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5月24日
《美國大師弗蘭克‧斯特拉:波蘭村莊》展覽
07月05日
LCX x SUPERFICTION SUMMER ADVENTURE 展覽
07月05日
朴美娜新作個展《尖叫》
06月28日
Thomas Fung 首個個人藝術展覽 “Goal Digger”
08月03日
「吉卜力的動畫世界」展覽
06月22日
「時裝品牌策劃及採購:FASHION SOLUTIONS」專題展覽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台灣樂團先知瑪莉:痛過才是活


台灣樂團先知瑪莉剛完成《梅雨季》巡演香港站,令人印象深刻。表演當晚,四子罕有地多話兒,原來巡演出了點事端,亦因歌曲誘發出巨大的感應,與樂迷交了一場心,反映了獨立創作的崎嶇之局,其實放諸香港亦然。而從音樂,大家更想到人生來,一位觀眾喊道:「我們只有生存,忘了生活!」

躁鬱的層次

「每一首歌都是一面鏡子,照我們自己,照每一個人。你看到的,未必是我看到的。」Bass手Fish說。
成軍十年的先知瑪莉,一直被打上英式搖滾的標籤。他們算是少數同時以英、中文詞起家的台灣樂團。歌曲彌漫躁鬱氛圍,偶爾狂熱,如〈What Should I Goes To Be〉、〈Hellow〉,亦有作品滲著源自另類搖滾的dream pop虛無感覺。團員各有不同的音樂底蘊,如主音Josh從小學古典鋼琴,結他手Roger喜愛金屬音樂,鼓手聽流行樂長大,因此結合出多變風格。
在台灣及外國,有樂團成員會特意住在一起,又或是定期來一些free jamming練習來創作,先知瑪莉則是各自各。先由主音Josh寫基本旋律,再拋出來雕琢,卻不會詳細介紹創作背後的故事,而是開放地等團員們去感受。代表作〈Cheer〉,聽前奏、首次聽可能有點傷感,慢慢湧出一陣莫名溫柔,最後或再被另一陣激動淹蓋,每次都能聽出不同層次。

對上一次聽歌聽到喊是幾時?早前台灣人氣插畫師Duncun畫了一張哭臉,題寫「Coldplay真的很會把人弄哭」及加上〈Fix You〉歌詞,網上有過6萬人讚好。今年四月Coldplay到台表演引起熱話,而該曲風靡全球,全因直接回應了時下城市人的無力與寂寞。先知瑪莉的創作或有異曲共工之妙,他們好有些歌,聽罷你心未必舒服,更可能會哭。結他手Roger解釋:「不是特意想創作某首歌去鼓勵人,或者叫天叫地的悲憤。我們多是寫自己的狀態,不多不少就反映了社會的狀態。」
樂團臉書曾指:為了找到光亮,你必須先進入黑暗。因此,他們從不否定生活、人性的黑暗及痛苦,而是如〈星夜裡的人〉中含蓄地散發一種同理心,伴隨你在當中迷路,直至有點點光芒。

街頭考試肥佬

訪問及拍攝時,他們說話不多,令人感到抽離及沈甸,或者是慢熱,可是這竟成了「死罪」?
前年,他們欲辦一個城市表演計劃,於是向政府申請街頭藝人證。文化局對他們的演出進行考核,最後發了一張通知書,先知瑪莉只有75分(合格為80分)名落孫山,並有一句評語指樂團與觀眾的互動不夠。Fish批評此十分荒謬:「我們要配合制度認為Okay的表演模式,要跟觀眾帶氣氛、打拍子。」
主流表演令人習慣了一種演出方式,要High、感動、跟著拍手,難怪內地會弄出「我是觀眾」的笑話,連觀眾反應都要誇張至極。其實,每個樂人、觀眾都有不同傳達方式,何以排斥或限死?
就如先知瑪莉今趟表演,觀眾們來到就坐在地上等開場,之後大家一直坐著,不似平時Band Show的站起來。Roger中途笑說:「本來以為大家會站起來……」此時,有些人動動身子,他立即緊張地說:「不不不,要不動!千萬不要動,你們喜歡如何就如何,不要聽我的,這是你的體驗。」之後到了節拍較勁的歌,有些人都管他的站起來跳。觀眾都要有觀眾的態度,對吧!

不管我停在哪裡
我的心始終在飄零
思念的不是故鄉
不是誰的懷抱
我想不起
—〈多雨的城市〉

一場對話:該死的生存

奇怪的是,今次他們在台上越唱越多話說,好像有點不一樣。Roger認真地解釋自2015年起源用《梅雨季》作巡迴主題,因為演出跨中、港、台,包括台北、深圳、澳門等,當中無論任何城市,每年四五月皆是黃梅天,彷彿提醒樂迷再是相聚的季節,就像一對老朋友從遠方來問候。
所以Fish問:「過去一年,你們過得好嗎?」有觀眾說:「好-痛-苦!」引來全場苦笑。「我們只有生存,沒有生活!」一名觀眾又再直呼出來,「生存」、「生活」兩詞在斗室內飄浮。Live House、Live Show真是一個有趣的地方,尤其是香港的都比較細,你想表達什麼,大可直接回答,當天就有不少人大膽說出詩意及感言,產生一發不可收拾的化學作用。
「三年前我被公司裁走了,因為常常請假去練團、表演,現在都沒有死啊!上班,不是你全部,你可以有更多想像。」Fish在台上回應說 。

先知瑪莉在訪問中曾透露,這兩三年很難捱。驟眼看,他們FB粉絲的數目一直增加,表演挺多、MV好看、海報等宣傳品精美,彷彿順利,當下令人不解。原來還是回到了老問題:音樂很窮。先知瑪莉於2011年推出首專輯,相隔兩年多於2013年發行第二張;對上新作是前年的單曲〈星夜裡的人〉,其實此速度乃十分合理。一直以來,他們就要找其他收入來源去「補助」理想。主音Josh一直為全職音樂人,接配樂、混音等freelance工作。而鼓手Eric現為棒球教練,經常早上6時起床帶小學生球隊晨操。
Roger進一解釋,人總要吃飯,當你要做你喜歡的事,做到沒了正職,戶口提不出錢來,就要自救,可是不能只被一個生活模式框死。
「去搬蒸餾水又好、去工地又好,你要敢,有一個目標就去追!我們沒有比你們厲害,真的,如你沒法對抗巨大的共犯體制,那你去偷,一點一點直到有你的生活。」結他手Roger說。

 不顧一切來探你

「早陣子我問自己,生活條件已經是這樣,還想去做那麼多?」主音Josh說。
來到差不多表演尾聲,平時表演超級寡言的Josh突然說話,全場安靜非常:「每年見一次面,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但我亦有想過,可能不會再見到各位。」
原來,表演前一日的澳門站巡迴出了問題。表演當天因場地、配套問題,節目本來在中午開始,卻延遲至黃昏。樂團只能在酒店房間一直等一直等,結果先知瑪莉等到晚上11時才接獲通知,因太夜了,主辦單位決定取消他們的環節,大批樂迷感到可惜及失望。雖錯不在他們,先知瑪莉亦感未能兌現相聚的承諾,令團員心情跌至谷底。堅持自己的創作本來已不易,加上每年跑Tour,實在要大量支持及意志。
Josh說:「我感謝所有發生的事情,不管它會造成負面心情……每一個地方都有一些正在等待我們的人,可是,這真的令我想過,也許都要變成回憶了。因為我的生活條件已經是這麼樣,還想去做那麼多,跑Tour什麼,大家離我越來越遠。」
成軍十年,四子本人、樂迷與歌曲一起慢慢成長,對於未來,他們大概沒法真的如先知一樣預料出來。Josh帶著笑意繼續說:「其實你們都會離我遠去!」,隊友Fish此時接道:「但是,我們還是會做原本在做的事情。」然後他們把表演最後一首〈Cheer〉唱完,沒有安歌,只有一遍掌聲和一份能量,不知可陪伴多遠。

先知瑪莉 Mary See the Future 台灣四人樂團,2007年初組成並發行第一張單曲《What Should I Goes to Be》,2011 年推出首張專輯《Yes,I Am》,並入圍金曲奬最佳樂團與金音獎最佳搖滾專輯提名。由樂團五月天的貝斯手瑪莎監製第二張專輯《My Fake True Love》。FB專頁讚好人數約5萬人。
metro Pop #556
TEXT:劉彤茵
PHOTO: Yin、Mary See the Future、少年無夢不應該、邵安澤Marginal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