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情歌】愛情是人來人往、後知後覺 林若寧

2020-02-11     本土熱 藝文集

情歌比誰都懂我們的心,旋律雖動人,但更觸動到心底的,是雋永的歌詞,仿佛有一股莫名的力量,使我們感動、共鳴、成長、療癒,感同身受。而填詞人就好像向你拋出救生圈,讓你在情海中得到依靠。著名填詞人林若寧執筆近20 年,熱門情歌如恆河細沙,筆下罕見撕心裂肺的故事,反而多寫平凡人浪漫卻揪心的感情,關心小人物在愛情裡的自卑,透過筆墨,都變成了自愛。

他說寫情歌的由衷:「我寫歌詞,是有想法和感受要表達才寫,一首令人回味的歌,詞一定要角度新穎,二要對人有啟發,才會觸動聽眾,但一定沒有『成功的情歌』方程式。」寫詞最緊要有人共鳴,你總能在他寫過的情歌中,找到愛情中的自己──無論是為著他人,或是為著曾經的自己。

來自電影的觸動
十年前林若寧為陳奕迅寫《七百年後》,橫掃多個最佳歌詞獎,在詞壇樂壇都獲得注目禮,足見其文字功力。林若寧說,電影是他最大的創作靈感泉源,再借題發揮,「這首歌借電影《太空奇兵.威E》(WALL-E)寫環保、談未來,但其實是寫給太太的情歌,在破壞殆盡的世界,『仍然有你的忠心愛侶』。又例如AGA 的《無期》,當中『想分享你半個耳筒』,便來自電影《一切從音樂再開始》(Begin Again)最浪漫的一幕,男女主角共用一個耳筒,分享最愛歌單。」

《櫻花樹下》・張敬軒

#明日花昨日已開

不得不提張敬軒的《櫻花樹下》,是其作品中被公認最經典的情歌之一,寫電影《秒速五厘米》那種青澀戀愛,抵擋不過大時代的無奈感。曾萌芽的愛戀還未變成愛情,便戛然而止,觸動不少樂迷情緒。林若寧說,歌詞正正表達了他對愛情的想法,「愛情必然是後知後覺,在事過境遷後,才憶起曾經約定的期待,才遺憾未趁櫻花正開時示愛。『明日花 昨日已開』,就是寫原本令人期望的未來,後知後覺已成過去,櫻花只能在回憶中再開。」

屬於林氏的愛情
林若寧師承林夕,他覺得,夕爺把每一種戀愛情緒都寫得細膩深刻,他更視《人來人往》是教材。「歌詞將人來人往的人生,比喻成酒局上,上演著寂寞都市故事。層層遞進描寫男女想填滿寂寞縫隙的戲碼,而殘酷的真相,在副歌直接擊中聽眾的心:『閉起雙眼你最掛念誰 眼睛張開身邊竟是誰』。十數個字帶來的震撼,把愛情的殘酷和無奈寫得淋漓盡致,一唱就內心震顫、『起雞皮』那種。」

相比林夕,林若寧的愛情觀較「佛系」,對愛情更豁達,把愛情看得透徹,筆下療癒聽眾心靈。再說《無期》,林若寧特意融入兩首林夕為王菲寫下的名作,「王菲其中一隻唱片,第一首歌是《暗湧》,第二首歌是《約定》。《無期》中有句歌詞寫男女一起聽過《暗湧》之後,還未聽到下一首《約定》,這段愛情就沒有下文了。」面對似有還無的感情,無論選擇住在幻覺裡,還是面對現實,也是浪漫的。



想寫黑暗系情歌
填詞人就是不認識你,卻是最了解你的人,好像活過你一樣的人生,每句歌詞都「中」,因為在愛情裡,我們沒有不同。即使是以前和現代的愛情觀,林若寧也認同分別不大,「例如80 年代盧國沾寫《找不著藉口》,那年代的歌曲較短、旋律較簡單,沒多少空間表達情感細節;但現在歌曲篇幅較長,情境編排上可寫得更多更細緻,如寫毛衣可寫出《傻女》,半張廢紙可寫成《垃圾》。近年更流行續集歌曲,或用數首歌去完成一個故事。儘管表達方式不同,但都是寫愛情的喜怒哀樂,最重要是觸動人心的共鳴。」

且問林若寧還有甚麼愛情故事題材還未寫?「想寫好似《黑暗中漫舞》這類黑暗哀傷的歌,開始是淡淡然地像耳邊的絮語,愈往下愈加陰沉。情歌不一定要聲嘶力竭,深愛一個人的時候,也會有沁入骨髓的灰暗。」如果音樂是生命,歌詞就是靈魂,情歌歌詞更是擊中你靈魂深處的電流,但是,也是陪你度過好些日子的靈魂伴侶。

TEXT:EUNICE

相關文章

ISSUE 676
ISSUE 675
ISSUE 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