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班作樂」為音樂為快樂

去年,因為社會上的種種因素,令很多事情都處於停滯不前的狀況。然而,有一個可以讓年輕人一展音樂所長的項目——「埋班作樂」,卻跨越重重障礙如期進行,不單順利完成了12首歌曲作品,更請來導演麥曦茵為這12首作品製作了一系列音樂影像。「埋班作樂」發起人之一的馮穎琪和影像導演麥曦茵,仿佛與一班年輕人和團隊創造了一個奇蹟。在這個奇蹟背後,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故事?

「世界變」仍要繼續

要同時間完成12首音樂作品和拍攝12條音樂影像,相信在籌備和協調上絕不簡單。作為計劃發起人之一的馮穎琪說:「因為計劃由創意香港贊助,所以在呈交文件時就已經要把整個計劃的時間表安排好,就算『世界變』也要如期完成,所以在這個前提下,我們在去年社會運動和防疫限聚令的情況下,仍然要跟時間競賽,盡力完成計劃。」就在與時間競賽之際,麥曦茵在拍攝現場卻發生了意外,但她還是忍痛完成餘下的拍攝,「就在拍攝《收場白》MV的現場,我不小心絆倒,但當時手上拿著手提電腦,為了保護電腦,我整個人倒在地上,而且肋骨先著地。跌倒的第二天,發現痛得走路也有困難,但我還是堅持要繼續拍攝,最後要請媽媽攙扶我到現場,在現場要抱著抱枕紓緩痛楚才能堅持到最後。」待為期4天的拍攝完成後,她才到醫院檢查,發現原來自己摔斷了肋骨,之後用了整整3個月才復原。馮穎琪表示對麥曦茵的堅持和拚搏心存感激。

限制激發創意

當時間和資源有限,再加上要同一時間處理大量不同風格的歌曲,所以計劃中的音樂影像亦因此與別不同。為了收窄種種限制,她除了選擇用iPhone取代傳統攝影機外,這次的12條影片在畫面比例上亦用上「正方度」,而且每條影片的長度不超過1分30秒,比傳統MV短了許多。馮穎琪解釋:「因為這個計劃有一個條件限制,就是短片不能超過3分鐘,但一般歌曲都超過3分鐘,所以我們無法拍攝『足本』MV,於是麥曦茵就提議把最適合循環播放的那一段抽出來,拍成長度適合在社交平台上發布的短片, 觀眾在看的時候也會不自覺地循環播放,作品效果非常好。」她笑說各大唱片公司可以仿效這種做法,是很有效的宣傳手法。麥曦茵補充:「『正方度』是限制帶來的啟發,選擇用iPhone拍攝的好處是可以與拍攝對象同步,拉近距離,而且體積輕巧,方便拍攝一些『刁鑽』的角度。」

此計劃的音樂影像控制在1分30秒內,最短的一條《未夠癲》只有44秒。

「這樣就足夠」的覺悟

在觀看這12條音樂影像時,發現每條的場景變換不多,有時甚至是在一個場景中看著一位演員的演繹,配合歌曲感受演員的情緒變化,全部作品都簡潔有力。麥曦茵坦言:「若果有很多製作費和時間,我未必會這樣處理,但正因為種種限制,我可以去嘗試一些新方式,試著用小規模製作,做到『四両撥千斤』的效果,讓我去反思是不是1分鐘就足夠?是不是一個演員就足夠?整個製作的靈巧性讓我有種『其實這樣就足夠了』的覺悟。」因此,她在不少影片中用上了「一鏡到底」的手法,例如《旁觀他人之痛》,觀眾可以全神貫注地看著片中主角與電視中的自己對戲,凝視畫面中單一人物的一舉一動。

《旁觀他人之痛》用「一鏡到底」的手法,讓觀眾凝視著人物在一個場景中的肢體和情緒變化。

最深刻的音樂影像

是次「埋班作樂」有12條音樂影像作品,2位最深刻的作品又是哪一首?麥曦茵表示:「那時候一聽到《太空糖》這首歌曲的前奏,就立刻有種靈魂飄到很遠的感覺,好像整個人都浸淫在一個真空和無重力的狀態裡,再加上主唱6號的聲音,造就了一首氛圍甜蜜的情歌,所以我在拍攝MV前就已經對這首歌有很深刻的印象。」馮穎琪則表示:「在參與計劃前,所有的曲、詞、編都素未謀面,每一首歌都是幾位創作人的創意,在互相撞擊下衍生的成果,所以每一首歌曲都獨當一面。但若然真的要選,我會選《十五種生存的方法》,因為這首歌的MV拍攝過程令我印象很深刻。這首歌以生存為題,但MV卻以『死亡』為切入點,我覺得很黑色幽默。而且拍攝地點是在麥曦茵的製作室樓下的垃圾場和後樓梯,整個創作很有創意,令我非常喜出望外。」麥曦茵笑說:「製作團隊很厲害,把垃圾擺設得很有美感。演員們也很專業,其實『扮死』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但他們拍攝後還是大呼過癮!」

《太空糖》的2位主角在畫面中不斷緩慢旋轉,令觀眾在視覺和聽覺上都進入了無重狀態。

《十五種生存的方法》以死亡對應生存,營造出黑色幽默之感。

「埋班」為音樂和快樂

二人在「埋班作樂」前早已認識和合作過,對於這次合作又有甚麼感受?麥曦茵表示:「當初聽到『埋班作樂』這個名字已經被感動,因為在2019至2020年,我們社會上都經歷了許多荒謬和始料不及的事,人和人之間斷了連結,而『埋班』就是代表著連結,『埋班作樂』這個詞有兩個層面。當時我們忘記了怎樣去詮釋快樂,而透過音樂和創作,我們可以去表達身處在這個時代的體會。在充滿負能量的環境下,『埋班作樂』的發起人周耀輝和馮穎琪給一班年輕人自由和空間,去創作一些主流樂壇少見的作品,再邀請主流樂壇歌手主唱一班新創作人的作品,整個項目有種耳目一新的感覺。」馮穎琪有感而發:「無論是在我個人或者音樂的層面上,『埋班作樂』都是去年一個很重要的項目,能夠在2020年如期進行和順利完成,是一個把不可能變成可能的奇蹟。在大家覺得無力時,只要有一班人願意一起去做,其實凡事都是有可能的,全部參與計劃的都是年輕一代,因為『埋班作樂』而令他們覺得在大部分事情都進入停擺狀態之時,仍然可以向夢想進發。」


Text:Lorraine Lo
Photo:Kiu、網絡圖片
Makeup & hair:馮穎琪&麥曦茵@carmencmakeup_cc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