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勇字打江山

2020-03-19     生活派

無論何年何月何日,魁悟的阿偉總是 “Black Bloc” 示人,躲在廚房默默烹調,神秘中帶點江湖味。「我做生意不是用錢,我從來都沒有本錢,所有都是打仗打回來。」 聽著他的故事,還以為是電影情節,一個人如何憑個「勇」字把江山打回來。

故事從十多年前說起,當時阿偉只有廿五歲,替一間日本建築設計公司打工做跑腿,兼管理老闆旗下五間日本餐廳「炭燒狸」,負責代老闆傳口訊和找數。可惜他好景不常,老闆欠下過億債務,拖欠薪金,即使賣掉四間餐廳也不夠填數。正常人會選擇請辭離開,阿偉卻忠心耿耿,甚至向老闆伸出援手,「我透支了 6、7 張信用卡,借錢給老闆。為什麼?人夾人,我和他互相講義氣。」陷於財困的老闆當然無力償還,便將僅餘的一間餐廳分一半給阿偉,「但那半間未找管理費,未交租,只想搏一鋪。」

結果營運了幾個月便被商場收舖,被逼結業。「血本無歸,還欠下過百萬債務,爭足十幾年。」面對巨額債務,他寧願獨力還債也不甘於屈服,「等銀行同我申請破產,我不會自己申請,我不會投降,現已還了九成。」



一拍即合 終變內鬥

之後阿偉走到屋邨商場擺流動攤檔賣首飾,並抽時間幫家人處理設計項目,因而重遇一個曾訪問「炭燒狸」的記者,二人一拍即合,更打算合資開間小規模日本餐廳,阿偉負責提供從舊舖遺留下來的器材和傢俬,記者則負責出錢。「怎料中途他有個朋友想入股,變成那個人出錢,表示要開大間些,股份平均分三份,原來他想開完之後踢我走。」以防被奪舖,阿偉便秘密跟記者到會計師樓簽訂法律協議,轉讓部分股權,讓阿偉擁有 50%。


不少政界人士也是其座上客。

但內鬥並未就此完結,另一邊廂第三位拍檔亦挾著記者私下向業主申請退租,還派律師收舖,「十幾個律師樓的人站在門口,十足黑社會,逼日本師傅交出鎖匙,換走整個鎖頭,伙計無法開工。」之後更有兩架衝鋒車到場,指有人報案店舖盜竊。阿偉立即展示商業登記證及卡片等文件,解釋只是商業糾紛,警察才知難而退。他心不死,拼命跟業主周旋:「法律程序要糾纏一年,期間不能將舖租出,不如你交回按金,直接整間租給我。」業主首肯後,他便另覓友人投資,繼續營運這間高級日本料理。開業兩年終上軌道,計劃再開兩間分店之際竟發生 311 日本地震,很多人怕食材被幅射污染而不敢光顧,結果兵敗如山倒,由擴張變結業。

一人打天下

不服輸的阿偉帶著兩位日本師傅租下尖沙咀一間只有80呎的後巷店,打算重新做起。「他們做開壽司、刺身等高級料理,現在要踎後巷,覺得地方『唔掂』就走了。」阿偉一向只負責管理工作,對廚房毫不認識,但馬死落地行,於是買書、上網睇片自學日本料理,「開頭客人做白老鼠,初時質素不太穩定,中後期開始無問題。」由於食物質素比得上同區居酒屋,所以儲了一班熟客。


(左起)翠玉瓜 $13、大蔥雞肉 $28、安格斯牛 $58、豚肉車厘茄 $28


燒茄子 $58
有別於坊間的燒茄子,燒製時間較短,做到肉質軟嫩不爛。

2014 年終跳出後巷,搬到佐敦開了一間能容納約 25 人的居酒屋,至今仍堅持自己一個人打理。「要開分店,是要,不是想!因為不進則退,我並非一個喜歡守的人,我喜歡攻。」即使經歷多翻風浪,但勇氣依舊,未知下一章阿偉又會編寫出怎樣的驚險故事?



武士御好味燒
地址:佐敦文英街42號地舖
查詢:9105 0990(Whatsapp訂位)

TEXT:ELIM

相關文章

ISSUE 664
ISSUE 663
ISSUE 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