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塞翁得馬:鍾浩賢


  塞翁得馬:鍾浩賢

「不是有首歌,就代表你會紅。」
常言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它的境界,不是勵志那麼直白。在故事中,塞翁失馬,其後復得俊馬,眾人皆喜惟他歎氣,果然,未幾兒子策馬跌斷了腿,正是「塞翁得馬,焉知非禍」,後面這句,就不是人人記得。正如你或記得2005年「英皇新秀歌唱大賽」捧紅了鍾舒漫和泳兒,而2006年的亞軍是洪卓立,2007年呢?你不記得鍾浩賢了。

「我比較喜歡在這幾條柱,四號、五號附近唱歌。」鍾浩賢指著尖沙咀碼頭如是說。過去幾年,離開華麗舞台的鍾浩賢另覓主場,與伙伴不時相約在此Busking(街頭音樂):「與聽眾的距離可以好近,一開始坦白說有點怯。」初時他選址於銅鑼灣東角道,其後有次大雨,為免掃興便大伙兒坐地鐵去尖沙咀碼頭:「於是發現這地方幾好feel,往後三年就改了在這裡唱。」
街頭演唱多年,鍾浩賢自有心得,揀歌宜梅花間竹,一首是自己的,一首是大路的,例如陳奕迅和周杰倫的歌,最最最大路一定是Beyond,不過在街頭已經唱得太濫了。

要吸引途人駐足,自然需要一些小技巧,尤其設好器材,未有人看,頭幾首歌至為關鍵:「例牌都是大路流行歌開頭,如果是我,多數會唱周杰倫,等到圍了一堆途人,我就會唱自己的歌。但也不能十首裡面有八首是自己喜歡的,途人或會嫌悶離開。」話說或因尖沙咀有不少內地自由行,鍾浩賢笑說:「某些在內地節目『中國好聲音』被人唱過的歌,反應都不錯。」不過他本身卻對「中國好聲音」這類節目興趣不大,認為大陸歌唱比賽模式,太重技巧,不適合自己:「我覺得自己上到台應該都沒什麼運。」

鍾浩賢提到,廣東歌之中,特別喜歡吳浩康的歌。與吳浩康一樣是新秀出道,年少氣盛,本以為機會就在眼前,怎料一握便碎,回想別有一番滋味:「2007年新秀第二,公司簽了約,是有發過明星夢的,但不久之後便經歷了頗大的挫敗,跌得太痛了。」公司解約,明星夢散,讓鍾浩賢回歸平實,用心鑽研唱怎樣好一首歌。他自言從前對唱歌沒太多思考,有如唱機倒模:「當時新秀唱曹格的〈背叛〉,就有網民鬧我『不要扮蕭敬騰啦』,相比之下,現在唱歌會更花時間咀嚼歌詞,而且要加入自己的元素,始終要創作自己的style,你才會有出路。」
入行近十年,鍾浩賢反而笑指自己剛入行。由半熟青年唱到年屆而立,從新秀solo到夾band玩街頭音樂,如今新機會來臨,加盟了新唱片公司所成立的組合SHOWOFF,亦有了新的演唱身份以及新派台歌〈錯的情錯的人〉,身邊好友都認為他這次「正式」出道,運氣和事業都回來了,不過他本人卻看得淡然:「心態已經變了,而且香港唱片市道也不太好,當然有自己的派台歌,是重燃了做歌手的理想,但我不會像以前那麼天真。始終,你不是有首歌,就代表你會紅。」

鍾浩賢早為自己定下時限,再給這條音樂之路三、四年:「現在我有正職工作,也有家庭負擔,如果香港人真的不接受我這把聲音,或者還會繼續玩音樂的,但就不會全心投入樂壇了。」塞翁得馬,抑或失馬,都似乎不再讓他迷失方寸。問到與同伴多數何時相約於街頭表演,他坦然回答:「當然是星期六日啦,閒日我要返工的。」
選擇在尖沙咀碼頭Busking,他說,原是貪這裡有蓋,落雨也照唱。有句老話,也無風雨也無晴,是他當下的寫照。
鍾浩賢
2007年英皇新秀歌唱大賽亞軍,出道成為歌手,後來公司解約,繼而組織樂隊Red House於街頭演唱,如今重新出發,為新組合SHOWOFF成員之一,藝名「鍾乜乜」,派台歌為〈錯的情錯的人〉。
TEXT : JERRY   PHOTO : BILLY、KARY TO
metro Pop #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