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30日
JCCAC 藝術節 2019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花式單車上的「包尾變第一」


世人求速食,初學任何事,若不能一鳴驚人,拍下成果呃like,不如不做。不過花式單車運動員余博文(Edmond)反其道而行,初學時是班上包尾,全憑「磨爛膊式」苦練,終晉身世界級賽事勇奪獎牌。所謂“impossible”其實是I’m possible。

包尾變第一


Edmond幼時體胖,不及同學靈活矯捷,別人練數次就輕鬆學會的動作,他要花三數星期,是班內的包尾大王。雖然如此,他沒有拿自己與別人比較,只管專注沉醉於練成動作的成功感,珍惜每個得來不易的花式。他愈練愈感興趣,又迫怕摔倒的自己向難度挑戰。往後同學陸續與花式單車分道揚鑣之時,獨Edmond堅持與之共舞,他漸攀上班上第一,然後代表香港出戰國際賽事,於東亞運奪銀,三度於世錦賽奪銅。

Edmond奪得香港室內花式單車錦標賽(青少年組)冠軍時於單車聯會晚宴上初次和黃金寶合照。

從大蝦碌中學習

單人項目須於5分鐘內完成30個自選動作,全須依次序完成。Edmond首次出戰世界賽時,就因緊張而在中途就做了尾段的動作,結果錯次序的全數不計分。這個大蝦碌教訓極深,自此他每次出場前都會在腦海預演花式次序。

痛楚與榮譽


雙人項目中Edmond抽起前輪, James還要站到他肩上,令旁人為之捏一把冷汗。Edmond就曾失手從單車摔下,單腳承受自身與拍檔重量,斷了十字韌帶。
運動員的獎牌自然都是血淚艱辛堆成的。在歐洲集訓時,一個暑假裡旁人頂多練習兩三個高難度動作,Edmond卻與拍檔每天多花兩倍時間,練足六七個。「兩人一車時,我失手的話對方就要從高處跳下,容易受傷。」幸而歐洲有威也能吊起拍檔,正好讓他們無後顧之憂,瘋狂練習。「汗濕後,皮膚容易破損,拍檔踩上來就會脫皮,翌日痛得像火燒仍會繼續操。」肩膀扛得起痛楚,自然也扛得起榮譽,他和拍檔葉衍邦(James)是全港最優秀的隊伍,在多項賽事中都是男子雙人項目的紀錄保持者。

老馬有火 挑戰不可能


Edmond現年27,儘管體能和柔軟度都巔峰不再,他尚有些「不可能任務」想要達成。6年前112.04分足以於世界賽奪銅,而今天135分卻只是四強的入場券,Edmond面對良性競爭帶來的「分數通脹」,卻遇強愈強,說:「我希望能突破140分的關口,繼續衝擊國際賽事的獎牌。我稱之為『不可能』,是因為以我們的水平,每進步一丁點就要付出極大努力。」為此,他的訓練日程排滿健身、花式、帶氧運動等全方位鍛鍊。他笑言:「我沒有清醒的私人時間。」若不是太太Tinky間中帶工作到場邊陪他訓練,他們可能一天只見半小時。

Edmond與太太Tinky連婚照也用花式單車作道具。被問會否介意丈夫只顧著訓練時,她笑說:「不啊,相識之初他的生活模式已是這樣。」
metro Pop #560
Text: Chelsea
Photo: Franky、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