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06月14日
《舊課本:那些美好的風景》展覽
05月23日
西爾維奧·珀爾斯坦藏品展 - 奮鬥不息
06月03日
福井洋傘展覽
05月27日
方由美術 彭劍《柳成蔭》
06月07日
《K11 Art Matsuri 芸術祭》浮世絵調原画展
06月05日
《西班牙超現實大師的狂想曲 – 達利》作品展

從填詞人到唱作歌手 陳詠謙


「好端端一個填詞人,怎麼跑去唱歌?」也許這是最多人想問陳詠謙的問題。

陳詠謙是填詞人沒錯,也是和音歌手,曾跟著陳奕迅到世界各地巡演《DUO演唱會》。

他寫過《高山低谷》,《矛盾一生》和Dear Jane愛情三部曲等年度hit歌,也有《尿床的啟示》和《沼氣》這些幽默大膽的side cut詞作。

拿過大獎,靜極思動,那年他跳進了另一範疇當起新人,為的是更自由坦率,用音樂說自己的故事。





陳詠謙

填詞人、歌手。中學畢業於九龍華仁書院,後考上香港大學音樂系,兩年後退學,當上和音歌手,曾組樂隊VEGA。2010年獲黃偉文邀請加入“Shoot The Lyricist”聯盟,正式成為填詞人。2013及2014年度「叱咤樂壇填詞人大獎」,今年以唱作歌手身分推出首張個人EP “Confession” ,簽約華納。

Facebook: 陳詠謙 Chan Wing Him




戲言成真


2010年,岑寧兒在《DUO演唱會》獨唱“The End Of The World”,陳詠謙正站在她身旁和唱,仍是偏瘦的高個子。剛開始寫詞的他沒想到,今年會為自己創作一首《脂肪葡萄》,對不斷橫向發展的身形自嘲和歌頌。也許他更沒想到,今天的事業同樣橫向發展,加入歌手行列。



填詞而優則唱?未必。「從小喜歡唱歌,入行卻因一句戲言。」流行音樂創作是團隊工作,填詞人交稿後,尚有監製、歌手和唱片公司數關要過,被要求改詞甚至被改詞是常見現象,作為新人的陳詠謙當然逃不過。「有次發脾氣,跟唱片公司講:不如我自己唱,便沒人改!對方竟然認真聽了,說未是時候,勸我先用心寫多幾年歌詞。過了數年,他打給我,說有天心血來潮走進老闆房間,告訴他我想唱歌,老闆認為可行,便開始跟華納接洽。」



從舞台側邊走到中央,從被改詞到包辦個人專輯,想必興奮非常吧?「在我的情緒圖中,興奮只佔很少。專輯推出前,我充滿憂慮,很害怕劣評如潮,反而沒人聽我不怕。腦裡充滿雜音,忘記了當初因為喜歡唱歌而唱歌。直至推出後,原來人們頗喜歡啊,憂慮才轉為安心。」

以陳詠謙之名站在台上唱歌,跟在後台和音是完全兩回事。




麻甩仔的告白


陳詠謙是個不折不扣的麻甩仔,談吐和歌詞都走幽默(加點囂張)路線,第一張專輯竟叫“Confession”。「我喜歡認錯。所有人都有錯,所以我用焚燒自己的方法去證明。正如跟老婆相處,總有爭執,我一定會先說出自己有何不對,跟媽媽和朋友亦如是。」



另一原因,是專輯內其中一首翻唱歌是《告白》(吳雨霏原唱,2012年),另一首是《字花》(薛凱琪原唱,2011年),再加五首新歌。「這兩首歌,各自有一種獨特氣質。我怕隨著年紀愈大,再寫不出這類歌詞。它們在我的作品中擁有很特殊的位置,記錄了某階段的我。」



新唱片均以陳詠謙個人角度出發,《不趕時間》是常常遲交稿的填詞人心聲,藉《脂肪葡萄》宣告「我叻仔我可以肥」。對剛為人父的他而言,《給兒子的信》更重要。「不單純給兒子,而是寫父子情。當時太太懷孕六、七個月,那種將為人父的想像,又想起自己老爸,真的把百般滋味寫進去。很希望更多人聽到這歌,必然會身同感受。」

陳詠謙和Wyman亦師亦友,師傅更拔刀參與《不趕時間》MV演出。




遇伯樂 儲經驗


2014年1月1日,陳詠謙首獲「叱咤樂壇填詞人大獎」,在台上感謝伯樂黃偉文,師傅在台下激動落淚。當年Wyman聽到陳詠謙為Swing填的《我有貨》,覺得「合耳緣」,邀他加盟“Shoot The Lyricist”,分享填詞工作和心得,二人亦師亦友。在Wyman身上最大的得著是甚麼?「任意妄為。在這地方長大的人,大多習慣自我審查,現在更甚。但創作是要與萬人為敵,才會開到一條新路。」



例如Swing《尿床的啟示》和陳奕迅《沼氣》的歌詞,在題材和用字上比較偏門和大膽。「可能是幸運,我沒學過,用自己方法填,令我在一眾新填詞人中被人留意,就因為我沒章法。」不過,隨著經驗累積,亦花心思鑽研,被改詞的情況少了。「要寫出受歡迎的主打歌,始終需要章法。當我想寫些踩界東西,就要有個很強的論點支持,也要向團隊說明可能出現的正負影響,不是一句『我喜歡』就可以。」

Writer VS Editor


他形容,創作人的腦袋裡長期住著一個writer和一個editor,互相依賴,互相制衡。「writer負責寫作,editor負責ban自己的作品。尤其是商業創作,很多時候editor比writer大聲,要習慣按捺著editor,先任由writer去寫,事後才改,否則作品會沒驚喜,慢慢會討厭自己。」





我悶得太耐 我要玩耍故我在
無謂要我改


──Swing《我有貨》歌詞




中同是人生良伴


2015年1月1日,28歲的他再次擊敗Wyman和夕爺,站上叱咤頒獎台,令不少人跌眼鏡,也證明新一代詞人抬頭。這次發表感言時淡定得多,他多謝村口士多的老闆娘,讓他從早上八時坐到凌晨來作詞。他又感謝一班中學同學,每次重聚時好像回到18歲般快樂。感謝中同是必須的。「中四那年,有個同學迷戀歌詞,迷戀林振強,經常和我講起。我聽得多開始感興趣,便去圖書館讀遍關於香港歌詞研究的書。」

感謝好友岑寧兒


有了興趣,如何入行?「中五考完會考,母親著我找份兼職,但我不喜歡補習。思前想後,不如填詞!幸好有個朋友叫岑寧兒。」岑寧兒的母親是劉天蘭,表哥是Swing的Jerald。「第一次試填,很稚嫩,還記得是『萬片雲,百般變,忽爾白兔,忽然間花蕊片片』!(大笑)」後來Jerald有首歌急著找人填詞,陳詠謙抓緊機會,完成第一首發佈作品,就是李龍基和李蘢怡合唱《明天你是否依然教我》。

是有種男人


“Confession”的好評令他有信心籌備下一張唱片,主題上希望更面向大眾,想寫某類人的生活。「其實是我的中學同學,而我是one of them。」嗯,傳統名校畢業的男生,大概已是社會賢達了?「表面風光而已!得得戚戚,受過教育但不太有教養那種人,哈哈!」即是陳詠謙自己。音樂上,會更歡快、groovy。「我演繹那些深情歌,大家都有點尷尬吧,還是寫給別人唱算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tz-ieNZvTw



#545 metro Pop

text: LORRAINE

photo: BILLY

venue: 辦館 LOF10 Bar D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