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9月20日
《達文西:藝術與科學.過去與現在》展覽
08月24日
「No Big Deal I Want More」Andy Dixon 個展
08月09日
Pinkoi "This is HONG KONG" 特展
08月02日
「自宅字築」文學 x 視藝展覽
07月10日
「阿叔的自由意志」展覽
08月07日
iBakery台南巧美味主題限定店
08月07日
【盛食派對】市集
08月10日
與王迪詩一起分享小確幸
08月03日
「我嘅中秋節」畫展

匍匐二萬年 莫雷諾冰川


對許多地方,我都是既愛且恨:愛摩洛哥的風情萬種,恨它的騙徒處處;愛紐西蘭不盡的雪山沒污染的峽灣,恨它人煙渺渺,寂寞孤單;愛法國蔚藍海岸的度假閒情,恨它人滿之患。
似乎唯獨阿根廷,對它沒有恨,只有太多太多的喜愛。
對阿根廷的喜愛,就從位於巴塔哥尼亞區冰河國家公園(Parque National los Glaciares)的莫雷諾冰川(Glaciar Perito Moreno)開始。搭乘一駕小巴離開智利穿越阿根廷邊界,道路是南美洲一貫的顛簸,五小時跌跌撞撞之後,車子進入冰河國家公園,四處山景翠綠,正疑惑這裡不像甚麼冰雪之地,隱約在針葉松林之間,便出現一條藍色的環狀的繞山而行。看著那藍色開始延伸,並且出現嶙峋,我聽到大自然正向我耳語關於莫雷諾冰川的故事。


二萬年以前,這一處地方,每一個夏天,藍色的冰河和綠色的四野就共同存在。不知多久以後,一道木橋、一座平台出現了,然後便聚集了遊人,都對眼前的景象俯首稱臣。世界上大部分的冰川,已經處於停滯狀態,但它仍然向前走,每一天前移幾十公分,就此將湖隔成兩半。
說到這裡,不再只是道聽途說聽說,因為我已經站在陸地上最接近它的一點,並且聽到一聲鏗鏘巨響,目擊冰河一角因為碎裂墮進阿根廷湖(Lago Argentino)中!眼前是震撼的真實。急不及待,我跑到飄揚著阿根廷國旗的小碼頭,乘搭遊船出發到湖中心,要從海路親近那堵巨大冰堤,睹它是藍是白,並近距離觀看已墮入湖中的流冰。

吸一口南極冷空氣 旅程完畢,車子駛往相距兩小時車程的小鎮艾加拉法(El Calafate)。這寧靜的美麗小鎮,只以一條大街貫穿,沿街店舖都飾上精緻別具色彩的木牌,街上飄蕩著來自南極的冰冷空氣。我走進一間咖啡館,點了一杯Submera(巧克力塊溶在暖鮮奶),一件Empanada(特色餡餅),回味剛才的奇幻世界。在黑夜降臨以前,我終於頓悟,大自然的鬼斧,是要提醒人類,當為能夠存在在這世上而感激。

這是我阿根廷之旅的序幕。那一夜,我知道往後的旅程中,這國家若有千般不是,因為一個莫雷諾冰川,我都可以把它原諒。而當一一到訪過阿根廷的其他地方:世界盡頭烏茲懷亞、世界三大瀑布之一伊瓜蘇、探戈之城布宜諾斯艾利斯、足球搖籃拉保加等等之後,我都無法不對它們動情動心,根本找不到恨阿根廷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