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9月20日
《達文西:藝術與科學.過去與現在》展覽
08月24日
「No Big Deal I Want More」Andy Dixon 個展
08月09日
Pinkoi "This is HONG KONG" 特展
08月02日
「自宅字築」文學 x 視藝展覽
07月10日
「阿叔的自由意志」展覽
08月07日
iBakery台南巧美味主題限定店
08月07日
【盛食派對】市集
08月10日
與王迪詩一起分享小確幸
08月03日
「我嘅中秋節」畫展

劉松仁 信仰讓我學會謙卑


劉松仁,一個你我都不會陌生的名字。入行將近50年,松哥是人所皆知的「老戲骨」,演活過多少經典角色,相信不需一一細數。近年我們久未於熒幕看見松哥的身影,皆因他正在進行一回前所未有的新嘗試。細問之下,才得知他毅然放棄4部片約,兩年來全心全意投入籌備即將公演的舞台劇《利瑪竇》。

窮一生都在演藝事業的路上追逐的松哥,驟然醒覺原來萬事冥冥中自有安排,是心中的信仰成就今天的他。是次相約訪談,松哥不單跟我們談戲劇,還談人生。

一切皆是「神」的旨意

首次擔任舞台劇編導兼策劃,松哥直言自己只是「白紙一張」,過往沒有相關經驗的他,自覺萬事起頭皆難。「做話劇已經難,這次還要做歌舞劇,就是難上加難。」全因相識60多年的神父真誠托付,讓松哥最後還是願意接受這份口中所說的苦差。「劇本應該怎麼寫,內容該包含什麼,以怎樣的形式表達,關於創作的一切真很難。但是當我執筆動手寫的時候,卻發現寫的過程並不難,我才頓時發覺,是有『他』在背後默默給予你靈感。」松哥口中的「他」,就是其心中信仰的「神」,這也是讓他決意全心投入該次舞台劇創作的原因,「我有意識覺得『他』要我做一些事。」

《利瑪竇》一劇的演繹形式多變,涉及的舞台道具也很多,目前劇組正在進行排練。

當演員沒有的得著

說是完全放下演出工作兩年,實際上松哥為了這齣劇,籌備了長達五年之多。「香港人個個都忙,我想至少我這個帶頭人不可以忙,才能發號令把人通通約齊。」一不做而不休,要做就要做最好,這是松哥對於工作一貫的宗旨。認真,自然就吃力,他也不諱言,笑說當導演真的很辛苦,也不好當。「在訓練班時,導師就跟我說:『你千萬不要做導演,做演員才是最舒服的。』我聽後,自然不理解,總覺得當演員也不容易。但是當你現在跳出演員的框架再擔任其他崗位,就會發現其實當演員真的很好,因為你只管做好一樣工作。但是當導演卻不同,任何事都是你的事。」話雖如此,卻眼見松哥分享時還是露出絲絲的滿足感。正如他說,「雖然辛苦,但是當導演的得著,的確是往日當演員從來沒有過的。」

愛笑的力量

不說不知道,眼前笑臉迎人的松哥,年輕時原來並不愛笑,還曾被貫以「憤怒青年」之名。「年輕時我行我素,從來不愛笑,也不愛理人,但我並非看不起人,單純只是覺得這樣『很有型』。」對著旁人如是,對著自己的母親亦如是。「以前待她總是『黑口黑面』,態度也不好,現在回想起來那時的自己的確太『衰格』。」對於笑的力量,松哥跟我們分享那時跟陳玉蓮合作拍劇,看見她總是笑容滿臉,整個劇組的氣氛都被她改變。「那次之後我才明白,原來笑的力量可以這麼大,可以該變一個人,甚至一個地方的能量。」自此之後,松哥也改變了不苟言笑的個性,變得更愛笑。

松哥跟《利瑪竇》的執行導演黃俊達合照,他很感恩能夠找到一位這麼出色及用心的小伙子與他一同協力完成這件「苦差」。

以往眼中只有「我」

松哥21歲便踏進演藝圈,做事認真要求亦高,戲言因為拍戲他已經「死過很多次」。「以前拍動作戲,親力親為,不靠替身,試過多次從高處跌下來,也安然無恙。劇組人員都說我命大,自己聽得多,確信自己是幸運,但從來不會感恩。」現在他因為母親的緣故,重拾信仰,與以往凡事一個「我」字當頭的他相比,更懂得謙卑。

「有位化妝師朋友跟我相識合作多年,某次問我覺不覺得自己運氣很好。那時我聽了,心想當然不是,背後『我』付出多少?這些還不是『我』自己努力的功勞嗎?」後來在一次的禱告中,聽見一把聲音質問自己時,才讓松哥醒覺,以往總是把「我」放得很大,很少感恩。現在的他知道運氣非必然。於他而言,信仰才是他最大的影響,是信仰讓他學會謙卑,謙卑讓他成為更好的人。

《利瑪竇》
故事大綱:
年輕的利瑪竇,為了傳教,渡海來陌生的東方國度中國,而迎接他的是因百般誤解而生的敵意。他勇敢地選擇了一條無人敢嘗試的路。他學習漢語,開放地了解中國文化,與不同人交往,用其豐富的學識及付出無比的心力和時間, 終搭建出中西文化融合的「利瑪竇規則」。
日期:4月20日、26至28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票價:$1,500(VIP)、$525、$425、$250、$120

#649
TEXT: SAMMY
PHOTO: NICK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