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著笑著就哭了
德國「微型荒誕世界」諷刺現實社會

2019-11-17     生活派

望到以下數張微型作品,大家可能覺得好好笑及作品非常精緻,但細看下卻發現充滿著荒誕,悲哀的感覺。德國藝術家 Frank Kunert 致力創作微型藝術,當中一系列《Small Worlds》的創作更令他聲名大噪,引起不少人的關注。

《Small Worlds》的每個作品都建造得非常仔細,就連一土一木都繪製得栩栩如生。Frank Kunert 非常注重模型的每個細節,由攝影、構思及開始建造都長達數周、甚至數月才能完成。他希望透過作品,帶出社會上的陰暗面及諷刺現實,利用有趣、古怪及荒誕的模型方式演繹,但仔細思考下卻具有挑釁性及批判性的觀念。


Frank Kunert 的《Small Worlds》作品多達數百款,當中不少作品都讓人印象深刻,筆者挑選其中三款模型,相信香港人看到會立刻身同感受。

《One Bedroom Apartment》

在香港寸土尺金,劏房、板間房不以為奇,4、5個人生活在一個100呎的地方亦非常普遍。這個作品中,Frank Kunert 在一個洗手間內,放置床鋪,電視,櫃台等設施,恍如俄羅斯方塊般一層層堆起。就如香港居住環境一樣,只有火柴盒般的大小空間,但卻要容納幾個人及傢俬,所謂「小小空間,大大宇宙」。

《Menu a deux》

兩人晚餐,還是兩個人的晚餐?從作品中可見一張長枱,分開了兩邊角落,大家看似一同共進晚餐,但事實卻是獨自觀看電視,沒有任何溝通。在香港的餐廳中,驟眼一望全部人都自顧手機上的網絡世界,就算跟朋友、家人或情人吃飯時,總是機不離手,如跟手機吃飯般,而對方只是象徵性的存在。

《Office Nap》

香港工作長,在世界上排名數一數二。而「我要準時下班!」更是每個打工仔的願望,但往往事與願違。不但每日加班工作,有時更甚要將工作拿回家中處理。《Office Nap》將床與工作枱結合,比喻每天沒有上下班時間,人生只剩下工作,工作及工作。這個寫實的模型,是不少香港打工仔的心聲。

Frank Kunert 雖然是一個德國藝術家,但他的作品亦能貼切地反映香港的寫實情況,將城市的另一面帶給世界。曾經在網上有一段說話講述:「上世做錯了事,今世才做香港人」。在香港,不但物價高、樓價貴、房屋細及工時長等等的問題充斥著整個社會,更多的政治及民生問題亦開始浮現。雖然在香港生活確實艱難,但筆者仍然很喜愛這個地方。「同熱愛這遍土地,大家刻骨銘記,愁或喜、生與死也是香港地。」





TEXT:NYC
PHOTO: Frank Kunert

相關文章

ISSUE 671
ISSUE 670
ISSUE 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