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情歌】用文字演一場廣播劇 鄺俊宇

2020-02-07     本土熱 藝文集


情歌有千千萬萬首,古今中外,數之不盡,作家鄺俊宇則獨愛80 年代的廣東情歌。「我覺得80 年代是香港創作養分最濃郁的時期,當時的歌詞總是精練而直接,如黃霑所言,大樂必易,愈是偉大的音樂定然是簡單易明的。」簡單卻豐富,直接而精準,當然是最好,但廣東話有9 聲,要做到這點談何容易。

「所以廣東情歌之所以難得,絕對要歸功一眾作詞人,他們在複雜的語言下寫出了許多無可取替的經典。而一首好的情歌必須要有共鳴感,仿佛在訴說著自己的故事,其實也是在訴說著千千萬萬個人的故事,再引領著你離開負面情緒,找到情緒的出口。」鄺俊宇口中的好情歌,就如其作品一樣帶來共鳴。

當初,他在網絡上發表散文,繼而出書成為作家,最後在作品中加入廣東情歌歌詞,激發起讀者更多的鍾情與共鳴,從中找到情緒的出口。他表示,把作品與歌詞結合這個念頭,來自於兒時聽廣播劇的感受。「廣播劇影響我至深,用聲音去演繹一個故事,然後在故事的起承轉合中加入音樂作背景,由音樂推進劇情,我就是用這種模式去寫我的作品,化身成為一位文字版的DJ。」

-《煙霞》容祖兒

#遊遍了天下 前路的風景 蓋著了煙霞

「遊遍了天下,前路的風景,蓋著了煙霞。」這是《煙霞》的歌詞,由林夕作詞,也是鄺俊宇最喜愛的廣東情歌。他說:「始終他也相信,文字是有重量的,可以走進不同人的生命。」陪著讀者遊遍天下,掀開煙霞,用文字上演一場又一場的廣播劇,正是鄺俊宇將作品與廣東情歌融合的原因。




鄺俊宇(作家)

鄺俊宇。香港立法會議員、註冊社工、作家,2014 年出版首部散文作品《愛你,若只如初見》,半年內再版7 次,最新散文作品有《我們在一起》。

TEXT:FUNG

相關文章

ISSUE 671
ISSUE 670
ISSUE 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