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09月13日
未.共研社 2019「創新的文化遺產」展覽

對「動作女星」的又愛又恨 - 惠英紅風光背後的辛酸


提起惠英紅,大家會聯想到「動作女星」四字,隨着她的武打終極之作《Mrs.K》上映,這四字快將成為過去。1981年,她憑武打電影《長輩》程帶男一角勇奪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自此與「武打」二字不可分割。然而鎂光燈背後的她,有苦自己知,並緩緩道出,之後一波三折的演藝生涯。

「動作演員名銜帶給我十年風光,亦帶來十年谷底。」

對「動作女星」又愛又恨
「動作演員」曾經令紅姐奪下獎項,紅極一時,亦與「惠英紅」從此畫上等號。在電影圈中找到定位,理應開心,她卻嘆氣:「這個名銜帶給我十年風光,同時帶來十年谷底。奪獎後我很短時間內被淘汰,又不能轉型,試過演一下閃出場的角色,又試過收一封利是當酬勞,我幾乎是『配角王』!」演藝圈大家都重文輕武,動作片片酬較低,她一直期望轉型,惟大家已認定她只拍動作片,加上歲月摧人,體力大不如前,好勝的紅姐直言最難接受自己被時代淘汰,浮浮沉沉的生活令她始抑鬱成病。


心魔劇照


殭屍劇照

欲摵走「動作片」標籤
患病期間,她全靠朋友在她身邊不離不棄,直至2005年,狀態開始好轉決定復出:「不斷打電話給不同製片人有無戲給我拍,同時暗暗決定,我要轉型摵走『動作片』標籤!」後來她遇到許鞍華、何宇恆,兩位導演,嘗試演更多的文戲,令她重拾信心,《心魔》奪獎是演藝圈對她的肯定。及後再接拍《Mrs.K》,她否認坊間所說還債給導演何宇恆:「在拍《心魔》前我患上抑鬱症,但他很堅持邀請我拍,當時因病我怕到Cut他線。三年後當他得知我復出再找我,我只是一個動作演員,他卻堅持邀請我演文片,因為這份信任我覺得不能再推,做人要有來有往。」因此,她決定再接下《Mrs.K》。


紅姐不斷強調一個人在低潮時的幫助要記在心,因此她向公司表示但凡何宇恆的戲,不問片酬都得先把檔期讓給他。


紅姐因新傷加舊患,最後決定《Mrs.K》後不再接拍動作片。


《Mrs.K》劇照

相關文章

棄多年名銜 下定決心轉型
拍《Mrs.K》途中,一向不用替身的她踢裂了胸骨和膝骨,身體不少舊患復發,她說:「我打了數十年,你話痛不痛?我一向博晒老命去拍,但傷患是長久。」復發加上新傷,令她有感是時候藉此機會退下來,見好就收。她笑說:「其實我後悔的!但我太了解自己,如果再有偶像或朋友邀請我,我拒絕不到,所以斷自己後路。」放下多年名銜不容易,但惠英紅是好強的,與其漸失動作演員光采,倒不如在高峰處退下,把最美好的一面留在觀眾腦海裡。


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

Profile
35年前紅姐憑《長輩》奪得首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亦是唯一一位憑著武打片榮獲影后殊榮的演員,從此得到「動作女星」名譽。患病復出後,憑《心魔》(2009)、《殭屍》(2014)及《幸運是我》(2017)發揮實力演技再獲影后及最佳女配角等殊榮。

#573
TEXT: Ellie
PHOTO: Nick、英皇電影數碼營銷組、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