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2月06日
Garden of the Artisans 藝術節2019
12月06日
香港舞蹈團 大型舞劇《倩女.幽魂》- 載譽在港第三度公演
11月28日
《K11 X’MAS REFLECTION》聖誕藝術展
11月18日
「Breathe in Breathe out II 自圓其說」 視覺藝術展
11月27日
「但願 - 光芒再現 」升級再造藝術展
12月10日
《MEET YU NAGABA GALLERY - I’M YOUR VENUS》
12月20日
「日安時刻」展覽 中環食晏話當年
11月30日
JCCAC 藝術節 2019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8區】工廈 還有一線生機嗎?


Hidden Agenda被指聘請非法勞工,做了幾十年的工廈食堂突然被投訴違規。香港昔日工業蓬勃,今天的工廈內,工廠已所剩無幾,換來的是藝術家工作室、文青咖啡店、band房、劇團排練室;一切需要空間而又付不起天價租金的活動,在工廈內,找到暫時棲息之地。 然而,這是個灰色地帶,面對七十年代的法例,面對幾近無法成功申請到的牌照,他們只能在夾縫中苟延殘喘。社會需要向前走,但不合時宜的法例卻無時無刻地拖我們的後腿,違規違法就是落閘封艇的大道理,但所違的法例是否必然正確和合時?如果所有事情都可以用「違法」兩個字就能簡化,解釋和解決,這個城市將被抹殺太能多能,失去所有應有的色彩。
在國內的小酒館表演,辦live house的空間比香港大得多了。 工廈租金近年升幅令人咋舌,Adonian說十年前租地方練習,4.5元一呎,現在已升至15元一呎,升了三倍有多,以前地方愈大,每呎平均租金愈低,現在卻是一樣。被迫得走投無路,但香港地除了工廈,還可去哪兒?而且他們偏愛觀塘區,喜歡這裏的音樂氛圍,「當然也因為Hidden Agenda啦,有表演,把樂器推過去便是了,因為大家聚在一起,自能孕育出一種氣氛。」 或者有人會說,有樂隊表演的live house和表演場地不只HA,的確,就如tfvsjs也在E-Max表演過,但感覺始不同,E-Max是一些已有名氣的樂隊比較適合,因為場地大,要有足夠觀眾群,但小型live house如HA就可以孕育新冒起的樂隊。要謀殺一個地方,很容易,要謀殺一些正在萌芽的小苗,更容易。



倫敦拯救音樂場地 音樂是藝術,演奏音樂的場所也應該是有創意的,倫敦有大量的樂隊表演場地,但近年卻急劇萎縮,慈善團體Music Venue Trust(MVT)於2014年成立,目的就是要「拯救」這些「草根音樂場地」(Grassroots Music Venues),Adonian談到這個顧計劃,眼中閃着光芒,「他們會出錢出力保護一些小型的表演場地,有一整隊人免費做顧問,給意見,例如教場地負責人如何申請牌照。」 要保護小型表演場地可以去到幾盡?去年四月,倫敦市長甚至立例,如果要在表演場地附近建住宅或把商業大廈改建為住宅,就必先要獲得嘈音評估,若果過了某個指標就不能改建,一切以表演場地為大前提,「他們很重視音樂文化,Radiohead都是由這些地方開始的,然後才能為英國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這就是遠見!」要是在香港,band房大概是最早被迫離開的了。 TEXT. 舍利 PHOTO. WAI, FRANKY, BILLY 被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