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2月06日
Garden of the Artisans 藝術節2019
12月06日
香港舞蹈團 大型舞劇《倩女.幽魂》- 載譽在港第三度公演
11月28日
《K11 X’MAS REFLECTION》聖誕藝術展
11月18日
「Breathe in Breathe out II 自圓其說」 視覺藝術展
11月27日
「但願 - 光芒再現 」升級再造藝術展
12月10日
《MEET YU NAGABA GALLERY - I’M YOUR VENUS》
12月20日
「日安時刻」展覽 中環食晏話當年
11月30日
JCCAC 藝術節 2019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專訪導演畢贛 潛入記憶漩渦的造夢者 


關於夢、記憶與幻想,你會如何聯繫三者?三者性質上有點相似,如幻似真,撲朔迷離,都帶著抽象的畫面。能把三者那種虛實混沌之感,透過影像表現得淋漓盡致的人,筆者腦海中第一個想起的名字,是美國導演David Lynch。如今,華語影壇也有一位懂得「造夢」的後起之秀──畢贛,透過他如詩般的畫面,勾畫出現實、回憶與夢境交錯的曖昧影像。今年香港亞洲電影節邀請到了他來港,帶著被譽為「最瘋狂最夢幻」的新作《地球最後的夜晚》,帶同觀眾進入他製造的夢裡。

夢一般的黑色電影

如果要用一句話概括看完《地球最後的夜晚》的感覺,筆者會形容為「仿佛跟著導演做了一場夢」。跟前作《路邊野餐》一樣,畢贛以其標誌性的非線性敘事,於電影中把現實、記憶、幻想和夢境交織在一起,打破時間界線,遊走在虛與實之間,上演了一個他口中所說的「黑色電影」故事。雖然這次他在設定故事時,賦予一個類型化的標籤,但他依舊執著夢與記憶間的描述,把一個男人回鄉追溯往日愛人蹤跡的故事,拍出如夢般的質感。

電影由湯唯及黃覺主演,講述一個男人回鄉尋找謎一般的舊情人下落。

《地》的故事背景,設定在畢贛的家鄉貴州凱里,特別之處是發掘了不少被「遺忘掉的場景」來進行拍攝。電影裡一幕幕出現過的山景、廢墟、漏水的房間、無人的隧道,一一構成了畢贛電影獨有的美學。想必導演對與自己的故鄉,肯定有著一份能以割捨的情。

畢贛的姑夫陳永忠,這次依舊在《地球》中粉墨登場,飾演黑道老大。

一鏡到底的魅力

《地》之所以備受期待,當然離不開電影那個話題性十足的60分鐘3D長鏡頭。拍攝長鏡頭對於導演來說,是一件極具挑戰性的工作,因為要確保能夠「一take過」,無論是運鏡、燈光控制,還是演員的走位及演繹,都必須準確無誤。為了拍攝這個一小時的長鏡頭,劇組人員事前作出20多次的走位排練,正式拍攝也拍了5次才滿意。

問及為何喜歡以長鏡頭來說故事時,畢贛表示,這與生活的地方有很大的關係。「像王家衛導演的作品,剪接上較零碎,其電影節奏跟香港這個匆忙、充滿壓迫感的城市互相呼應。而在凱里,我們的生活節奏較緩慢,所以用長鏡頭來表達,很切合當地的氣氛。」至於3D部分,是他從拍攝《野餐》時萌生的想法。「3D影像那種立體,卻帶點模糊的成像,跟夢與記憶的質感很相近,我感覺這是對於兩者最直接和簡單的表述。」

電影中的人物,都有著與歌手或影星相同的名字,畢贛表示這令他們的身分更添神秘感。

「詩意影像」是這樣煉成的

畢贛直言自己並非擅長於雕琢劇本,也不像大導演們有著想要深入研究的課題。他的創作靈感,來自於普通人思考的事情。「我關心的跟普通人關心的差不多,普通人會做夢,會面對時間流逝的孤獨感,會忍耐周遭不如意的事情等等,我想這些就是形成我拍攝電影的材料。」

話雖如此,仍難掩畢贛是一位很有想法的導演。他的作品中,那些抽象的電影符號,一氣呵成的長鏡頭,還有不時出現的迷人詩句,看得出他嘗試從許多電影大師的養分中,建立出一種屬於自己的風格。看畢贛的電影,有人說看到了侯孝賢的影子,也有人說看到了塔可夫斯基式的運鏡,還有人說看到了王家衛的美學概念。對於種種的評論,畢贛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別人怎麼說都行。」他的作品,能以「詩意影像」來形容,大概也離不開他本身有寫詩的習慣;可感覺到他的電影裡,無論是畫面還是節奏,都有著如新詩一般的基調和結構。喜歡的觀眾會覺得頗有意境,不喜歡的人或會覺得斷斷續續,不過電影始終是主觀的藝術,從來不能一概而論。然而,在我們身處的時代,正正需要像畢贛這樣的年輕導演,嘗試打破舊有的界線,創作出更多屬於這一代煥然一新的作品。

電影知識小教室

A 甚麼是「場面調度」?

「場面調度」一詞源自法語"Mise en scène",泛指在戲劇或電影製作中的一種表現手法,應用於電影時,就是指出現在攝影機前的所有物品,包括構圖、場景、道具、演員及燈光等。簡單的說,就是電影中所看到的東西,都是基於這個概念而生,就連電影畫面的比例,菲林的顆粒多寡,畫面是彩色或黑白,都屬於「場面調度」的一部分。

B 電影中的長鏡頭

鏡頭是組成電影場景的單位,由一幕幕短小鏡頭組成,為電影影像製造出化學效果的手法,一般稱為「蒙太奇」。而長鏡頭則是標榜一個場景只用一個鏡頭貫穿,無任何剪接,也稱為「一鏡到底」。拍攝長鏡頭,需要攝製組事先精心設計鏡頭的調度流程、演員走位等等,稍有失誤即前功盡廢,極為考驗導演的功力。擅用長鏡頭講故事的名導,包括台灣導演侯孝賢、蔡明亮、日本導演溝口健二及希臘導演安哲羅普洛斯等。

畢贛
中國導演及詩人,曾拍攝多部短片作品包括《金剛經》(2012)、《南方》(2010)等,其後憑藉首部長片《路邊野餐》榮獲得第52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今年矚目新作《地球最後的夜晚》自開拍以來便備受關注,更入圍第71屆康城影展「一種關注」競賽單元及第55屆金馬獎多項大獎。

TEXT: SAMMY
PHOTO: FRANKY、電影劇照
VENUE: EATON HK
#636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