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0月06日
《Sip3 時間》
09月22日
「藏木於林」群展
10月12日
「一脈」台灣美學設計展
10月04日
「糖衣包裝」劉瑋珊及葉皓賢聯展
10月10日
「彼岸」貝瑞.麥吉個展
11月04日
柏林藝術節 2019
10月29日
第16屆香港亞洲電影節2019
09月12日
我們的荔園
09月25日
《現像•集納》

【懸疑都市】陳浩基 港產推理作家的光芒 


有媒體以「港版東野圭吾」形容陳浩基,這個稱呼毫不誇張。同樣以理科背景進軍文壇,以計算機科學系畢業的陳浩基,以長篇推理小說《13.67》衝出亞洲,版權售到法、加、韓等12個國家,導演王家衛亦已買下小說版權,反應之熱烈連作者也始料不及。

「我自小就愛看推理小說,但直到十年前才真正嘗試寫故事參賽,出道頭幾年很難維生,近幾年才靠這本小說打響知名度。成為作家前,我做過程式設計的工作,每個細項都要計劃清楚,任何流程圖、資料庫、特殊情況必須預想清楚,這種思維跟我創作故事的準備工夫也很相似。」

陳浩基
香港推理小說作家,09年正式出道,11年以《遺忘.刑警》榮獲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14年出版《13.67》後登上事業高峰,去年日文版上市,更連奪「年度十大海外推理小說」第一位及「年度十大本格推理小說」第一位。


《13.67》被翻譯成多國版本。

「人的本能就是喜歡被騙,閱讀推理小說,就像欣賞魔術表演。」

寫推理小說似講笑話

正如大部分的典型推理小說迷,陳浩基的推理啟蒙,也是從福爾摩斯開始,大學時期再乘著台灣翻譯推理小說的熱潮,接觸到更多日本作家如京極夏彥、島田莊司的作品。以讀者和作家的身分解讀推理小說,陳浩基認為這類書種的關鍵,在於最後一下怎樣『出拳』。「比起追求作者與讀者鬥智的公平性,我更著重詭計的呈現。寫推理小說就像講笑話,在結尾必須製造到令人嚇一跳的punch line,才算得上成功。我寫推理小說的習慣,一定是由謎底開始想起,而且這個punch line多數不會變動。要將推理小說寫得有趣,懂得『欺騙』讀者也很重要,例如以一個詭計包裝另一個詭計,適時誤導一下讀者。」


陳浩基以《遺忘.刑警》榮獲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

本格推理的極致
陳浩基最被震懾的推理小說橋段,是島田莊司的《占星術殺人魔法》。「六具殘缺的屍體被分埋在全國各地,各自更被割走一部分器官,是個相當瘋狂的詭計,就連《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後來也抄襲橋段。 另外,綾辻行人在1987年寫成的《殺人十角館》,不但將阿加莎.克莉絲蒂的《一個都不留》玩得淋漓盡緻,風格更異於當時流行的社會派,該年亦被稱為『新本格元年』。」

人類本能喜歡被騙

香港人喜歡看懸疑故事,網絡就有不少以此為題材的作品,總能吸引大量讀者「追故」。都市人每天營營役役,面對的壓力有夠沉重的,何以仍樂於費勁,投進懸疑的漩渦裡?陳浩基覺得這種心理,就如欣賞魔術表演般。「人的本能就是喜歡被騙,當故事超出預期般發展,會為讀者帶來快感,而懸疑故事的特別之處,是當你猜中兇手或手法,又會產生另一種快感。通常這些故事都有點非現實,生活裡本應不會發生,屬於自身以外的體驗,現代人就以此作為情緒的出口。」


陳浩基跟日本著名推理小說家橫山秀夫。

除了尋求快感和逃避的心態外,推理小說也蘊含著正義的價值觀。好像《13.67》裡的刑警師徒倆,就為了尋找真相而東奔西跑。「求真求知是愛書人的共同興趣,這份求知慾和好奇心,正好體現在推理小說裡,即使各自的口味不同,喜歡閱讀的大都愛看推理小說。無論是偵探抑或警探,探求真相是為死者發聲的人權表現。只有在相當教育程度的社會,才會更進一步地跟你講邏輯。」

推理文學與大眾市場

推理文學歷久不衰,但華文推理小說卻長年處於弱勢,雜亂的類型不像歐美和日本般分類明確,陳浩基以自己的《13.67》為例,道出這個無奈的狀況。「細心留意《13.67》的書背,會發現文案避開了『推理』兩個字,目的就是為了吸引大眾文學的讀者。香港的推理迷很多,卻沒有渠道集合他們,加上香港人口遠比台灣、日本少,找讀者就要打大眾市場。外國推理小說經過多重篩選,翻譯出版的都屬金字塔最頂層;反之華文推理小說欠缺保證,對讀者而言,就需另外具備頭銜才有吸引力。」

華文推理小說的發展

東野圭吾、橫溝正史、江戶川亂步...對於推理迷來說,隨便也能說出幾個喜愛的日本推理小說作家,但如果是華文推理小說呢?陳浩基在推介幾本個人心水的同時,也向筆者細說華文推理小說的發展簡史。「早於30年代,上海作家程小青就寫過不少推理小說,只是後來經歷二次大戰、國共內戰和文革,台灣又實施戒嚴,以致無法傳承,直到7、80年代,曾任三島由紀夫編輯的傅博,返回台灣為出版社選書寫導讀,加上《推理》月刊雜誌的創立,在台灣掀起一陣推理小說熱潮。香港在90年代也有鄭炳南寫過推理小說,更舉辦過『香港推理小說選』,可惜始終屬於非主流的活動。」

港、台推理小說推介

文善《逆向誘拐》

「文善跟我,可算是同期的作家。文善的筆鋒可以寫得很女性化,也能刻劃到男生的心理。這本《逆向誘拐》贏過『第三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而且已被改編拍成電影,雖然小說中段比較平淡,但最後的那拳卻非常有力。」

李柏青《歡迎光臨康堤紐斯大飯店》

「這本小說集合推理迷喜愛的元素,飯店老闆凌晨在湖邊被槍殺,一起命案,四個偵探各自推理出真相。每個章節的主角都不同,寫作風格也不同,各自的推理都有所遺漏,要由下個章節的主角補漏,看過就會知有多精彩。」

雨田明《蝶殺的連鎖》

「這是我早前擔任『天行小說賞』評審的優勝作品,小說以現實的屯門作為故事背景,融合社會派和本格推理的元素,敘事手腕別緻,透過六個看似互不相識的人,合力葬送一條陌生的性命,反映社會現實的概況。」

#621
TEXT:C LONG
PHOTO:BILLY、受訪者提供、互聯網圖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