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區】地名迷思

2017-06-26     本土熱

港鐵天天搭,很多時候描述城市18區裡的每一處地方,我們也不自覺借用了車站站名;站名仿佛和地名畫上等號,一切是那麼理所當然。可是對我城歷史和地理認識較深的人,都知道如此慣常的認知並不正確。要真正了解一地之名,還得翻開一張張舊地圖。
這幅1945年的地圖清楚標明East Point及Bowrington,現今地圖已不復見。 天后才是銅鑼灣? Facebook專頁「保衛香港名字」的版主Alan對本地地名很有研究,看著港鐵路綫圖說:「有些名字從前沒有的。」若時光倒流至港島綫開通前,沒有人會說得出「天后」、「炮台山」是甚麼地方,因為不曾存在於地圖上。前者的出現,純粹因為當年港鐵要在天后廟附近建站,至於炮台山站的選址處,則有一座建有炮台的山。其實鯉魚門附近確有「炮台山」這地方,不過已改稱魔鬼山。 其實昔日的銅鑼灣泛指天后一帶,所以銅鑼灣街市和消防局才較近天后站。至於我們現在認知的銅鑼灣,SOGO那邊叫「東角」(East Point),是填海前從中環向東望最凸出的位置;而時代廣場附近則是「鵝頸」(Bowrington)。後來鐵路普及,銅鑼灣「搬家」,「東角」、「鵝頸」鮮有人提及。不知道還以為它們只是個別建築物的名稱(東角中心、鵝頸街市)。



錯配名稱 按某些地標的名字鎖定某站,無奈發現隔個站更近。前往以下地方,你曾否中計下錯站,生著悶氣走冤枉路?若站名正確反映地名,這樣的亂局該不會出現。
將軍澳公共圖書館 - 最近車站:坑口或寶琳



原名被忘記 站名可挪移一個地方的範圍,甚至淡化原名。這其實早有人意識到,雖然西港島綫年初才開通,但三個車站的命名工作九十年代已開始,位於石塘咀的「香港大學」站爭議最大。當年,該區居民不滿當局棄用「石塘咀」作站名,就是擔心他朝石塘咀的名字會被忘記。 Alan也不同意部分車站的命名,「車站服務的是一個地區,而不是個別建築物內的人。」如「彩虹」站在牛池灣,因彩虹邨得名;「杏花村」是區內大型私人屋苑,通車前還未落成,那處其實叫白沙灣,但有多少人知道呢?
昔日竹園木屋區



先天混亂 說到站名和地方錯配,最經典例子是荃灣綫中段的四個站:「美孚」、「荔枝角」、「長沙灣」、「深水埗」。其實也要為港鐵說句公道話,有些車站位於區與區之間,命名時的確有點難度。除了「美孚」站明顯坐落荔枝角區,「荔枝角」站位於長沙灣邊陲;至於「長沙灣」和「深水埗」站一帶的地名,政府在使用上本身已經非常混亂。Alan舉一個弔詭例子:「深水埗運動場隔鄰竟然是長沙灣體育館。」
旺角大球場 - 最近車站:太子



美孚站原叫荔灣 就連維基百科也說「美孚站位於香港九龍荔枝角」。看看港鐵站內的美孚站街道圖,附近的確有不少與荔枝角有關的地標。C1、D1、D2出口都坐落荔灣道,事實上美孚站原先也是叫荔灣站,後來才易名為美孚站。 無統一區劃 考究地名和地區劃分,依賴的都是老地圖、舊文獻,以及歷史、地理學家和愛好者研究者所得的結論。Alan坦言,政府部門沒有統一劃分行政區域,每個公共部門各有自己的分區概念,互不相通,例如黃大仙屬醫管局的西九龍聯網,卻又是東九龍警務處的管理範圍。反觀外國情況則完備得多,「以前我在澳洲讀書,當地不同郵遞區號正是代表不同分區,統一了,所有部門都要跟隨,所以很少出現香港地理資訊紊亂的情況。」 Alan Chang 八十後鐵路迷 對本地歷史和地理素有研究,眼見政府沒有統一的分區系統,便根據嚴謹的地理原則獨創一套分區理論,同時致力於Google Map補回消失了的本地地名。 Facebook保衛香港名字 Protecting Hong Kong names 書籍推介:《香港地圖繪製史》政府新聞處出版 此書收錄了開埠以來港九新界的舊地圖,昔日街道格局變化一目了然。 #475 GO LOCAL TEXT/Nicky PHOTO/Billy、網上圖片、受訪者提供

相關文章

ISSUE 666
ISSUE 665
ISSUE 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