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香港
熱愛香港的幕前工作者

最近,環保界鬧得熱烘烘的一個話題,就是他們推出的「回贈」計劃。計劃以港幣一毫吸引市民做回收,每回收一個膠樽,就賞你一毫,吸引力有多強大?實在高深莫測。

正所謂前車可鑑,要數全世界回收最成功的國家,非德國莫屬,他們每年回收率高達98%,其按樽費為港幣二元三毫,僅次於德國的挪威,以港幣一元七毫達95%回收率。我們香港,2019年膠樽回收率為0.2%,究竟港幣一毫的回贈誘惑,能把回收率提高到甚麼程度?還是打算繼續用掩眼法欺騙我們?

回收在香港往往有種掩耳盜鈴的感覺,市民一邊在各大屋苑做分類回收,回收專員另一邊則忙著把大家用心分類的回收物送到堆填區。三色回收箱不可靠已非新鮮事,事隔10年,政府終於推出新計劃——綠在區區回收便利點。全新面貌,美麗的裝潢,究竟是虛有其表,還是立竿見影,而回收商是為了拿政府巨額資助,還是會認真改善回收量,大家拭目以待。

接着想跟大家分享一個真人真事,我有一位朋友他叫大衛,他走遍港九新界很多地方,目的只有一個,測試回收機。若然大家有留意,近年香港在很多公眾地方都設置膠樽回收機,運作如下: 投放膠樽,機器讀膠樽上的條碼,回收者可換取現金或商場代用券。大衛總會拍片給我看,而每次的畫面不是回收機暫停服務,就是膠樽在機器投放洞口出出入入,碼讀不到,樽也回收不了。莫說大衛是年輕有為的男士,好難想像年紀老邁不懂操作機器或以回收為生的人,如何自處。看着膠樽在洞口出出入入,就好像看到環保人士在香港的命運一樣,原地踏步,不進則退。

香港不少官員都會把環保口號寫進政綱,至於有多少個官員會認真把口號實踐,兼身體力行,我認識一位朋友,但他正在牢中服刑。面對前路茫茫,我們該如何苟且偷生?如果你以為我準備鼓勵大家要積極面對,對不起,我做不到,因為我對香港環保政策已經徹底失望。放棄吧,做好自己,實踐源頭減廢,不製造任何垃圾,才是王者。

我是「一樽走天涯」的人,不論清水、果汁或豆漿,我都是自備水樽去購買。我很少買外賣,但我背包總會有摺疊式食物盒,以防我突然想吃雞蛋仔或蛋撻。生於香港,同是天涯淪落人,承認我們香港在環保層面很落後吧,在各大環保組織簽過聯署,發過聲後,剩下的就只有我們。就用我們民間的力量,保衛地球!


2021-06-25
相關文章
「有舊嘢」
...閱讀更多
「環保L」好麻煩
...閱讀更多
剩食有價!
蔬果造紙大法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