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訴世界我來過》
導演眼中的愛與淚

澳門紀錄片《告訴世界我來過》根據2018年的紀錄短片《心跳》發展而成,剛於上月底起在香港作特別放映,吸引了不少貓癡狗癡進場觀賞,這部關於動物生命價值的影片,讓觀眾反思人與動物之間的關係。筆者曾經在香港放映《心跳》,特別找來導演陳庭婷(Kiwi)和侯婕(Jess),談談這部紀錄長片的二、三事。

《告訴世界我來過》圍繞著一間24小時營業的獸醫診所,記錄了當中一些動物生與死的事情,也有捕捉澳門其他被遺棄動物的遭遇。

探討人與動物關係

開拍這部紀錄片,原來是兩位導演討論了近兩年的構思,Kiwi分享背後的原因。「我曾經斷斷續續做過一些關於動物的專題,對於澳門人、社會與流浪動物的關係,思考了一段時間,並構思拍成紀錄片。後來,十分幸運地,我們認識到外籍獸醫Ruan,他了解我們的創作初衷後,十分支持我們拍攝。」Jess笑著補充:「我們遇到願意一起冒險,並且肯分享經歷的拍攝對象,他們對我們的信任及坦誠,對這紀錄片有直接的影響呢!」

透過這部作品,兩位導演期望能夠令觀眾思考城市與動物的關係。Kiwi表示:「流浪動物是誰造成的?我們呈現了不少動物的命與運,透過不同的『來過世界的生命』,作為有血有肉的觀眾,希望看到牠們有着怎麼的命運?而我們又可以怎麼做?」Jess回應說:「在拍攝過程中,我不斷思考動物與人的關係,我不太認同養寵物這回事,總認為人憑甚麼決定動物以甚麼狀態存活在世界上?但是,當牠們流離失所時,被收養又似乎是唯一的出路。所以,在拍攝尾聲,我收養了片中一隻被遺棄的小貓,希望用自己有限的能力,讓牠自由地成長。」

最觸動心靈的情景

觀眾在觀賞《告訴世界我來過》時,必定會被當中某些動物的生死經歷感動得落淚。兩位導演在拍攝和後期製作時,也有著最觸動她們心靈的內容,Kiwi披露:「電影的第一幕,兔仔小白去世最觸動我。那是我拍攝幾個月來,第一次遇上急診,當時各人忙作一團,跑上跑落。小白的主人十分緊張,一直向醫生解釋病情,即使我們鏡頭對着她,她也沒有時間理會。我看着她由驚慌、緊張到絕望,也看着醫生即使小白已經失禁,仍不斷嘗試打強心針、做CPR,一直不肯放棄。此時,主人轉過身,按捺不住放聲地哭,然後再轉過來,冷靜地拍一拍醫生的手,示意他停止。她十分不捨地摸着小白的手和腳,為牠祈禱。我可以做的,只是冷靜的拍攝着,直到主人走了,原來不知不覺間,我的口罩邊早已濕透。主人給予小白的愛,就像對待人一樣,令我感動和動容。」

至於Jess,最深刻的一個畫面,是在她剪接時發現。「那是一隻被人遺棄在動物團體門口,得了腹膜炎的貓,經醫生診斷後,發現牠的情況已經相當嚴重,所以決定安樂死。看著伏在膠箱裡的貓,我們甚至連牠叫甚麼名字都不知道,但卻被攝影機記錄下牠最後的時光,如果牠的主人有機會看到這一幕,不知道會有甚麼感想?在剪接的過程中,我深深體會到生命有限,但有些東西是無限的。雖然剪接時,那隻貓已經不在,但再次看著醫生把針打進牠的體內,我還是會很心痛。我們記錄了牠來過這個世界上,雖然沒有主人在旁,但它能夠在乾淨的地方,有尊嚴和不受病痛苦楚折磨地離開,牠來到世上的這一趟,也不算太差吧!」


獸醫Ruan十分支持兩位導演拍攝這部紀錄片。


獸醫診所讓有心人收養被遺棄的小貓,導演也收養了其中一隻。


兔仔小白的主人不捨地為牠祈禱,這份愛令導演動容。


被遺棄的貓救不了,只好安樂死,導演留下了牠最後的時光。


導演陳庭婷(Kiwi,左)和侯婕(Jess,右)


TEXT:熊秉文
PHOTO:由導演提供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