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8月23日
「夾軟糖」藝術展覽
09月15日
「花落。水熊阿蟲爛作品展」畫展 @不貧窮藝術節2019
09月12日
NEW PAINTINGS 阿爾伯特.厄倫個展
09月10日
繩縛藝術節 2019
09月07日
第30屆香港同志影展2019
08月23日
《2047的上半場與下半場》
09月20日
《達文西:藝術與科學.過去與現在》展覽
08月24日
「No Big Deal I Want More」Andy Dixon 個展
08月09日
Pinkoi "This is HONG KONG" 特展

在天涯海角盪鞦韆


哪裡是世界盡頭?電影《天涯海角》告訴你是蘇格蘭的一個山嶺、Skeeter Davis 的名曲 “The End of the World” 告訴你是「當你不再愛我時」 (Don’t they know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 cause you don’t love me anymore),厄瓜多爾的人則會告訴你,它在一個鞦韆底下。

盪出2,660公尺深谷

位於厄瓜多爾 (Ecuado) 一個名為 Baros 的地方,有著一間樹屋,樹屋旁懸吊起一座鞦韆,它跟世界各地的鞦韆並沒有兩樣,只是稍微高了一點 (約4層樓高) ,令它與別不同的是地理位置,因為樹屋緊貼著能夠眺望整座 Tungurahua 山谷的懸崖,透過這個鞦韆擺盪出去,腳下便是深達2,660 公尺的險峻山谷。

這座鞦韆只利用最基本的鐵管與繩索,在沒有任何安全防護下飽覽世界盡頭的山谷美景,感受生死迥盪。

同一軌道周而復始

相關文章

樹屋主人幫它改了一個很酷的名字:”Swing at the End of the World”。盪在鞦韆上,以絕佳視野欣賞絕嶺懸崖,看的風照是拋物線的,從遠到近、高到低,在同一軌道上周而復始,最後都抵不住萬有引力,從高潮迭起到緩慢停滯,這個必經的盪鞦韆過程有如人生有如拋物線,關鍵始終是我們抱著怎樣的心情看風景。

TEXT/ RIN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