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06月14日
《舊課本:那些美好的風景》展覽
05月23日
西爾維奧·珀爾斯坦藏品展 - 奮鬥不息
06月03日
福井洋傘展覽
05月27日
方由美術 彭劍《柳成蔭》
06月07日
《K11 Art Matsuri 芸術祭》浮世絵調原画展
06月05日
《西班牙超現實大師的狂想曲 – 達利》作品展

名副其實的港豬


時值野豬下山覓食的旺季,本月野豬不時見報。近日有一頭野豬被困筲箕灣,撞傷一人,最後前肢重傷而被人道毀滅,香港野豬關注組仍在調查事情始末。很多時,本來美麗的人豬相遇都以悲劇落幕,本地不論政策還是個人層面,距離人豬和諧共存還有一大段距離,或者大眾是時候認識一下這些可愛的「港豬」。

初生野豬毛色深棕、淺棕斑紋相間,有利牠們在叢林裡藏身,一群小野豬堆在一起時會讓敵人分不出有多少隻,不過三至四個月後就會慢慢褪色。

主場誰屬 享受偶遇

新聞提起野豬在市區出沒總會大字標題寫著「野豬誤闖XXX」,Roni對此頗有微言:「城市過度發展,市區與郊野的分界愈來愈模糊,人豬相遇實屬正常,用上『闖』字,全因人類過於自我中心,把所有地方都當成是自己的地盤,排拒所有野生動物。」
其實只要不打擾牠們,人豬及其他生物都可以共存,Roni就曾見過野豬與社區貓(他不會稱之為流浪貓)和平共處,希望大眾也能夠欣賞這美麗畫面,接受牠們是社區一分子。看到牠們時,只須保持冷靜,動作緩慢,遠距離觀看,讓牠們自顧自睡懶覺,或挖地散步,享受與牠們的偶遇。除非有人面臨危險,否則不必通知漁護署或報警。

「哎,又搵唔到蚯蚓同植物根莖,惟有吃人類遺棄的方包頂肚。」

「香港天氣炎熱,我哋天生散熱能力低,喺樹或石上磨蹭,咁就可以磨走部分豬毛,方便散熱;我哋又鍾意挖泥洞半掩埋自己,貪冬暖夏涼。咕咕!爽,要覺豬啦。」

保持距離 學習尊重

搵食艱難,野豬也深有體會。秋冬時泥土變乾,野豬難以挖掘蚯蚓和植物根莖食用,這才跑下山覓食。野豬雖可愛,但也有別於寵物貓狗,不能隨便撫摸逗弄,所以Roni強調:「愛野生動物就是與牠們保持距離,別對牠們做任何事就是對牠們的最大保護,我們並不建議市民餵飼野豬。給人餵飼多了,野豬的覓食能力和對人的戒心都會下降,不利牠們求生。昔日個案,有些人利用野豬對人類的信任,餵牠們吃含爆炸品的食物。也有些人出於看熱鬧的心態餵飼野豬,向牠們扔花生、食物渣滓,只為看牠們搶食的狼狽模樣,那種輕蔑反映他們對野生動物沒有絲毫尊重。」

有人會在叢林放置捕獸夾或籠來抓捕野豬,屬於非法狩獵行為。

Roni曾在獅子山郊野公園近金山水塘發現野豬頭骨。

野豬為患,真的嗎?

野豬雖然繁殖力強,每胎可生四至六隻野豬,但因各種人為或環境因素,容易夭折和死亡,並未有數據顯示香港野豬數目過多,須以獵殺來控制數量。漁護署只在某些地方設紅外線監測器統計野豬數目,方法存在統計誤差,未能精準掌握野豬分佈的地理位置與數目。

進步一點點

經過香港野豬關注組三年的倡議及教育工作,漁護署雖沒有解散野豬狩獵隊,但行動守則已較過往進步。例如本年度的守則已刪除「破壞財物」作為狩獵隊出動的理由,即只有野豬「持續地危害公眾安全」,才可以殺豬;漁護署亦不再甫接到市民投訴便立即准許狩獵隊出動,而會先建議相關人士做好防範措施,無效方派出狩獵隊;即使漁護署准許狩獵隊出動,亦沒有白紙黑字建議狩獵隊「狩獵野豬」,只是要求狩獵隊「跟進」野豬情況。
黃豪賢Roni
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
Facebook: 香港野豬關注組
延伸閱讀:
《豬事八卦》(香港野豬關注組自行編制的宣傳小冊子)
介紹香港野豬,有關野豬的現行法例,同時輯錄了野豬與本地居民相處的點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