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是為了甚麼?」——《濁水漂流》
電影導演及編劇

預告片尾聲,輝哥的提問響起:「不然是為了甚麼?」畫面是在被「洗地」的街道轉角,抬頭就見的閉路電視。

《濁水漂流》是導演李駿碩第二部長片,劇本啟發自一宗露宿者被食環署人員清場時,將無家者的個人物品與身分證一併清走的訴訟。導演在剪接過程中,曾說過他的想法很純粹:「無論一個人前半生做過甚麼,因為甚麼而露宿街頭,都不應該被如此對待。」的確,人們常以所謂的「正確」、「道德」,對他人的人生作出審判,淡化了事件問題在於執法方式違規,缺乏對生命的基本尊重。


(電影公司 mm2 Studios Hong Kong 提供)

這部電影珍貴在於,導演正視和尊重每個角色的生命。電影累積了厚重的資料搜集,戲中的人物,結合了導演接觸、相處過的無家者的人物原型;輝哥(吳鎮宇飾)、老爺(謝君豪飾)、大勝(朱柏康飾)、陳妹(李麗珍飾)、蘭姑(寶佩如飾)、木仔(柯煒林飾)、何姑娘(蔡思韵飾)共7位主要演員,於戲中多場群戲互相牽動、回應,並不是在「演」,而是在「活」;不需要討好,也不需要憐憫,有著作為人的行為和想法,有著作為人的矛盾,有著人性的可愛與可惡。戲中的人物,都背負著難以啟齒的過去,有人為了當前的生活放棄爭取,有人渴求實際利益認為該退則退,各自的選擇和所需都不一樣。在他人眼中,輝哥堅持要求政府道歉是頑固、不切實際,然而在輝哥的價值觀裡,有甚麼比繼續存活更重要?是「保有作為人的尊嚴」繼續存活。

「不然是為了甚麼?」,答案在我們各自的心裡。簡單如「做錯事就要道歉」(「做L錯嘢就要道歉」),是輝哥和我們一直共知的「常識」,對吧?


(電影公司 mm2 Studios Hong Kong 提供)

電影有一場刪除了的戲,買下豪宅為「家」的居民,向社工何姑娘怒吼,為何要協助露宿者爭取賠償?「這樣對辛苦儲錢買樓的人公平嗎?」這確實是屬於深水埗豪宅發展商與貴客的「常識」。理解事物的過程,也可能包括「缺乏同理心」的思考模式,當然可以理解過後,再去選擇認同與否。即使刪除了這一幕,電影仍然有著這樣的一種「開放」,展示人的各種精神面貌,以及如何遵循各自的「常識」和「邏輯」,對「存活」構成影響的事情,作出反抗和回應。


(電影公司 mm2 Studios Hong Kong 提供)

在這個邏輯混亂的時代,忠誠、違背、遵守、維護、法律、社會、未來,這些單詞個別我們都懂,偏偏湊拼起來,又好像並不是在傳遞字面的意思;正義變成了曖昧的詞彙,在各種處境條件下被引用,呈現不同的形態。往後餘生,該相信甚麼,依據甚麼去作出選擇?還能相信嗎?相信不是由社會去判定甚麼人該有怎樣的生活,而是由人去建構適合人生存的社會;即使不太符合世界的運作模式,能不能繼續抱持這樣的「認知」和「常識」,頑固下去?

電影結束,由原創配樂音樂人黃衍仁創作的同名主題曲響起:「回家吧,若有路我願回家」。要說對配樂和這首歌的感受,恐怕詞窮,只能說,再沒有比這更溫柔而不濫情的結語了。家的定義是甚麼呢?不是屋不是房,可能,只是一個可回的地方。

不僅限於看電影、拍電影或創作時,生命中其中一個重要功課,也許是在看世界的不公義事件時,如何保持同理心,而不僅是同情。


(電影公司 mm2 Studios Hong Kong 提供)


2021-05-29
相關文章
「我過得很好」透過捨棄以緊抱存活的尊嚴 ——《浪跡天地》(Nomadland)
...閱讀更多
《她和他的戀愛花期》:分手快樂,祝你快樂
...閱讀更多
《我的印度男友》「Bollywood」式港產片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