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文字狂】港產造字手藝者


字在身邊。街道招牌、廣告標語、餐牌菜式、報章雜誌、手機訊息,統統都是文字。我們習慣把它當作純粹的傳意工具,匆匆讀畢內容便算;字體本身的形態如何,少有留神細看,令文字成為被遺忘的城市景觀。本地大學並沒提供「字型學」專科,在香港屬於被忽略的設計範疇,卻吸引這位八十後設計師,全情投入到造字行業之中。

相關文章

外表秀氣的Julius,是現時香港少數專注製作字體的設計師。他不懂繪畫,但自小喜歡設計,中學時期已讀過很多設計書籍。「字體是很powerful的工具,可表達我心裡的概念。文字本身是graphic,當中又盛載著content,是人類很厲害的創造物。如運用得好,它真的可以很美,很優雅。」 那時Julius已決心入行,靠著文字設計作品獲得理工大學取錄,讀了五年,專攻字體設計和排版。「在學時遇到三個師傅,第一位是林貴明老師,教我關於造字質素的想法。第二個是啟蒙老師譚智恆Keith,他帶領我真正走進文字設計的世界。第三個是著重實踐的柯熾堅老師,訓練我造字手藝。」 Julius的設計大多是黑體或宋體,屬於印刷字體,因他對文字的看法和觸覺源自排版過程。「我發現做英文或日文的layout時好有感覺,很容易投入其中,但竟然對中文毫無感覺。作為中文使用者,這是沒理由的。」 當我再深入研究,發現漢字不利排版的原因,例如開發中文字體成本太高:英文最大的 character set約1,000字,但漢字最多有七萬多字,客戶一般也要求四萬多字,而且筆劃繁多,結構複雜,製作一套高質素的中文字體需時五、六年,也需要龐大團隊,當中對文字的審美和理念亦有參差。」為了控制成本,長久以來大部分漢字設計均犧牲對美感的追求。 就如剛過世的文字設計大師Adrian Frutiger所言:Type is a tool,Julius強調每套字體的設計特點,也是為了滿足它的用途,切合不同環境所需。印刷字體必須有助閱讀,路牌或指示牌需要筆劃清晰,廣告語句既要吸引眼球,又要符合品牌形象。香港歷來曾有不少重要的造字大師,包括為人熟悉的柯熾堅,出產多款經典香港字體。 所有設計都是為了解決生活上遇到的問題,字體亦然。Julius說,當某個概念萌生,設計師便可開始動手做八至十個「試作字」。「例如『英』字,它有很多橫劃,可作不同筆劃造型的嘗試;『三』的字形稍為扁身,要考慮橫排之間需要怎樣的節奏與跳動感;『今』字的形狀站不穩,如何設計才最好呢。然後慢慢發展至一百、一千字,看看自己的構思是否可行,之後就可大量製造其他字。」

蒙納宋體(七十年代) Julius:「這是一套好『香港』的字體,很有代表性,是柯熾堅的作品。結構較傳統,有種硬朗的剛陽味道,字體清脆爽快。」現在於港鐵站內看到的大部分標示、廣告、報紙雜誌及網上文章,均可見蒙納宋的蹤影。

儷宋 / 黑體(80s尾 – 90s初) 同樣出自柯老師手筆,是蘋果Mac機的系統字體,在茶餐廳和酒樓也很常見。「這是香港第一套全用電腦PostScript技術開發的字體,強調黑白分佈均勻,在當時而言十分緊貼潮流,領先中港台,很厲害。」這套全由香港人設計的字體,後來售予台灣華康。

信黑體(約2010年)

柯老師的最新設計,Julius學師三年期間成為其中一個開發者。Julius:「它強調現代感,較多在電子產品和路牌上使用。筆劃細緻、清晰、企理,柯老師很喜歡這類字體,我也一樣。」

蒙納黑體(八十年代) 這是蒙納宋的龍鳳胎,字形窄身,幫助閱讀,適合作為內文字。「這套字很特別,柯老師早在八十年代就想得到,由宋體結構發展出一套黑體。很少黑體可做內文字,因它太過單調。但蒙納黑具有宋體的結構,有種古典味和人文氣息。」Julius最喜歡《信報》的排版,整體效果乾淨俐落,有效率,與香港人性格互相呼應。「行內有個說法:無論在中港台哪地,只要見到用蒙納宋、黑體做的廣告,便知是香港人設計的。」

剛黑體(約2008年) 相信不少年輕讀者對這款字體相當熟悉。Julius:「它是香港第一代造字人郭炳權老師傅的作品,他既是廣告人,又是字體設計師,擅長想出新點子。剛黑體現常見於廣告和大型社運,它形態生猛、靈活,容易引人注意。」

香港北魏真書 「叁語設計」設計總監陳濬人(Adonian Chan)是Julius的同班同學,同樣熱愛字體。他近年努力開發「北魏真書體」,概念來自香港隨處可見的經典招牌書體。北魏書法風格近似隸書,筆劃粗,字形扁,予人精神注目的感覺。Adonian:「在華文社會中,只有香港保留了這種書體,而且在數十年前演變為本港獨有的字體。但自八十年代起,這些造字師傅已買少見少,恐怕字體有消失的危機。」近四年來,他積極收集各區老店招牌,並希望利用科技重新演繹。

空明朝體 Julius正在開發「空明朝體」,構思始於去年台灣的生活。「台灣書籍常用明體或宋體,字體很窄又像黏在一塊,排版出來好像一道牆。空明朝體soft一點,字與字的空間較多,製造空氣流動的呼吸空間,具有中文的錯落感,亦更有文化氣息。」



許瀚文Julius

字體設計師 畢業於理大設計系視覺傳達學科,隨字體設計大師柯熾堅學師三年,期間參與「信黑體」設計工作。曾在著名英國字體公司Dalton Maag任職,去年旅居台灣一年,成立網絡群組「瀚文堂」,推動港台字體設計教育,現為蒙納香港(Monotype Hong Kong)高級字體設計師。 facebook:瀚文堂


metro Pop #471

TEXT/LORRAINE

PHOTO/BILLY、受訪者提供、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