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小丑吵吵 沒有抑鬱的日子


有一個故事是這樣的:在一個寧靜小鎮中,一位心理醫生總喜歡在上班下班時走到街尾欣賞一位小丑表演,諧趣裝扮的小丑的高能量演出總為他帶來歡笑。一天,有個人來求診,他說自己情緒很不穩,在世界上找不到快樂的理由。醫生便向這位抑鬱病人提議:「不如到街角欣賞小丑表演啦~」那人說:「我,正是那位小丑。」

吵吵:「我會賣力推開你的一扇門~」



學成歸來 同行欠交流
吵吵形容小丑是一種生物,她慶幸自己能遇上這種奇特的物種,讓她好好將自己的表演力與情感釋放。她沒有引文中的那位小丑般灰暗,但不管是人類和小丑都會有情緒起伏,都會遇上失落和不開心的時刻。時為千禧年,香港小丑表演並不流行,只限於一個主題公園,吵吵最初學成歸來,同行甚少,即使遇上了也只談公事,沒有太多藝術與心靈交流,吵吵感到孤獨。

獨門技巧減戒備
也因為當時香港人對小丑依然陌生,見到小丑總會退避三舍,不止小朋友會哭,家長甚至會抱著自己子女,不讓他們走近。「即使在英國學了一些讓觀眾減低戒備,令氣氛緩和的技巧,但始終因為文化背景的差異,很多方法都用不著。」但吵吵是一個充滿正能量的人,她反覆思考,自行研究出獨門技巧,令本地觀眾更投入小丑表演。加上千禧年過後,隨著小丑文化愈來愈普及,同行愈來愈多,現在的觀眾已不再像往昔恐懼小丑。



穿上小丑衣 負能量轉移
小丑表演需要高能量,穿上了小丑衣服後,你需要賣力地引觀眾發笑,為大家帶來歡樂。小丑的高能量表演,與吵吵的正能量是相輔相成的。這份正能量從何而來呢?「既是天生,也是小丑賦予。」原來一個人的負能量,可以透過一份喜歡的職業來消除。「當我生活上遇上困難,情緒失落的時候,我便全程投入小丑這個角色,將負能量通通釋放出去。」

不快樂源頭不重要
問吵吵覺得香港人快樂嗎?「最近香港發生很多事,人都走向兩極,很容易便不快樂起來。」吵吵認為,不快樂時未必一定要尋找不快樂的源頭,而是需要將負能量轉化:「不快樂的原因未必重要,也未必一定需要刻意尋找途徑抒發,反而是做一些適合自己的事,令自己舒服的事,已經足夠。」吵吵做小丑,找到了真正快樂的理由。

吵吵也受Robin william事件啟發,有所體悟:「我看過一篇文章,說小丑的不快樂,很容易會沉澱累積,但到底有多少負面情緒被壓抑,自己並不可能知道。我會做的,是在工作上找到enjoyment。」遇上一些不快樂的觀眾時要怎麼辦?「有時遇上某些觀眾很冷漠,會嘗試找方法,打開他的門,做些蝦碌誇張的舉動,有時甚至會挖苦一下自己,努力推開他本來已有一氣縫隙的門。對於那些完全門常閉的人,就別要搞他了,死硬~」一個比喻,兩重解讀,吵吵說做人也應當如此:「有時拼命想拉開一度門,怎麼也拉不開,那時候,推吧。」

相關文章

《傷心小號曲》(Balada triste de trompeta)
西班牙導演伊格萊希亞作品,榮獲2010年威尼斯國際電影節最佳劇本獎和銀獅獎最佳導演獎。故事講述一位生於小丑世家,身形肥胖的男主角,他父親死於內戰,生前曾叮囑背負太多痛苦的兒子做一個悲傷小丑,卻在馬劇團愛上了笑臉小廷的女友,結果一個被劈至只能扮演讓小孩尖叫的獸人,一個用鏹水洗臉,用熨斗熨上腮紅,二人追求與追殺雙管齊下,陷入了竭斯底里的三角戀。愛,讓人抓狂。

Profile
吵吵
曾於馬來西亞的小丑表演比賽中擊敗來自世界各地的數十位高手,成為小丑界的世界冠軍。她自小對戲劇擁有濃厚興趣,曾前往台灣日本等地修讀戲劇課程。直至有一次在英國跟朋友在公園排戲時遇上一位當了很多年小丑的老伯伯,誤打誤撞下參與了附近的一個clown festival,自此吵吵便跟小丑表演藝術接軌,到今天成為了獨當一面的成界級小丑。

#425
TEXT: RINGO
PHOTO: FRANKY, MICHA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