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遇上】八十年代DJ專訪 了解「落D」識女仔的年代

香港的七、八十年代令人留戀不無理由,仍屬港英政府統治的社會經濟起飛,當有一技旁身,總能賺到暖飽;顧好生活後,就放眼娛樂,令本地電影、音樂等流行文化都走到顛峰,雲集影視紅星的Disco當然熱鬧得水泄不通。九十後的筆者未能感受當年的夜夜笙歌,翻查網上資料,發現沒有太多有系統的記錄,懷舊網上群組內所分享的故事倒有滿多的,卻無法識別真偽。直至找到Thomas,才一解心中不少疑惑。「在七、八十年代,周末走到尖沙咀的人,大部分也是落Disco的。」DJ Afraid Thomas打碟40年,見證黃金歲月的歌舞昇平,憶起夜場軼事,仍覺唇齒留香。

勢不可檔的時Disco熱潮

與Thomas相約在佐敦的酒店酒吧採談,甫見這位身穿牛記、笠記的大個子,雙手插袋,予人一種「果然係食DJ呢行飯」的感覺。「就是因為長得高大,15歲就被哥哥姐姐帶入『Noon D』(下午營業的Disco),喜歡那個氛圍,便買器材回家打碟。」當時香港不少夜場都屬蔡氏家族所擁有,老闆看中了「識打碟的肥仔」,便邀Thomas到位於金域假日酒店地庫的Another World Disco打碟,以金沙骨、排骨飯作交換,DJ之路正式展開。「做DJ的確認識到不少朋友。還記得於80年代初,梅姐(梅豔芳)有次落嚟玩,對我說:『肥鬼!介紹個人你識。靚唔靚仔呀?』而在她身邊的就是張國榮。」說起這畫面,Thomas的眼神放得有點遠,仿佛哥哥再次站在眼前;同時令筆者大感驚嘆,當時的Disco潮流,就是熱得可讓一般打工仔和明星們共治一爐。


Thomas 15歲入行,當時的打碟報酬為金沙骨和排骨飯。


Thomas當時經常獲中外明星送贈大碟。

落D分時段 裝扮睇區域

大星以外,會到Disco娛樂的多是藍領、白領,他們都愛聽電台播放的歐西流行曲、追捧音樂流行榜,當DJ們打出「啱聽」的歌,氣氛自然熾熱得不可收拾。「一播不羈的風、愛情陷阱,場內的人就瘋狂了。」當時的Disco非常大眾化,有不少打工仔幫襯,通常他們早入場、早離開,因為翌日要上班;而由中午12時至黃昏6時營業的泛稱「Noon D」,一般以較相宜的價錢招攬學生客,年青自然血氣方剛,所以「Noon D」場亦較多打鬥畫面。

衣着方面,八十年代的Disco蒲友不時會仿效日本樂隊The Checkers的裝扮:長冷衫、格仔吊腳褲、白波鞋。有趣的是,當走到廣東道的Canton Disco、Hot Gossip、Manhattan等,頓時可見標奇立異的裝扮,如把頭梳到七呎高、大熱天時着皮褸、皮褲,連Thomas都笑言「頂唔緊」。


80年代的Disco現場,氣氛相當熾熱。


時至今日,仍有網民炒賣80年代Chicago Disco的會員証。

浮誇舞姿贏芳心

娛樂固然重要,但對不少年輕男女而言,結識可發展人選才是正事。Thomas指,隻身到夜場的女生會惹來「不正經」的嫌疑,所以女生們通常會結隊落D,比較「省鏡」的姊妹花會被冠以「七魔女」、「六傻」等稱呼(筆者聽到都有感尷尬)。當然,駐場DJ都好「識做」,每晚總有柔情慢歌時段,播着《Careless Whisper》、開咪表示:「接下來會播數首情歌,大家把握機會邀請心儀對象跳舞,互相了解一下。」Thomas又笑言,通常對方願意與你跳3首左右,就可成功取得電話了。

走到八十年代末期,卡啦OK盛行,不少夜場的營運模式轉至Disco與卡啦OK場地各佔一半;直到九十年代末期,卡啦OK的市場開始飽和,興起格調較狂野、主要播放Hip Hop和R&B音樂的Rave Party,繼而轉型成近代的Clubbing。問題時間,究竟Disco與Clubbing的分別在哪?見證夜場變奏的Thomas馬上回答:「而家落Club要有型,但從前在Disco場內所見到的舞姿都是隨意和浮誇。舞池上的人就像在耍太極、打麻雀、晾棉被、七旋斬似的,都不太介意別人目光,盡慶就好了。」對於Thomas而言,那個就是一起音樂、一起快樂的時代。


TEXT:Choiyu
PHOTO:Jason、由受訪者提供、網上圖片
VENUE:Terrible Baby@Eaton Hotel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