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2月06日
Garden of the Artisans 藝術節2019
12月06日
香港舞蹈團 大型舞劇《倩女.幽魂》- 載譽在港第三度公演
11月28日
《K11 X’MAS REFLECTION》聖誕藝術展
11月18日
「Breathe in Breathe out II 自圓其說」 視覺藝術展
11月27日
「但願 - 光芒再現 」升級再造藝術展
12月10日
《MEET YU NAGABA GALLERY - I’M YOUR VENUS》
12月20日
「日安時刻」展覽 中環食晏話當年
11月30日
JCCAC 藝術節 2019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大象席地而坐》 人生活著就是痛苦?


金馬獎最佳劇情片《大象席地而坐》,是新導演胡波執導的電影長片作品。電影講述在陰鬱的中國北方小城,四位主角在生命相互交織起來,他們各自都經歷了傷痛又狼狽的一天,決意要到滿洲里的馬戲團,看一頭席地而坐的大象。看畢電影後,筆者腦海裡只有一個問題:到底這位年輕導演的世界有多灰暗,才會拍出這樣沉鬱的一部電影?

如果死亡也是一種精神解脫

在電影首映前,傳出了胡波自殺身亡的消息,這對於不少人來說是件震驚的事情,也開始紛紛揣測背後的原因。從此,這部電影不僅是胡波的首作,也是他的最後一作。才華橫溢的年輕導演選擇結束自己生命,背後的因由我們固然不知道,就像電影中的那頭大象是否存在一樣,我們不知道答案。然而,在這套長近四小時的電影裡,四位主角都仿佛被陰霾籠罩,活著就是萬般痛苦。雖然作為觀眾不能完全參透作者的意圖,但是若果說這部電影是胡波的內心寫照,把其人生的失意寄情於這四個人身上,筆者大概能體會他內心的痛苦,以及他為何選擇輕生。

電影中四個絕望的主角,分別都被生活踐踏得遍體鱗傷,深陷在這個關於虛無主義憤怒的故事中。他們在四小時的電影裡都顯得特別渺小,面對背叛、欺凌、驅逐、怨恨還有傷害,有種被壓迫得透不過氣的感覺,甚至像是被逼到一個無路可逃的窘境裡。電影裡呈現出的那種無力感,不單單只是僅存於那陣灰灰的調子,還滲透在每一個場景,每一句話,和每一個人物的神態。說起來的確很灰暗,也很絕望,如果電影裡所描述的世界是痛苦的,死亡或許也是一種精神解脫。

「人活著,是不會好的,會一直痛苦,一直痛苦。從出生的時候開始,就一直痛苦,以為換了個地方會好,好過屁!只會在新的地方痛苦,沒人明白它是怎麼存在的。」

生命本來就荒謬

或許你會說,電影把世界描繪得太灰暗,太讓人揪心。不過世界充斥著荒謬的事情,再荒謬的事情不是你看不見、聽不見就不會發生。像是電影裡讓筆者特別深刻的一幕,主角韋布一心以為自己幫被冤屈偷手機的朋友出了氣,卻反被朋友怪責他錯了,因為他真的有偷手機,你幫我出頭,是你錯了。這個情節聽起來好像很荒謬,卻又同時真實得讓人無地自容,原以為這友誼還在存在絲毫的希望,卻一下子被一句話摧毀了。或許在導演的世界裡,我們的生活原本就是如此的荒誕、可笑,只是我們很多時候選擇避而不見。

看不見的大象

至於戲中的那頭一直沒有出的大象,它是否存在?它代表著什麼?沒有一個標準的答案。觀眾在看的時候,在腦海裡有想像過席地而坐的大象會是怎樣的嗎?於筆者而言,這頭幾位主角決意要去看的大象,大概象徵著一個我們看不見的烏托邦,在那裡是否有一個理想的世界,或也只是另一個讓人痛苦的地方,我們都不知道,卻依然想看看它的模樣。電影的最後也沒有為我們帶來答案,只在漆黑的夜裡留下一聲聲的吶喊,我們存在到底有何意義?這大概也是導演留給我們思考的題目。

《大象席地而坐》
導演:胡波
演員:章宇、彭昱暢、王玉雯、李叢喜
故事大綱:
中國北方陰沉天空下,十六歲的高中生韋布為了保護好友,將學校最蠻橫的人推下樓梯,命懸一線;年過六十的鄰居王金,一位將被逐出家門的老人幫助了逃亡中的韋布;受困於與教務副主任不明關係的同班女孩黃玲,亦與他建立起曖昧又悲劇的連接。宛如毒龍的暴力追討者,冷酷的校方與家長,都在這個城市四處佈網,討伐韋布。追討的流氓于城,也在好友墜樓的陰影裡經歷了傷痛而狼狽的一天。出於某種同情,他雖抓到了韋布,卻又將他放走,三人最終登上了開往滿洲里的長途車,據說,一隻馬戲團大象在那席地而坐。
(現正特別放映中)

TEXT: SAMMY
PHOTO: 高先電影提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