klas:「這門玻璃手藝,是機器也無法做到的。」

多變的燒製工序

除了有些作品做出水滴形狀之外,Klas的玻璃星球全以球體呈現:「圓是代表完整。」Klas這樣說著。燒製玻璃的工藝毫不簡單,即使筆者當天在旁觀看,也未必看出一個所以然,Klas解釋:「燒製玻璃的時候,過程會出現許多變數,像是蛋白石的位置、燒成星軌的煙圈皆無法控制。」全憑累積的經驗和作為設計者的眼光,從玻璃球的細緻度、構圖到顏色運用,Klas都要觀察玻璃的變化,並即時構思出最美的效果。

玻璃遇上千度高溫時會軟化,Klas便依靠轉動和不同工具塑成理想形狀,最後放進高溫窯中令玻璃穩定。玻璃星球內層層相疊的星軌,Klas指是以金或銀燃燒而來。當金屬燒成二千度高溫以上時,便成為氣態化成煙絲,更會產生不同顏色,這一縷煙被Klas困在玻璃球中,再轉動成不同層次,便化成如夢似幻的星軌。燒製過程多變又無法掌握,所以每粒玻璃球都是獨一無二,Klas認為這便是手工藝的可貴之處:「這門玻璃手藝,是機器也無法做到的。」

玻璃也有不同顏色,Klas多以深色的玻璃作為底色襯托,以突出星空的閃爍。

當玻璃棒遇到千度高溫,會柔軟得像麥芽糖一樣。

Klas:「當我決定做玻璃工藝的時候,也決定了這是我想做一輩子的事情。」

職人的堅持

Klas表示,現時懂得燒製玻璃的工藝者已是鳳毛麟角,每粒玻璃球背後的手工價值彌足珍貴。Klas曾遇一位爸爸要求玻璃球中放進四粒蛋白石,兩大兩小代表一家四口,還要以三粒圍繞一粒,就像是三父子包護著媽媽,不但考驗手藝,也是對手作傳遞心意的一份信任。Klas也曾到日本和新加坡擺手作市集,即使日本已有不少專業的手工藝者,也有客人會欣賞和購買Klas的手作品;然而新加坡的反應則不如日本及香港,Klas認為或許是因為當地人對手工藝品的接觸不多,未必了解手工藝的價值,但他如此相信:「即使不是每個人都懂得手工藝的價值,但設計師對自己的態度更為重要,就像日本職人對自己的堅持,他們一生人就只專注一門工藝。當我決定做玻璃工藝的時候,也決定了這是我想做一輩子的事情。」

Klas說並不擔心別人模仿,有眼光的客人自會看見手工的分別。

Klas指玻璃星球可佩戴至少數十年,不如銀或銅製的首飾會氧化,而且實心燒製的玻璃也不會輕易跌爛。

Facebook: Klass Glass

#593
TEXT SNOWY
PHOTO NICK

相關文章

ISSUE 664
ISSUE 663
ISSUE 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