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字裡城間】承載道路文化的「監獄體」


作為乘客,作為駕駛者,路牌的最大意義,自當是指示所需前往的方向。可曾想過,路牌其實也承載著城市某部分的文化與歷史?

曾經在道路上輕而易見,由囚犯手製的「監獄體」字體,隨著數碼化與時代轉變,90年代已逐漸被取代;然而對「90後」的邱益彰(Gary)來說,「監獄體」卻成為他與城市連結的媒介,更令他著力將這款愈見稀有的字體再現,目的只為了讓大家記得,香港有過如此特別的字體。

「透過這些路牌字體的歷史,令我重新認識從前的香港。對我來說,從來也非小事。」

在囚人士的製作

只要走出大街,路牌隨處可見,但作為指示道路使用者的工具外,路牌還能代表著甚麼呢?自小已對路牌感興趣的Gary,卻從牌上的各種字體,找到蘊藏在城市裡的含意。「70年代開始,懲教署接手生產交通標誌和路牌,並交由在囚人士以印模方式製作。由於當時路牌的中文字體並沒標準,這些『監獄體』的尖銳筆鋒和獨特造型,正好呈現了該段時期流行的風格。由於人手製作的關係,字體有時會粗幼不一,也有歪斜的瑕疵出現,但卻成為『監獄體』的特色,直至90年代後期開始電腦化,字形亦因此變得單調統一。」


跟電腦字體相比,「監獄體」(左)的其中一個特色,是它的筆劃兩端比中間較寬闊,亦被稱之為「喇叭口」。

異體字的消失

從路牌字體反映的時代感,還有來自「監獄體」上的異體字。微細的字形區別背後,卻印證城市幾十年來的演變的。「97年開始製作的路牌,都改用『全真粗黑』的電腦字體,現時市內的『監獄體』路牌,據我們統計約只剩五、六百塊。最近十年使用的路牌字形,已逐漸跟隨教育局制定的『常用字字形表』,摒棄異體字而採納正體字,然而這套字形建基於楷書制定,硬要在路牌上應用很沒美感,也令城市的異體字漸漸消失。」


路牌上的「涌」和「青」,是異體字的其中一例。


新市鎮的道路網經過詳細規劃,路牌大多無須更換,因此在沙田、大埔等新市鎮,較易找到「監獄體」的字體。

一個個看似微不足道的路牌,Gary卻在其中找到趣味,更與幾位同好著力「監獄體再現計劃」,以電腦重製這種具有本地特色的字體,全因「監獄體」讓身為90後的他,找到生活在這個城市的歸屬感。「透過這些路牌字體的歷史,令我重新發現和認識從前的香港。有人會覺得路牌字體無傷大雅,但它的重要性卻在於易讀與否,會在剎那間影響道路使用者的安全,所以對我來說,從來也非小事。」


分辨「監獄體」與「全真粗黑」的方法之一,Gary說「監獄體」停產的1997年,能作為分水嶺的指標,亦有部分會在原有的「監獄體」的路牌,以「全真粗黑」字體遮蓋著。


路牌的字體排版同樣重要,圖中的「將軍澳」跟「Hong Kong(E)」相當貼近,容易造成誤導。

「監獄體」的其他應用

很多人會將「監獄體」跟路牌劃上等號,Gary說這款字體的應用,其實不限於此。「大至路牌、政府機構指示牌,細至公務員卡片,曾經也是出自監獄,大概是因為政府以前對設計並沒特別要求,懲教署接到委託就負責製作,好像這個位於威爾斯親王醫院李嘉誠專科診所的指示牌般。」

邱益彰
2016年開設專頁「道路研究社」,與其他八位團隊成員,致力研究香港道路設計及其改善計劃,並收集全港所有「監獄體」字形,實踐「監獄體再現計劃」。
FB:Road Research Society 道路研究社

#644
TEXT:C LONG
PHOTO:受訪者提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