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議員開獵人書店
在書中尋找答案 仿效獵人主動出擊

黃文萱最為人熟悉的,應該是前沙田區議員身份。2021年辭任區議員,迷惘之際,因緣際會成為七份一書店@大南街的半年限定店長,之後另覓地方成立獵人書店。做過社企、記者、議員,有人或許不解她為何成為書店店長,其實早在小學時,她已經與書結緣:「在我的人生中,書本佔有重要的位置。」

相比其他話題,說起小時候的閱讀經歷,以及愛看書的爸爸,黃文萱總是充滿笑意的。她說,現年60多歲的爸爸以前會追看報紙連載小說,現在也沒有與時代脫節,很喜歡作家東野圭吾、天航、九把刀,二人算得上是閱讀的好夥伴。小時候,爸爸帶黃文萱到圖書館看書、在書展買書。她小學三年級時,已常聽爸爸分享金庸的故事,更收到爸爸贈送的一套金庸小說。從此,便沉醉於金庸的武俠世界中。小學畢業時,已經讀完所有金庸小說,「之後便瘋狂找小說看,例如《衛斯理》;中學會看亦舒、九把刀等。」細心留意,你會在獵人書店找到屬於黃文萱的閱讀痕跡。

長大後,閱讀量稍有下降。除了因為科技進步,有了其他娛樂方式,另一原因,是世界很大,想要知道的事情很多,看的書愈來愈深,愈來愈沉重。「小時候沒有關係,長大後看《燦爛千陽》,看完就像重傷一樣。」看完一本書後,沉澱一段時間後才能再翻開另一本書。不過,唯一不變的,是她對書的喜愛。


閣樓放了3張海報,包括張國榮和電影《聲光伴我飛》(The Legend of 1900),全部都是黃文萱的珍藏。

成為獵人 主動出擊

由看書的人變成賣書的人,黃文萱希望書店能夠為人帶來喘息的空間,整理個人思緒。命名為獵人書店,因為拍檔和她同樣喜歡日本漫畫《HUNTER×HUNTER》(《全職獵人》)。故事中爸爸曾向男主角說:「你想找的東西,在你的路途已經出現」,黃文萱認為這正是她心中所想:「一路上有很多想追求的東西,同時遇上不少阻礙,但我發現過程中已經得到很多。」

另一方面,「獵人」是鼓勵香港人主動出擊。「這個時代讓人感到無力,但我們要像獵人一樣主動尋找機會。」留意到大家很絕望,離港的移民潮仍在持續,店內除了放滿小說,也有不少與情緒創傷、社區營造,以及世界各地歷史進程有關的書。她鼓勵港人多閱讀,用更闊眼光看待香港現況,吸取別人的經驗,嘗試反思與實踐,便會明白我們仍然有可以做的事:「不要經常認為香港好慘、好差、好絕望。即使如此,我們仍要找機會。」


與旅行有關的書一直頗受歡迎。經營書店時,除了在店內售賣自己喜歡的書,也要顧及客人的喜好。

從細節看個性

獨立書店的選書風格、裝潢都反映了店主的性格。與傳統書籍分類有別,獵人書店的書架上貼著標籤,配上簡單的一句話,告訴你書籍的內容、成份,例如「情緒創傷」、「生老病死」、「香港文化」、「親愛的孩子」,都是我們關注的話題。黃文萱透露,最多人買有關情緒和旅遊的書籍,例如《在自己房間裡的旅行》、《累倒就躺著不要動》都是很受歡迎的書,或許和近年社會政治環境及疫情有關。

「用甚麼書架來放書,也是很有趣的互動。」店內大部分傢俱是二手買入,黃文萱帶筆者參觀書店,地下的二手儲物櫃書架特別引人注目,每一格都放滿不同國家的政治議題書籍,猶如不同地方的監獄。與她家中的書櫃不同,店內的閣樓放滿了小說和漫畫。「有一日我在這裏看書,思考著假如眼前書架就是我的家,那該有多好呢!全部都是小說!」伴隨爽朗的笑聲,書本帶來的快樂就是如此簡單。


書架上貼著標籤,為客人簡介書本類型和內容。


地下的二手儲物櫃書架放滿不同國家的政治議題書籍。

未被文字化的欲望

閱讀固然是快樂的,但隨著科技發達,網絡似乎給了我們所需的一切。值得探討的是,為何我們仍要看書?黃文萱認為,隨著成長、社會變遷,我們有愈來愈多疑問,只有書本才能給我們深入的答案。她說,有時「Google都答不到你」,因為我們「知道」的東西只是很少部分。她引用《書店的逆襲》作者嶋浩一郎的說法,書店是「未被文字化的欲望」。作者指出,「知道」分為「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事」與「自己不知道的事」,前者可以在網上找到答案,後者則要通過逛書店來探索。逛書店時,不同書本會刺激你去探索未知的領域,讓你知道自己要些甚麼。

「獵人書店」每月會以不同主題策展,6月是六四,7月是回歸,8月是城鄉共生,嘗試透過不同主題啟發讀者探索世界。書把來自不同地方,擁有不同背景的人連繫一起,她說:「書是沒有時間限制的,它永遠停在出版的那一刻,何時有人來,它依然是那本書。」



7月的主題與回歸有關,有興趣了解更多的讀者可以從中找到適合的書。

安靜地享受Me Time

獵人書店鼓勵別人在無力感時好好閱讀。那麼對黃文萱而言,這間書店有何意義?她說這間書店治癒了她。「你不heal自己,你不和自己對話,便無法與人分享任何有意義內容。」開店後,她很少與客人接觸,想留點空間給自己。她並非愛社交的人,兒時最快樂的時光便是一人看書的時候:「父母不在家,又或者放暑假,最開心的就是找一疊書,用枕頭圍著自己看書。我很喜歡,也很享受看書的me time。」人生轉過幾次跑道,雖說走過的每一步,都成就了現在的自己,但過去的工作處於被動狀態,做區議員要和街坊交流,遇上突發的事情要立即回應,做記者要落力和受訪者溝通。現時成為書店店長,終於可以像「獵人」一樣,奪回主導權,安靜地做自己,不再需要顧著別人,享受一個人的靜心時刻。


店內張貼了吳靄儀接受傳媒訪時的分享。她當時說:「讀書永遠都有意義。得閒時,要看書;動盪時,要看書;自己好本事,要看書;覺得無力時,更加要看書。」


《野豬》
在這個時代,黃文萱推薦大家閱讀由劇作家莊梅岩所著的《野豬》。她認為,書中對自由、公義的討論值得大家深思。

後記

閣樓放了3張海報,其中一張是電影《聲光伴我飛》(The Legend of 1900)。黃文萱形容自己就如電影中的男主角,不願意離開自己出生的那艘船,也就是香港。筆者問她,為何沒有離開,選擇留在香港,還開了一間書店,她沉思良久才說:「老土點說……就是不捨得,很多時是這個地方成就了自己,離開這兒去了另一個地方,我會是怎樣的我呢?」 她自言是個見步行步的人,不喜歡想太多,世界也不容她想多。關於下一步,關於未來,她仍在慢慢摸索。

臨走前,聽見黃文萱和拍擋正計劃即將舉辦的活動,閣樓有位女生捧著好幾本書坐在沙發上看,店內有幾位顧客。午後的書店,陽光很好。在紛擾的世界,請大家見字睇書。


TEXT & PHOTO:Gillian
LOADING