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一點獨處時間嗎?

身處鬧市,人聲嘈雜,要靜,不易;心思煩躁,思緒紛亂,要靜,也是不易。在梧桐寨村山水環抱之地,有一處靜舍供人獨自避靜。靜舍裡,身穿素衣,聽缽看雲,清空心靈,感受自然與藝術之美,讓人尋回一份恬靜閒適。

一趟靜心旅程

甫進門便嗅到焚燒艾草的獨特氣味,耳畔是若有似無的頌缽和流水聲。梧桐靜舍主理人文通會先請客人更衣。走到樓上房間門前,文通敲一下銅鑼,客人進內以三聲頌缽回應,便可以閉門開始靜修。房內陳設簡單,草蓆上放一矮長桌,上頭擱著半展卷軸。一盞孤燈一線香,和緩而悠遠的頌缽聲音不絕於耳。看窗外雲卷雲舒,心自然靜下。

如實觀照 放開對錯

靜舍的房間只預留予一人,無旁人在,自然少了分心和壓力。有人打坐冥想,有人發呆小睡,都是隨意。「靜不下來也沒關係。有人聽兩分鐘頌缽便可入定,也有人內心衝突不斷。放下期望,各人靜修的過程都不一樣,只管如實觀照。」然後在卷軸上的兩顆石間畫一筆,多數人會嘗試畫直線,但也有人按捺不住澎湃心情,在紙上任意揮灑。藝術表達沒有對錯可言,只管安心下筆。擱筆後敲響桌上頌缽,自會有人奉茶。

提升五感

靜舍佈置簡約,讓人專注內觀,五感亦變得敏銳。「有人下筆時忍不住流淚,因為剎那間他看見了自己從未察覺的急躁。其實我們本就有這樣的敏銳度去認知世界,但年紀漸長,我們變得太容易妥協、習慣,荒廢本能。」

擁抱自然 竹筆藝術

靜舍圍繞衣、缽、靜、藝四個範疇,但都離不開「自然」這元素。衣服以棉麻製成;頌缽以金屬打造;靜心也是連結身體自然律動的一部分;藝術則是文通揮就的竹筆畫:隨意滴墨到紙上,再用竹籤依著墨跡發揮,擱筆前都不知結果,但文通發現他完成的都是風景畫。畫看似抽象,留白頗多,觀者投射個人經歷在畫上便會在心裡構成一個新空間。

貴精不貴多


臨別時,文通請客人寫下獨處時的感受,以十字為限,免去客人的「作文」壓力。 有人覺得一小時避靜太短,文通卻覺得剛剛好:「時間太長反而讓人不知珍惜,愈發胡思亂想,不能摒除雜念。常言日落是 magic moment,短短十數分鐘便足以憾動人心,可見時間不是問題。」何況路遠迢迢前來避靜,已頗帶點儀式的慎重意味,交通時間也是心靈上的緩衝。然後靜舍再提供環境,讓客人反思自己過往的生命,產生自己的 magic moment 。

回歸城市 張弛有道


二樓放置不少百年頌缽,珍貴程度達博物館級數。 儘管於鄉郊開設靜舍,文通並非主張與城市割裂,人人當隱士去。「客人來僻靜一小時,回到外頭亦不見得能維持平靜,靜舍只是驛站,讓客人休息後帶著覺知回到日常,讓身體記憶牽引客人在生活裡尋找稍息的時刻。在家或辦公室裡也不妨清空一隅(那怕只是一呎乘一呎的空間),間中抽空看五秒,感受當中能量的流動。」僻靜很簡單(但不容易),但就看你願不願意安於簡單,尋回自己本來擁有的東西。

隨緣靜舍 奢侈空間


而且每個時段我們只會接待一人,讓客人在這個小時內完全擁有屬於自己的僻靜空間,在香港這算得上是奢侈。 開辦靜舍這念頭盤旋於文通腦海多年,但他一直沒有物色到地方,直至搬來環境幽靜的梧桐寨。而靜舍本來另有租客,故也沒有強求,也是待上手搬走才開放。梧桐靜舍被山水環抱,視野開闊,還可聽到河水、瀑布時而洪壯,時而幽微的聲音,確是適合靜修之地。「開設這地方只為了與大眾分享,我們不是做生意,免費開放,一切只隨緣,所以何時關閉也不知。而且每個時段我們只會接待一人,讓客人在這個小時內完全擁有屬於自己的僻靜空間,在香港這算得上是奢侈。」 Facebook: 梧桐靜舍 Text: Chelsea Photo: Franky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